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暗香】我的滩头印象

来源:西安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爱情小说
破坏: 阅读:1803发表时间:2019-07-28 22:37:22
摘要:滔滔而来的袁河水,源自巍峨的武功山,蜿蜒流淌,到达滩头村。似乎对这里有特别的眷恋,似乎在这里有不了的情缘,绕绕地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弯,如一段舞动的飘带,如一段缠绵的柔情,依依不舍。这一缠绵,这一缠绕,不仅绕出了龙尾洲,也就生出了天然的灵巧,难怪人们都说,滩头村钟灵毓秀,人杰地灵。

有这么一个地方,它东临大江,西畔大河。这里大河激浪,绿树垂金,钟灵毓秀,人才辈出,是鱼米之乡,是红桔之乡。这里曾因水运繁荣而被称:“小南京”,这就是位于赣江与袁河之间的三湖古镇,我的家乡。
   在我们三湖镇,有一个行政村。它在邻村邻乡的名气,它的街市,与三湖街可比。这里因位于袁河东岸,距镇街偏远,又是新干、新余、樟树三县(市)交界处,历史上的水、陆交通要隘。曾经是远近的繁荣集市,每逢农历三六九赶集。因为它是袁河的重要码头,故名滩头。
   我对滩头并不太熟悉,只是对它有些耳闻,有些零碎的印象,有些条块化的观念。近日,参加县作协组织的采风,来到了滩头村,通过走访,把记忆串了串,把印象理了理,把观念核了核;同时也见证了一个欣欣向荣的滩头村。
   对滩头最为熟知的,自然是它的集市。家乡人都知道:“一四七当三湖,二五八当永泰,三六九当滩头。”因离镇街较远,为了方便百姓,历史的积淀,滩头在很多方面就自成体系。如“当滩头”特别是这里的猪市、牛市,是当地老表们都熟知的。每当农历逢三、六、九,轮到滩头集市。远近村子卖菜、卖货的,大清早在滩头街上,占位摆摊,等待着来买菜、买货的。街面并不宽,两侧摆上卖菜、卖货、卖肉的摊子,中间已经很窄了,还有买东西的在摊点前讨价还价。街上可真是熙熙攘攘,甚至有时拥挤不堪。还好,卖牛仔、卖猪仔的,一般聚在街外边的橘子树下,不来街上凑热闹。曾经,滩头这里是袁河的重要码头,过此停歇或专程来此的船只很多,可以想象,当时的热闹,尤其是这“三六九”的赶集日。
   采风那天,正好初三,虽然现今的街道拓宽了,也早就搭建了集市的大棚;可人们路侧摆摊的习惯,还是让街道行车不便。虽然由于青壮年大都外出打工,留在村子的人不多。如今的滩头集市,也就没有了曾经的繁华与热闹。可是,集市上卖新鲜蔬菜的,卖生活用品的,卖其他杂品的,卖猪肉的,还是不少。让我感到突然的是,当我们从村委会出来,正准备在街上转转时,一个亲切的声音,叫住了我:“老兄,你怎么来这里了?”我一看,是家里的堂弟,他刚在这里买到了一头牛,正准备回家。我家距滩头,若是沿着袁堤过来,不过十公里。
   当我们一行采风的,站在袁堤,俯瞰袁水,远望旷野,个个神清气爽。这滔滔而来的袁河水,源自巍峨的武功山,蜿蜒流淌,九十多公里,到达滩头。似乎对这里有特别的眷恋,似乎在这里有不了的情缘,绕绕地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弯。先是由西向东,再立即由东向西,如一段舞动的飘带,如一段缠绵的柔情,依依不舍;然后才绵绵而去,并一泻北流,奔入赣江。这一缠绵,这一缠绕,不仅绕出了龙尾洲,也就生出了天然的灵巧。滩头对岸水绕的余家平顶山去哪治疗癫痫比较好洲,携南侧水央的龙尾洲,形如昂首的鳌头,把机灵和吉祥留在了这里。所以,这里的土地,不仅更加肥沃,而且多了几分灵秀。这里的桔林,这里的田地,这里的人们;似乎承受了这灵气和毓秀,表现得不一般。
   站在这水木清华、灵钟百丈的地方,不仅能够领略到这里的毓秀风光;而且能够感受到这里的地灵人杰。滩头人,真是人才辈出,朱、卢两姓,就出了许多历史名人。如明朝官至从二品的卢滋,喜好读书,练达才干,廉洁从政,担当作为,最后升任布政使。如正三品的朱琏,嘉靖三十七年举人,隆庆五年进士,授崇安县令。万历五年任广西道监察御史,巡盐长芦,巡按湖广。万历十一年(1583)升南京学使,又升云南按察副使,坊间流传有不少他的传奇故事。如明景泰五年进士卢秩,授监察御使,先后任湖广按察司副使和贵洲按察使,为官清廉,深为百姓赞颂。
