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剧本 > 文章内容页

【流云征文】我的“先生”爷爷_1

来源:西安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创意剧本
摘要:一个“忆”字,能点燃大片大片的昔日时光,最亮最暖处是爷爷读书挥笔的样子,还有爷爷那朗朗的读书声……    从我记事的时候起,就总是听到周围的人称呼我的爷爷为“先生”。那时候,在我们那个地方,看病的医生才被大家叫先生。所以,小小的我不懂事,就以为不会看病的爷爷,名字叫先生。   每次听到有人叫爷爷“先生”时,我的好奇心就增多一点。终于有一天,我的胆怯超出了好奇,坐在爷爷的膝盖上,我问爷爷:“爷爷,你的名字叫先生吗?”爷爷听了忍不住大声的笑了。然后,爷爷很认真的对我说:“爷爷的名字叫高鹏飞,记住了!”   爷爷告诉我,自己以前在离家很远的一所师范学校教书,那里的先生很多,还有女先生。因为那场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学校停课了,自己才回到了家里。   在我的记忆里,爷爷爱看书,爱读报纸,也爱写毛笔字。地里没有农活的时候,爷爷戴着眼镜,坐在厅堂的大方桌旁,看书或者看报纸。有时,也会拿出他珍藏的笔墨纸砚,写那些黑黑的大大的我不认识的字。我们村和我们周围的村子里,有了红白喜事,爷爷总是被请去写对联写礼谱。主人家忙完了事,家里主事的人总会带上四样点心之类的礼品,亲自登门拜访以表示感谢之情。   渐渐的长大后,我懂了人们称呼爷爷为“先生”,是对爷爷的敬重,更是对知识的敬重和向往。那时候,学校里的老师已经没有了“先生”的称呼。在我懵懂的心灵中,“先生”的知识比老师的多许多,大家对“先生”的尊敬也要高过老师很多。我爱听人们叫我的爷爷为“先生”。   五岁那年,发生了一件我终生难忘的事情,在我的生命中烙下了抹不去的痕迹。那是大年初二,我不愿意跟着爸爸妈妈去外婆家拜年,闹着要跟爷爷去爷爷的舅舅家。爷爷的舅家距离我们的村子也就二里多路吧,一大早爷爷就牵着我的小手出发了。那天很冷,寒风冷飕飕地吹着阴沉沉的天。一进爷爷舅家的大门,亲戚们看到爷爷带着我,热情中又添了几份疼爱,忙不迭说:“这天太冷了,赶紧让孩子上炕暖和暖和。”火炕间地方不大,炕上坐着一位老态龙钟的老人,是爷爷的舅妈。高高的炕沿下放着火炉,火炉上圆柱形的水壶冒着热气,热气冲击着壶盖一开一合,还伴随着铁皮带气碰撞的声音。有人帮我脱了棉鞋,有人抱着我上炕,不知道是因为我受宠若惊,还是大人们的热情忙乱,我的右脚踢倒了那个热气腾腾的水壶。撕心裂肺的疼让我发出了一声惨叫,紧接着就是嚎啕大哭,爷爷和大人们的喜悦瞬间换成了惊慌失措。我的哭声在大家的忙乱疗伤中渐渐变小,随后失去了知觉,昏睡过去。   迷迷糊糊中,空中飞舞着大片大片的雪花,一个表叔背着我送我和爷爷回家。我的身体里有无数个小虫子在蠕动,感觉不到疼痛,却难过的说不出来身体哪个部位不舒服。不可名状的痛苦折磨着我,让我似睡非睡,昏昏沉沉。那个春节,全家人的心被我烫伤的右脚牵动着,尤其是我的“先生”爷爷,自责不已,忽略了许多喜庆。   当我第一次看到自己那只惨不忍睹的右脚,心里充满了恐惧。整个脚连同脚脖被大小不一、透明的泡泡包裹,听妈妈说只有脚心一小片地方是好的。从此以后,炎热的夏天,我的脚上也是穿着不透明的袜子,那一大片狰狞的伤痕陪伴我一生。伴随着我身体的长大,它好像也长大了,时间只是把它抹得不狰狞而已。最可怕的是每一次的换药,都会让我全身发抖,哇哇的哭半天。爷爷总会把我紧紧的抱在怀里,嘴里不停的念叨:“不敢动!