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文章 > 文章内容页

不多不少九年整长长久久吾心如初原创第二弹

来源:西安文学网 日期:2019-4-25 分类:爱情文章

这个小破孩子,还以为我真的怕了他不成。

“小师哥是不是忘了一件事情,上次大师兄养的异黄蜂不知道是被谁偷偷拿去玩死了,好像尸体不小心被我弄成了标本,这件事要是大师兄知道了的话。嘿嘿。”

竟然还想抓她把柄,看她不好好整治一下她,不然都快蹬鼻子上脸了。

拿到红玉宝伞的白术表示非常满意,毫不吝啬的给无恨一个非常甜腻的笑脸,嘴都快咧到耳根子了。

关于红玉宝伞有个传说,撑着伞泛舟游湖,在湖中心的时候,湖面会显示出你的今世恋人。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江湖就有了这个传说,而这红玉宝伞却只有一把,为琳琅阁所有,巧的是小师哥是琳琅阁的少主人,所以才能这么容易拿到这宝伞,不然可是重金难求呢,有价无市。

白美娘给了白术两个小丫头,小花和小草,小花清秀可人十分机灵,小草圆嘟嘟的特别可爱,去找了管家通报了一声说要出府买点东西就带着小草出门了。至于白老头那里自然不用担心,有白美娘陪着在挑选牌匾呢。

撑着红玉宝伞一路上吸引了很多目光,许多百姓并不知道这是红玉宝伞,可是这绚丽的颜色还是让人瞩目,再加上白术本身长相不错,虽不是倾国倾城之貌,但是她向来喜欢在外人面前一副宁静致远的样子,很多人都会被她这柔和的样子所欺骗,自然这种样子也给她的整体加了不少分。

“小姐,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呀?这路上的人好像都在看你耶。”

小草看着众人的目光,有点为难的看着小姐。小姐也太招蜂引蝶了吧,怎么一出门就被各种围观。

“儍草儿,我们去泛舟游湖玩,不用管这些人,想看就让他们看吧。”

她习以为常的继续向目的地前进,嘴角携着抹淡笑更让人觉得这个女子十分美好。

“船家,我要到湖中游玩,你开个价钱吧。”

白术甜甜的看着这个憨厚的中年人,让其他船家羡煞不已,都在议论这个人踩了什么狗屎运,能让如此美人刮目相看。

“小姐,我这是算时辰的,一个时辰三十文钱,要是您包上个一整天只要一百文。”

这个憨厚的男子脱口而出,没有任何犹豫,让心情好的白术也懒得在逗他砍价了。

“行,开船吧。”

“船家,你知道湖心在哪里吗,听说湖心可以观望到洛阳桥的全貌。”

白术天真灿烂的问着,好像是特地为此而来。

船家见状忙解释到:“许多来这里玩,都是要到湖心一坐的,那里并不是能看到洛阳桥全貌,要是想看全景你可以去长安城上,但是一般百姓是上不去的,但是在湖中听说诚心的话,是可以看到洛神娘娘的,还能求她赐福。”

原来市井的传言是洛神赐福,这样也好省的被人盯上麻烦,虽说刚刚看到几个人,不过应该被小师哥解决了吧,还是小师哥好呀。

“那我们就去湖中看看,我也想能不能遇见洛神娘娘呢。”

“小姐,那个登徒浪子真的太惹人烦了,我们去告诉白大人,让他处理这个登徒子。”

小草满脸的恼怒,刚刚那个登徒子调戏小姐就算了,还想让小姐去做他的娘子,真是太坏了。

白术表面还是和和气气的十分柔美,但是她的内心已经准备把他咬死了。本来到了湖心,往下看湖面有些涟漪看的不怎么清楚,等快看到那个人影的时候,那个败类飞身过来,又把湖面弄得涟漪不断。

“不知小姐哪个府上的人儿怎么生得如此美丽,小生的一颗春心都荡漾了,我不管你要负责任,那你做我的小娘子好了。”

这个登徒子出口就是如此浪荡,让很多人心中十分不爽,被他抢了先机。白术正在认真的准备看她石家庄市看羊角风到哪里的今生恋人,怎么能料到,突然出现这么个人不长眼的人打扰了她,结果再看的时候只能看见自己,原本高兴的心情完全被毁坏了,她反而笑了,笑的特别温柔。

“也不知公子姓甚名谁,既然想娶我,就应先请冰人去说媒才对。要进我家门的冰人有个条件,先带十万八千两黄金,十匹上好的汗血宝马,东海的夜明珠一箱为聘礼。”

这开的就是天价啊,在湖边观望的人都觉得这个小姐在为难这个登徒子,不禁为这个小姐觉得机智。

“对哦,都怪小姐貌美如花,使我都忘了报上姓名,在下姓苏双名薏仁,字茯苓,小姐刚刚说的可是当真,我马上让人准备,不知小姐是哪家千金?”

