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文章 > 文章内容页

【木马】人到五十

来源:西安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爱情文章
就像秋天来了,葱茏的叶子开始泛黄,泛黄的没有感觉,就开始飘落。落在泥土上,泥土被飘落的树叶覆盖、遮掩,泥土也没有感觉。没有感觉的泥土在呼吸的过程中听到了秋虫的鸣叫。时令是不可抗拒的,泥土接受了季节的抚慰,收藏万物的种子、收敛树木的疯狂,平平展展地接受阳光和风雨,随缘随势地等待、延伸。从黑夜等到白天,从秋天等到冬天。在漫长的等待时光里,泥土平和的地表下,是慢慢积蓄的力量和自然无声的期待。   在这样的心绪中,我已经到了知天命的年龄了。   一切似乎都在自然的法则中,一切都似乎超越了我的想象。值到有朋友提议给我过生日时,我才意识到自己真的已经活到五十岁了。 五十岁的我从来没有过过真正意义的生日,也不敢给自己过生日。因为每次想到生日,就想到父母。我的父母一生辛辛苦苦,只知道今天干什么,明天吃什么,孩子的学费在生长的麦子里,还是在节衣缩食的日子里,他们看不到,也摸不着。但我的父母从不茫然。日子再苦,只要我们姊妹壮壮实实成长,父母的日子就是瓷实的,有精神的。尽管我母亲有时会叹息一声,但叹息过后她又照样去除草、种地、做饭、洗衣。日子还得一天一天过。而我的父亲,似乎从来没有愁过,也不会叹息,有的只是长久的沉默。沉默过后他会扔下一句话,啥球事都会过去的。父亲知道,日子不是愁出来的,是熬过来的。熬日子的父母从来没有过过生日,活了半辈子的我也从来没有给他们过过生日,我自己的生日也是在恍惚中没有感觉地流逝的。生日对于我和我的父母而言,是一个虚幻的词。   在这种虚幻的概念里,我觉得自己也虚幻起来了。早晨莫名其妙地醒来,忽然端坐床头,想一些曾经发生的事情,浑身不是滋味。睡不着了,也没有梦了,只是觉得一切似乎很恍惚,年轻的生命,青春的活力,澎湃的激情,忽然从身上丢失了,想抓,没有抓到。于是抓过来一本书,字迹模糊,什么也看不清楚。人老了,眼花了。找来花镜一戴,字迹是清楚了,文字里流荡的水也血汗呀,怎么也看不到。合上书本,端坐如佛,合掌问天,天也无语。我只看到窗外的风没有了,云潮湿,树无声,风欲静而雨将至,我忽然想念母亲了。   看来,生理年龄在慢慢剥蚀着自己生命的光泽,岁月的残酷在自己身上得到充分展现。这一切对我而言又当如何?曾几何时,我和死神擦肩而过,甚至我已经听到了天国的召唤。昏迷七天、昏迷三天,呕吐的血殷虹了床单、病房和亲人的眼睛,但我还是醒过来了。在满屋鲜花的色彩里,在亲人、老师、朋友的祝福里,我抓住了悬崖上垂吊的藤蔓,我看到了透过窗户直射在我心里的阳光。我挣扎着站立起来,抚摸着肌体上刚刚缝合的伤口,焦渴地看着行走的人。那时,我觉得键步如飞就是最大的幸福。如果再能看到别人囫囵死吃下一碗面条,啃这一段生葱,那就是人生最大的幸事了。那时,幸福来的非常容易,也很容易抓到。抓到幸福的瞬间,我觉得一切都非常美好。这种感觉直到现在,深入到我的肌肤,我的灵魂里。我觉得存在的都是美好的,一抹阳光,一点春雨,都会使我感动。我会坐在电脑前,把自己的感动记录下来。我觉得一切恩情都值得自己用生命的全部来报答。尽管自己渺小,但心里能包容下悲苦与欢乐,挫折与荣耀,甚至整个世界。我会平和地看云卷云舒,花开花落,但并不意味自己在放下许多身外东西的时候把自己都放下了。放下不是放任,更不是躲在小楼听风听雨。放下是为了新生,也是为了在身体颓废和心志独在的情况下重新寻找继续前行的道路。   平常而言,人到五十,花花绿绿的东西想的少了,和顺自然的活着是常常想的日子。没有过多的欲念,没有奢望中的冲动和冒进,更没有尺长寸短的计较,坦荡、平和、接纳、祈福,都想给人好,也会记着别人好。不奢望、不争功、不丢份,善待一切,尊崇美好的事和物、人和景、思和理。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却非常纠结,不想过那种遛狗钓鱼的日子,不想在人群里显山露水但又怕真的在人群里丢了自己。容易激动、容易感动、容易行动。总感到自己也不过二十出头,幼稚地想重新让生命燃烧一回。也想重走一次青春路,在火热的生活里释放自己,重塑自己。甚至写出了火辣辣的爱情诗,和诗人朋友激情碰撞,和现实的自己奋力抗争,年轻的心和年轻的欲望同时蒸腾。看来只要心年轻,五十的自己照样年轻。   这年轻,是春华秋实后的率性,是深水静流的清幽,也是爱人生爱生活的必然。在这种年轻的时光里,我常常发问, 自己真的还年轻吗?一天我下楼时,邻家的老人带着孙子,我看那孩子可爱,我就上前逗孩子玩,老人看我喜欢他的孙子,就招呼他的孙子,丑丑,谢谢爷爷。我恍然明白,自己也是老人了。我对着镜子,看着两鬓斑白的自己,眼角的皱褶无法逃避岁月的印痕。残酷的现实叫人忽然感觉非常踏实。这就是岁月,不知不觉中在用时光的刀子雕刻着一个生命的过去和现在,印象着一个生命的过程和记忆。心性的东西,灵魂的东西,性格的东西,都在生命的轮廓里。尽管这轮廓里少了突兀的峰谷、少了耀眼的光环,少了人生的辉煌,但轮廓的每一个线条,无不激荡着我的热血,写满了我的思念、镌刻着我实实在在的足迹。   有时我想,活着真好。经历过生死的人对待生死没有恐惧,只有畏惧。对我而言,活到现在,就是莫大的福气了。我很珍惜,也很享受。我享受着岁月带给我的福气,也感谢上苍给予我的考验。去年的时候,我还能喊一声妈唉——老家的院子里,长夜的梦里,我都能听到母亲的回声和应答。我觉得天在地在,活着真的太好了。今年,我就是喊破喉咙,扯断声带,再也叫不回我的母亲了。她悄然去了天国,走时只留下一句话:娃啊,你好着吗?我抓着母亲的手,使劲地点头,生怕母亲没有看懂,娃好着呢,娃好着呢......母亲脸上回光一闪,笑了笑,就悄然走了。看着母亲慈祥的面容,无憾的神态,我没有流泪,紧紧地抱了抱她老人家。至今,我身上还有母亲的余温,我依然听到了母亲心跳的声音,那声音和我的心跳合拍,使我觉得不孤单,不失落。   现在,五十岁的我一想到母亲,常常觉得自己还是一个孩子。觉得母亲并没有离去,自己更应该象一个孩子那样学习,生活,甚至做梦。五十岁还想做梦,五十岁依然保持着几分童趣,这也是非常美好的。就像深秋的季节,熟透的日子还依然透着生气,那秋天不是更美好吗?   人到五十,天命虽在,但率性不移。人生还需要爱与激情啊。    伊春癫痫病小发作儿童癫痫病因成都的专业看癫痫病医院郑州哪家正规医院治癫痫效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