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残联”尤老板

来源:西安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爱情小说
如今,这骗子的骗术,也是随着科技的进步不断花样翻新。从骗钱、骗物、骗吃喝,到骗银行、骗网络、骗汽车,小到老太太的手镯,大到工程项目;假军官、假记者、假官员、假报社、假工商、假警车、假处女、假老婆……行行业业,无所不骗。骗子像群苍蝇,有缝就钻,让人们提着心眼儿过日子——不省心。
   北庄子乡乡长周亮正为招商引资的事犯愁。门一开,撞进来个人物。只见此人身着西装,打着领带,皮鞋擦得锃亮,往脸上看,三分像人,七分像鬼,嘴歪着,眼斜着,一只眼眯成一条缝,另一只眼像个乒乓球,蒜头鼻子,歪嘴的牙还突突着。就这模样,一左一右还有两个小姐搀着……周亮正要问,对方先开口了:“我是中国残联的,我叫尤尔达,到贵地了解一下情况。”周亮连忙让座,招呼干事大刚去沏茶。尤尔达站立不坐,问:“您是?”周亮答:“噢,我是乡长。”尤尔达说:“听口音很年轻,35岁以下吧?正是该提拔的关键年龄。”周亮说:“您眼力好,今年虚岁三十五。”尤尔达说:“我哪有什么眼力,我左眼瞎了,右眼只有0.01的视力,外界给我只是微弱的光。我可以摸摸你吗?”周亮说:“可以。摸哪?”尤尔达说:“从上到下。”周亮说:“可别,还是该摸哪就摸哪得了。”
   尤尔达坐下,呷了口茶:“看来乡里不富裕吗?这茶好像是前年的了,大约是十块钱一两的吧?”周亮心说:毛病还不少,要来的饭还嫌凉。尤尔达接着说:“我像你这个年岁,已经在朝鲜战场杀敌立功了。我是志愿军战俘,这伤残都是美国鬼子给打的。”周亮听罢,不觉产生了几分敬意:“您是革命的功臣,我们得向您学习呀。”尤尔达说:“互相学习,互相学习。听说你这个乡种蘑菇是有传统的。”周亮说:“怎么,您都知道啦?”尤尔达说:“北庄子种的蘑菇是远近闻名,方圆二十里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就连我在朝鲜战场上也吃过你们北庄子的蘑菇呢。”周亮说:“那可不得了。不过那时候北庄子还没种蘑菇呢。”尤尔达也不听周亮的插话,继续说道:“就是国宴上也用过你们的蘑菇。那年美国总统克林顿来,还特别点到北庄子的蘑菇:啊,好,OK!”周亮说:“您来是了解蘑菇种植情况的吧?这样吧,我把全乡种植蘑菇的情况,给您汇报一下。”尤尔达说:“客气,客气。”
   尤尔达瞪着那只看不见人的大眼睛,听罢周亮的情况介绍说:“好,好,我们来的意思就是帮你们建个加工厂,把蘑菇加工成罐头和航空航天食品,出口意大利、欧洲。这样呢,农民可以增收,乡里的经济也能得到跨越式发展呢。”周亮说:“太好了,您真成了及时雨了,给我们雪中送炭来了。”尤尔达说:“我们残联办厂享受国家的优惠政策,免税。这是利用双方的优势,互补嘛。”周亮问:“您打算投入多少资金来建厂呢?”尤尔达一伸手:“两千万,用国际一流的技术和设备。只要你给我一个平台,就能创造更大的效益。我们不愁销路啊,残联的企业有不少是跨国公司。”周亮说:“那好,我们啥时候签个投资意向呢?”尤尔达说:“不忙,不忙。”转而,对一个棕发小姐说:“赵秘书,把意向书给乡长看看。”赵秘书递过意向书,周亮扫了这个描眉画眼的女人一眼,一句俗话在耳边闪过:红嘴唇儿的,穿皮裙儿的,吃凉皮儿的,坐三轮儿的。哪是什么秘书?一准儿是“三陪”。周亮看着意向书,一喜一忧。喜的是几千万的大项目就要成交了;忧的是天上的大馅饼带着醋掉下来,哪能那么巧呢?周亮狡黠的一笑,提高了警觉。