苏薏仁那双桃花眼里带着淡笑,不断的向白术抛媚眼,生怕自己入不了她的眼。可是这人长得如此风骚又怎么会让人不瞩目呢,一身白衣,偏偏绣上了桃花,虽不至于风骚,但是这整洁之中又带了点轻佻,就是个十足的登徒子模样。

瞧着他的样子,白术心里恨不得冲上去咬上两口,那好呀。他这么想玩的话,她就陪他玩玩。

“小女子名叫白术,白术的白,白术的术。公子有心的话,可以自行去打听一番,船家我们靠岸停吧。”

“那我明日就派冰人去你家提亲,小姐姑且在闺中等我好消息。”

说完这个浪荡子飞身就走了,看了整场闹剧的吃瓜群众都在猜测,这个白家小姐莫非心悦于他,不然怎么告诉了他姓名,不过又想到这个小姐开得天价聘礼,又觉得肯定是想为难于这个男子。

翌日,有一冰人大张旗鼓的带着十几箱箱子,还有十匹汗血宝马来到了白府,说是来给白府大小姐说媒的。白大人正好在朝堂,然后下人就通知了白夫人,白美娘一听就觉得奇怪,她家宝贝女儿才刚回来,怎么就有人郑州癫痫病治疗专科医院动作这么快的上门了。

白术在房中听到苏薏仁真的让人上门来了,倒是觉得很有意思,抬头问道。

“小师哥,这人是什么来头,你觉得他是为何而来?”

“你莫非忘了?当年你五岁离京的时候,他跟在你父亲身边,后面还跟着你父亲一起去过玉门关,之后反倒是做起了生意,与匈奴来往的生意,可以说那边的生意大部分都是经手与他。”

可是,他现在才出现,是为了那把红玉宝伞,还是真心实意,实在难断。

“这是我小时候的玩伴?竟是个如此这般的人,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

白术吃惊到,可说是这样说,但是她也想到了是不是因为红玉宝伞才把他引来的,只是这人也算是旧友了,虽然她一点也不记得这么个人,但是有仇不报非君子,就算是竹马也要明算账。

那冰人在前头与白美娘好说歹说,白美娘就是不同意,自家的宝贝疙瘩才刚回来,且一个月后才及笄,这苏家手脚也太快了。她还想女儿多多陪她几年,虽然觉得该早点放手,但是毕竟不是养在身边,这好不容易回来了,当然要多留段时间。

白淳回来之后倒是觉得可行,苏薏仁这孩子小时候也养在身边过,只是后面大了就回苏家去了,可是心性倒不算坏,现在还年少有为,配他家闺女确实不错。

这厢刚和小师兄谈着什么时候把大师兄和二师兄也拐来,后头白老头就带着白美娘过来准备跟她商量成亲的事情。

“术儿,今天有人来提亲,你可知道?”

白爹爹坐下就问道,不理会白美娘哀怨的眼神,俗话说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仇,还不如早早的为她谋个好夫婿。

“女儿知道,不知爹爹觉得如何呢?”

白术乖巧的接话让在上面偷听的小师哥乐的不行,叫你要做乖乖女,直接把狐狸尾巴露出了不好吗,现在可好了,她肯定心里是郁卒的。

“此子年少有为,而且你们小时候还见过,品行我们也是熟知的,我觉得倒是配得上你。”

“爹爹,我怎么不记得见过此人,你给我说道说道如何?”

白术十分茫然,讲道理她小时候虽然比不得常人能说会道,可是有一点他们却不知道,她记得所有的事情,可是关于这个却真的完全没有印象。

“当时你年幼,看到一个小孩子被别人欺负,就扯着治癫痫哪家医院疗效较好呢我的衣襟说要救他,他被打的满身是血,你又害怕躲在我怀里,之后他就被带回我们府里了。”

果然上天是有因果关系,这不就是小时候的机缘巧合吗?

“额,原来是这样啊,爹爹,那任凭你做主就好。”

什么?当年不是因为我的包子掉进了他们在打架的范围里,然后我喊白老头去给我捡回来吗?后面看到那个包子被他们打来打去踩来踩去变的脏兮兮的,一脸哀怨新华区癫痫病最好的医院的为包子的牺牲痛哭,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变成了美女救英雄。

我根本也没有见过苏薏仁的样子,真是尴尬至极。事情商定时候,白老头就决定等白术及笄之后再行考虑,不过这个苏薏仁可以放在最佳夫婿的位置,只看还有没有人家了。

“你说你只是为了个包子才使劲拽你爹爹,后面又为包子牺牲而痛哭,啊哈哈哈,苏兄弟要是知道这么感人的背后是如此残酷的事实该如何是好。”

“就知道笑笑笑,快点想办法。”

“好好好,包在我身上,我去找大师兄和二师兄,让他们帮忙应该会更快一点。”小师兄笑完才飞身出去了。

当白术一脸乖巧的坐在芙蓉帐内等着所谓相公到来时,思绪不禁飘向远处。

三个月前,她被接回白府,为了避免被嫁人偷偷的将小师兄的碧月心带了回来,果然小师哥跟着来了。而后小师哥所谓的去搬救兵时,噼里啪啦把自己遭受的苦难跟大师兄和二师兄说完之后。大师兄和二师兄都很同情他,想起当年年少无知遭受的苦难,不禁纷纷想到了一块,赶紧把这个祸害嫁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