不敢动!”盯着妈妈擦药的手,嘟囔着说:“轻点!轻点!”或许,爷爷当时的心比我的烫伤要疼好多倍,而我的哭声像刀子一样,在戳他的疼处。   将近两个月的时间里,我不能落地走路。白天,爷爷几乎就不离开我。大多数时间陪我呆在他们的火炕间,有时暖洋洋的中午,会背着我在外面转一会,这段时间成了我最痛苦也最重要的时光。爷爷教我背会了《三字经》,并且讲了其中的每一个道理和故事。当爷爷握着我的手教我写我的名字时,我问爷爷:“爷爷,先生怎么写?我长大了也能当先生吗?”爷爷笑着摸摸我的头说:“好孩子,想当先生那可要好好读书,好好做人啊!”爷爷一笔一划方方正正给我写了“先生”两个字。爷爷的话我似懂非懂,但从那一刻起,我很向往读书。最爱爷爷为我读书,在爷爷的声音里,我认识了那个叫鲁迅的人,那是爷爷最敬慕的“先生”。妄自尊大、欺弱怕强、有点可笑的阿Q,善良迂腐、懒惰麻木、有点可悲的孔乙己,质朴勤劳、顽强又可怜的祥林嫂,还有那个活波可爱、聪明勇敢的少年闰土,他们的形象深深地刻在了我脑海里。爷爷成了我的启蒙老师。   在爷爷的教诲中,我要读书的渴望更加强烈。从羡慕村里那些背着书包去学校的大孩子开始,我越来越想走进村里的小学校,那里成了我梦寐以求的乐园。六岁那年过完春节,看着村里的那些个大孩子结伴去上学,我也要去上学。妈妈说:“明年吧,你太小了,学校不会收你的。”我才不管呢,把家里那个绿色的军用挎包,学着那些大孩子的样子,斜搭在自己身上,开始哭闹。妈妈不理我,任我闹。我就跑着去找“先生”爷爷,扁平的“书包”拍打着我的膝盖,让我觉得自己很神气。   “先生”似乎很喜欢我那副模样,拉着我的手送我去学校。那个校长见了我的“先生”,满脸的笑意和尊敬。我的“先生”说明来意,校长有点难为的笑着说我太小,恐怕适应不了学校的环境。“先生”让我给校长背“人之初,性本善……”,写我的名字。我写完我的名字,看他们在说话,又自作主张的写了“先生”两个字。“先生”对校长说:“这娃爱读书,你就留她几天试试,如果真在学校给你们添麻烦,我就不让她来了。”我不知道是因为我的字还是“先生”的话,总之校长答应暂时收下我,但是学校没有我的课本。看着别人捧着新书,我心里觉得有点委屈,但是能和他们一起坐在教室的角落里,我的委屈丢得蛮快的。爷爷费尽周折的为我借到了旧课本,用大张的白纸给我做成了小本子,拥有了自己的书本,我欣喜不已。此后的时间里,我用自己的好成绩在学校获得了正式学生的名额。   我的“先生”爷爷为我打开了书的宝库之门,用文字点燃了我的梦想,让我越来越向往渴求知识的海洋。一本本书给了我广阔的天地,让我快乐的成长。在文字的世界里,我越来越痴迷执着。那些唯美经典的文字,洗涤着我的灵魂,坚固着我的意志,激励着我的执着。书,像阵阵春风,在我人生的旅途上吹醒一路鲜花,芳香弥漫。如缕缕阳光,温暖着我脆弱的生命,让我心中充满着热情和期待。在成长的岁月里,经历着生活的跌宕起伏,在幸与不幸的际遇中或笑或哭。我用文字告诫自己:一定要坚强,不能在泥泞中自暴自弃!必须自爱,让生命在阳光下无悔的绽放!   如今爷爷已经去世三十多年了,我的记忆里依然清晰的保存着他戴着眼镜,在屋檐的阳光下读书的专注神情,在厅堂的大方桌上挥笔的姿态。每每读完一本经典巨作,我都会默默地向天堂的爷爷汇报自己的收获。我写出来的每一篇文字,都渗透着对爷爷的感激和怀念。   岁月悠悠,有书陪伴,文字相随,我还好。天堂里的“先生”爷爷,你好吗?我很想念你! 南昌看癫痫病的专科医院?哈尔滨治癫痫病的正规医院哪家好武汉治疗癫痫病医院排行榜武汉什么医院看癫痫病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