   看看时辰不早了,周亮说:“我叫食堂安排两个菜,吃顿便饭吧?”尤尔达说:“哪能让你破费呢?走,县城吃去,我请客。”
   到了饭店,周亮点了个凉皮儿。两位小姐说:“太好了,您也爱吃这个?”周亮会心笑了。
   尤尔达点了一桌子菜,开始招呼。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尤尔达说:“我们算是有缘分呢。走了七、八个县,就看中你们北庄子了。”周亮说:“太荣幸了,真是做梦也没想到。俺们有基地,您来搞加工,这蘑菇产业的链条算是让您给接上了。来,敬您一杯。”尤尔达说:“哪里,哪里,发展嘛,主要靠精诚合作。”副乡长二柱子兴奋的说:“为了发展,俺们真是愁坏了,天天盼着有个财神出现,今天总算把您给盼到了。”周亮说:“您是大老板,每年得收入五万、十万的吧?”尤尔达不屑一顾的摇摇头:“小数目,小数目,一百万吧?”二柱子张着大嘴说:“哎呀,把俺卖了也不过就是头牛钱。”尤尔达问:“牛?奶牛现在炒到一万五了,这一头奶牛在山区就能买仨媳妇。没听说吗,四条腿的牛不好找,两条腿的人到处都是。”周亮打趣的说:“可不,要不您一个人就带俩秘书,便宜呀。”尤尔达说:“唉,谁难谁知道,我这也有本难念的经呢!”二柱子说:“您这过着神仙般的日子,有啥难?”尤尔达说:“我们下来,还担负着残联的义卖任务,还有定额指标呢。看到你们经济比较困难,一直不忍开口。”周亮说:“您说啥任务?”尤尔达一拍小姐的肩膀:“孙秘书,乡长要帮咱解决困难了。”
   那个孙秘书取过一卷字画,对周亮说:“周乡长,拜托了。”周亮说:“客气啥呀?白吃了饭还送礼,真不好意思。”尤尔达说:“这就是任务,不是赠品,得买下。我也是小鸡吃豆——强弩着。”周亮看了看字画问:“您说要多少钱呢?”尤尔达说:“不多,一千元。不过这可是名人字画,在古玩店,您出一万也买不到,您也是支持残疾人事业嘛。”二柱子说:“一千元,人家尤总给咱投资两千万,这点儿事咱得支持。”尤尔达笑了,对孙小姐说:“还不谢谢乡长,见佛就拜,见官耍赖。敬酒。”孙小姐嗲声嗲气的说:“谢谢您乡长,咱们喝个交杯酒吧。”周亮说:“别,俺这可不兴那一套。”二柱子凑过来:“来,俺替乡长喝。”几杯酒下肚,孙小姐的头靠在了二柱子一边的肩上,二柱子吓的一抖,躲闪了一下。尤尔达哈哈笑起来,一把拽过孙小姐搂在怀里说:“你可真是共产党的好干部。都什么年代了,别假正经了。没有疯狂接吻,哪有床上乱滚;没有肚皮摩擦,哪有爱情火花;没有器官接触,哪有身体满郑州治癫痫比较好的医院是哪家足;没有男女相爱,哪有革命后代。”
