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小彩(岁月征文·散文)

来源:西安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爱情小说

我结婚的第一天就认识了小彩,那天是小彩起着哄给我婆婆画了个别出心裁的妆。她打着哄哄,让一群女人给我婆婆用鞋油开了个包青天的花花脸,又打着哄哄让大家把我婆婆的头发揪起来,用红皮筋儿绑上一个红气球,气球拽着头发飘。场面相当热闹,笑得那些婶子大娘眼泪都流出来了,连我娘家送我的婶婶嫂子们,也隔着我家屋子的玻璃窗看热闹,大家都笑疯了。于是我就开始留意小彩了,小彩个子挺高的,就是有些胖,皮肤也很黑,嘴巴还有点地包天,三十多一点的样子,说话的时候两只眼睛转来转去,像两个小黑豆儿。

第二天回门,小彩又捉住了我,说昨天有娘家人护着,没好意思下手。我笑笑,抬起下巴,心想豁出去了,看你能给我画个什么。令我没想到的是,小彩却放了我,她说新娘子的脸蛋白白净净,不像婆婆的榆树皮脸,她实在下不去手。从此我对小彩的印象更深了。

小彩和我婆婆家住的很近,她家临着大路,工业园的人流量很大,小彩开了个小店。主要经营面粉、新鲜面条、蔬菜、瓜果一些生活必备品。我记得我第一次去她小店里买面条,她说今天没有,你看门外都是下班路过的人,也没买到。我问她今天没去到农贸市场批发吗?她悄悄告诉我:我一大早就去了,走到半路,遇见一堆沙土,估计是哪一辆沙土车撒掉的,我一想,沙土也得钱买呀,于是我就用批菜的车,拉了一大车厢子回家啦!”

我说你怎么什么都能看到眼睛里啊?她低声说:“我拉到家,让我公公放在过道里,等老家建房子能用上,我老公公还夸我知道东西中用呢!”然后又说你可别告诉别人啊,省得人家说我财迷转相,走路算账。

第二天我又去她家买香菜,准备烧鸡蛋汤,她又抱歉地告诉我:“今天啥都没有。”我说你是不是又在半路捡到一车厢子沙土呀?

“这次捡到的不是沙土,是玉米芯儿。”她压低嗓门告诉我,然后又叮嘱我别告诉别人。我有些不可思议地点点头。

又过了几天,我早上起来上班,在路上看见一堆石子儿,我忽然想起了小彩,可惜我没有她的电话。下午回到家,我告诉她说我在路上看见一堆石子儿,她惋惜地拍了一下大腿:“你咋不告诉我呀?”我说我没你电话呀!她说赶紧把我电话记上,再遇见石子儿,沙土,玉米芯儿什么的,第一时间告诉她一声。

过了几天我去工业园,去闺蜜的美容店里补水,工业园的几个女人正在说小彩,一边说着,一边哈哈大笑。我一听居然是她去批菜,捡到沙土和玉米芯的事儿,我心说她不是让我保密吗?

闺蜜说一会儿,小彩要来补水,你们瞧瞧她的样子吧,能笑死你们。

一会儿,小彩果然来了,三伏天带着个大口罩、一个大花帽,帽子上还飘着蝴蝶结,胖胖的她居然还穿了一个紧身连衣裙。闺蜜问她:“你刚度完蜜月回来吗?”

“没有啊,我刚买衣服回来。”小彩说。

我问她这是你新买的衣服吗?她说是新买的,昨晚看的电视剧的女主角,就穿了这么个裙子。忽然她兴奋地告诉我,她看上了一件浅粉色的绣花旗袍。我的脑子里立马闪现她穿着旗袍的样子:肥胖的身材,黑黑的皮肤,肥硕的臀部……我忽然想不下去了。

我闺蜜就问她,那你咋没买呢?她说我准备把腋窝下的副乳切除了就买。(副乳是腋下多余的肉,副乳多了会显得胳膊很粗)我忽的地出了一身汗,我心说你想穿旗袍,可不是只割了副乳,还有突出的小腹,肥硕的臀部,黝黑的皮肤……

“小彩呀,我感觉吧哈,旗袍不是你的菜,我觉得吧,切除副乳,也不是闹着玩的……”我善意地提醒她。

“不是我的菜,我也得试着吃一次;就因为没吃过,所以才感到好奇;再说了现在切除副乳,是微创手术,恢复得很快,当天就能干活呢。”小彩像专家一样给我们讲解。

大家都劝她,又不是二八少女了,晚两年都能娶儿媳妇儿了,别折腾了。小彩非常坚决地说:“为了美丽,天一凉,我就去切除副乳!”

我还想劝说,她的邻居给我使了个眼色,我便不再说话,心里为小彩担心。小彩补水后,又做了芳香开背,肩颈护理,卵巢保养,这些都大大出乎我意料之外。这和我印象中的小彩判若两人,和那个在半路捡沙土、石子儿、玉米芯的小彩简直不是一个人所为。

做了整整三个小时,小彩说得回去开门市,否则半个工业园的人今晚没馒头吃。小彩走后,她的邻居说别为她担心,切除副乳的事儿,用不了一个星期她就忘记了,她就这样的脾气,脑子一热的事儿,说不定,明天就忘记了。我越发对小彩感兴趣了。闺蜜告诉我,来店里护肤补水的顾客,都特别喜欢听小彩说话,有的是故意和她来在一天。

在婆婆家过第一个春节,我见到了小彩回家过年的老公,说实话我又惊呆了。他老公和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西装革履,衣着时尚,五官俊美,是个标准的美男子。我感觉他怎么看和小彩也不像吃一锅饭的两口子。我问老公小彩的老公家原来是不是很穷呀?老公说志庆哥家一直都生活得不错。我说那……那他怎么会看上小彩的?老公说这个我还真不知道,我和你一样好奇。

寻着一次机会,我故意问小彩:“志庆嫂子,你是用什么办法把我志庆哥追到手的呀?”