   是的,滩头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里出人才。因为这里人爱读书,会读书,正如金滩卢氏家谱中一首诗所描述的:“嘹亮书声出敬楼,簾分曙色捲银钩。笔花露绾晨星落,直向蓬莱顶上求。”除了那些收入史册的名人,现代也出了不少有成就的人,我这里讲点小事吧。
   记得,在读初中的时候,就对滩头人会读书、成绩好,有深刻的印象。那年初二第一学期,三湖进行年级会考、竞赛,滩头的学生拔得头筹,把镇中给比下去了。后来,有不少滩头的学生,考上了县中,他们有好几位成为我的高中同学。他们从滩头起步,升学、求学、学成,走出了这个袁河岸边的村子,在各自岗位上,建功立业,荣耀桑梓。也有个别学成后,又回到这里,服务乡里,服务乡亲。
   我的一位中学同学,大学本科学医。毕业后,从有正式工作的县医院,携当年的女友现在的妻子,下海回乡。在滩头街上行医,这一干,就是三十多年了。好多年未谋面,这次来此,到了他家的诊所,尽管彼此都有些陌生了;但看他忙碌的身影,还是由衷地产生了一些敬佩。诊所里好几位老年人正在治疗,正在输液。虽然匆匆忙忙,没有说上几句话,更没有时间了解一些他们的故事,但是想想这两口子,扎根乡村,贴近乡亲,治病救人。虽一定程度上是为了生计,可有机会离开,却还是坚守在这里,该是有一种精神,有一种境界,值得敬佩,值得颂扬。
   这人杰地灵的滩头村,新农村建设的步伐越来越快。虽然那几栋砖瓦的老屋,由于几乎无人居住。失修而损而坍塌,他们获得了我们这些外来人的更多的猎奇,更多的探寻,更多的评头品足。可是,滩头的新街,街上各家各户基本是楼房,崭新的村委会;虽然比不了那些经济发达地方的气派,但与附近村比,还是相当不错的。记忆中破旧的滩头小学,如今已是操场楼房。记忆中的滩头卫生所不见。
   当年,为了方便这一带的群众,滩头有个属于三湖医院的卫生所,也就是医务室。卫生所设在一个大祠堂,祠堂四周簇拥的是郁郁葱葱的桔树。我妹妹在这里工作了好几年,我也是她在此工作期间,来过这里一次,并在滩头住了一个晚上。记得,为了“招待”我,妹妹请食堂师傅弄了不少菜,邀了好几个人陪我喝酒。现在已经不记得人了,只有印象当时热闹的氛围,也许有医务所的,也许有滩头本地人。像现在滩头村的支书老卢,聊起来说,和我妹妹也熟。滩头人很热情,尤其是对来到村里工作的人,更是有份发自内心的感激,并热情善待。
   说到这老卢,1961年生人,个头不高,一看就是个精明、热情人。高中毕业,在家务农,担任过赤脚教师,所以对镇里的小学老教师们,都比较熟悉。可惜他机会不好,未能如愿转正。如今担任村支书,看上去有使不完的劲,把村子治理得井井有条。
   这滩头村土地面积一千九百亩,人口一千九百多,种植以水稻、红桔、花生、车前子等为主。2018年,百亩"日南一号"蜜橘基地在滩头村落户,这是全镇推动土地流转,用于种植商洲枳壳、红桔橘、蜜桔工程的一部分。
   滩头的祖先,有眼力,为子孙占据了这块依水望山的沃土。在这三县交界处,袁河水潺潺流过,西南望渝水的新溪乡龙尾洲村,对岸是的余家洲,有块滩头的飞地,与樟树下余村接壤。滩头地理位置得天独厚,如金滩八景之《柳湖印绿》:“上下湖光绿已匀,一泓清冷濯丰神。丝丝旖旎垂成荫,鬰鬰玻璃浸着春。细浪初平梳夜月,柔枝欲堕罩孤津。好图烟雨迷离况,添个蓑翁拂钓缗。”
   我们在村委会了解村情,翻阅朱、卢两族的家谱。想更多地获得滩头的第一手材料,想好好地写一写这里,述一述这里;因为这里是值得书,值得写的。其秀美的景色,肥阔的土地,人勤年景丰,书勤英才多,人文底蕴厚,是值得人们去抒写的;可我了解不深,只能写这些小事。

共 2889 字 1 页 首页1
武汉中际癫痫医院口碑put type="hidden" name="id" value="892859"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