   周亮没有随着大伙儿笑。他观察这位尤老板刚开始吃菜的时候是小姐给他夹到盘子里,后来他开始自己夹。他不是只有点微光吗?想到这,周亮说:“看来尤老板的眼睛还能辨别出那种菜。”尤尔达说:“不行,不行,我凭嗅觉,嗅觉。不过在我的身上还存在巨大的能量场,也可以帮助我辨别。”周亮问:“能量场?”尤尔达说:“这种能量是无法估量的,首先是能治病,跟我在一起的人一般是不会有病的,即使有病也会让我的能量杀灭。比如孙秘书,刚认识我的时候气色不好,有些便秘;和我呆了两天以后就开始拉稀,把身体里的毒素都排掉了。”周亮说:“那么神,不过想拉稀还不容易,吞只苍蝇,吃点馊饭照样管用。”尤尔达笑着说:“你真有趣。我这能量场能改变物质的性质,比如一支烟,我用眼睛看上它两分钟它的味道就变了。”二柱子说:“是吗?那你能把报纸变成钱吗?”尤尔达说:“能也不敢做呀!那国家的损失可就大了。我这种能量还有最让人激动的一点。”二柱子问:“啥呀?”尤尔达轻声说:“增强性欲。”二柱子说:“真没看出来,你还是一国宝。就你有,俺们有吗?”尤尔达说:“人人都有那么一点点。我的是很强的。摸摸我的肚子,听听,里面叽里咕噜的,那就是在运动。”二柱子说:“是,不运动那就不是人啦。不过,俺怎么听着像小孩哭啊,你怀上了?”尤尔达说:“怀小孩也是有可能的。”周亮说:“哎,我这胃不舒服你能给看一下吗?”尤尔达说:“好,好,哪里是胃?好,我看一会儿。怎么样,有感觉了吗?是不是有点儿发热?”周亮说:“你不是看不见了吗?”尤尔达说:“微光,微光。这里环境不好,影响功能发射。你可以在乡里给我开个诊所,长期服务怎么样?”周亮黄冈到哪里治癫痫好说:“再议吧,先喝酒。”尤尔达说:“好,好。价钱是可以商量的,可以三七分成。”说着,把那位孙秘书拉倒周亮身边,说:“陪乡长乐乐。敬一杯。”
   孙秘书把手搭在周亮的肩上,周亮推开她说:“不行,这样不行。”尤尔达说:“中华美女千千万,你就不能换一换?闲着也是闲着。这不是资源浪费吗?”周亮说:“我不能跟你比,你肚子里是万能的能量场,我肚子里是一肚子菜馅儿,不是一种人。我得去排排毒素。”说着起身出去了。
   二柱子已经搂着孙小姐开始打情骂俏了。周亮回到座位上看着眼前的情景,感觉自己像是高传宝在与假武工队周旋,心里默念道:他们不像是自己人,不是。想到这周亮说:“尤老板是中国残联的,来到这穷乡僻壤的地方,省、市残联也没有人陪陪?”尤尔达说:“微服私访,少惊动人家,免得给人家添麻烦嘛。”周亮说:“还是您想的周到,体谅地方,体谅百姓。”尤老板说不大舒服也要上卫生间,两个小姐马上挽臂搀扶着。尤老板出去后,周亮推了一把二柱子,问:“那一千块钱给了吗?”二柱子揉着眼皮说:“给了。”周亮说:“坏了,这几个人八成要跑了。”二柱子说:“不会,不会。尤老板不是来投资的吗?”周亮说:“我看你真是缺心眼儿,十三点似的。见了女人,人家不施计,自己倒先招了。”
   正说着,几个刑警把尤老板带回来,二柱子问:“这怎么回事儿?”刑警说:“这几个人利用地方招商引资心切的机会,以残联的名义冒充残疾人,到处骗钱,连续作案。我们早就接到了通报,亏了你们警惕性高,没让这伙坏人得逞。”尤老板的假眼膜,不知什么时候掉下来了,两眼一样斜。刑警说:“走,押他们走。”孙小姐瞟了二柱子一眼说:“柱子哥,你救我啊!我们可是……”二柱子说:“你坑人骗钱,救你?差点儿把俺给卖了。”刑警押着尤老板刚出门,二柱子一拍脑袋,大喊道:“回来,还俺钱!”
   ……

共 3791 字 1 页 首页1
湖北到哪里治羊角风小发作ion="http://www.vsread.com/index.php/article/showread">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