小彩撇撇嘴说:“我追他?我怎么可能主动追求男人?可是你志庆哥追的我呢!”

小彩提起老公,话匣子再也合不上了。

“我和你志庆哥吧,是有媒人介绍认识的,我俩相亲那天,你哥对我一见钟情。”小彩一脸幸福相,开始讲她和老公从认识到结婚时候的事儿。

“我第一次见你志庆哥,我扭头蹿了,我埋怨我二婶没眼光,我说我和他都不是一路人儿,埋不了一座坟儿;他帅的要死要活,我丑的要活要死,我二婶当时就说她把我和你志庆哥撮合在一起,纯属是偏心我,她觉得你志庆哥要是能看上我,我就站在高岗上了,结果不乐意的却是我,二婶儿气得喊我傻二丫头。”小彩一边回忆,一边归拢她的菜,我也在一旁搭把手。

“那我志庆哥啥态度呢?”我没得到答案,依旧感到好奇。

“你志庆哥确实对我一见钟情,他说他从来没见过我这样真实又可爱的女人,我越是不愿意,他越是追得紧。我去地里种菜,他帮我浇水;我洗衣服,他给我涮干净;我去理发,他也得跟着替我做主。最后我烦了,只好咬牙切齿地说:算了就你了!哈哈……”小彩开始连说带笑了。

我说确实是志庆哥帅得无法无天了。

小彩说你志庆哥,其实帅得掉渣儿,然后又哈哈大笑。她说其实你志庆哥娶了我不吃亏,我哄了他半辈子了,他在外边儿做生意,回家俩孩子都不习惯他住我们屋子里了。我前半夜哄孩子,后半夜还得哄你哥……嘿嘿……她说到这,我居然脸红了。

这时候工业园的工人陆续下班了,买菜,买面条、肉丝儿的的人,逐渐多了。小彩说:“妮儿,帮俺给人过称吧。”我爽快地说:“好嘞!”

“这是你的肉,小张,一斤半肉十九,一袋大米十九,一共是四十。”小彩也不用计算机,开始给人算账。

“小彩,你的算术是舞蹈老师教的吧?”那个小张笑着问。

“咋了,不对吗?”她说者赶紧用了一下计算机,自己哈哈笑了起来:“你看看我多财迷,还只往我这边儿迷,嘿嘿。

然后人家给了她一百,她找了人家七十,人家说她:“小彩,你还是用计算机吧!别把你的小店赔进去了。”

小彩转了一下黑溜溜的眼珠,又笑了。

我在闺蜜店里帮她看店,她去郑州进修了。我听着门外呼呼地北风,享受着空调的暖风,玩着游戏,悠然自得。

“张俏在不?让我借她的保暖衣穿下,我等着去赴宴呢。”小彩跑进来就问我。

我说张俏不在,但她的衣服我估计你穿不上,她一尺八的小蛮腰,嫂子你腰围多少?”

“啥是腰围啊?哦哦,你是说我的腰有多粗是吧?不粗,才二尺六。”小彩依然气喘吁吁。

我说嫂子你确定你能塞进她衣服里吗?

“我吧,我其实不胖的,我就胸前的肉厚,显得有点胖,其实……其实我是该胖的地方胖,给你说你也不懂,我想穿她的衣服就是为了起到紧身效果。”

她还不胖?她的腰围才二尺六,我心里只打颤。我说我做不了主,我感觉你穿不上她的衣服。

“那我不穿了,我把我衣服脱来一件好了,那样就不显得胖了。”小彩说。

我问她穿了多少啊?她说外边一个羽绒服,里边一个无袖背心,我顿时惊了一身的汗……

今年秋天听婆婆说,志庆哥做生意被人坑了,倾家荡产,刚买的房子也抵押了,还欠了一屁股的债。婆婆说为小彩和孩子们发愁,对我说你们小妯娌几个走得近,多劝劝她,别想不开,我说嗯。

我拐弯抹角说了半天,她愣是没明白啥意思,我干脆说我婆婆让我劝劝你,怕你想不开呢。她说好弟妹,你别劝了,前几天我婆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劝我,哭得稀里哗啦。我还奇怪了,欠债还钱呗,我自己男人的事儿不就是我的事儿吗,至于哭吗?我看着小彩,不由自主冒了一句:“小彩,你真可爱!”

“你志庆哥说,我是他的傻二妞儿,又丑又傻又善良,搁在家里还放心,嘿嘿。”她甜蜜地说着,居然也娇态可掬。

昨天早上我刚起床,我婆婆就给我说:“你看看吧,你看看那个小彩多傻吧,她的面包车在门口停着,有个接学生的老太太,把她车子撞了,她没让人家赔,又花钱给人家修了车。现在志庆也没钱了,她还那样大手大脚,你见着她说说她。”

上午我特意去问了小彩,原来她看着人家老太太七八十岁了,还得帮二儿子带孩子、大儿子接孩子。小彩说当时老太太腿都吓软了,我心里可难受,忽然想到俺早死的娘……小彩当时眼睛红红的,我也明白了。

晚上的时候,我和闺蜜聊天,我俩仔细分析了一下小彩:小彩其实不傻,小彩其实是个实打实的聪明人;小彩是真的让人喜欢,小彩确实值得让好男人疼爱。

治疗儿童癫痫的医院哪家比较好?武汉市到哪家医院治羊癫疯小儿癫痫会有口吐白沫的症状吗武汉市做癫痫病手术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