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江南】回娘家

来源:西安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创意小说

   正月初二,是石疙瘩村媳妇们回娘家的日子,这里祖祖辈辈遗留下的风俗,初二出阁的姑娘是无论如何也要回娘家的。小芹一大早起来,就穿好大红棉袄,由于自己已经有了四个多月的身孕,棉袄看上去有一些紧紧的,小芹长得本来就很高挑丰满,这样一来,整个人就更显的丰腴万分,小芹特别喜欢这件大红棉袄,上面的锦缎闪闪发光,摸上去是那样的丝滑润泽,这还是结婚的时候,丈夫花了一个月的工资在北京王府井买的,五十块,小芹清楚的记得,当时她是多么的舍不得。小芹白皙的脸由于按耐不住的兴奋,布满一脸红晕,这对于新婚的小芹,感觉无限的幸福。
   屋子里酒红色的写字台上摆放这一台新买的录音机,小芹一边照着镜子梳着烫着的卷发,一边听着朱明瑛的《回娘家》,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是啊?给花甲之年的母亲提点什么礼物好呢?想到这里,小芹不免有点心伤,小芹十二岁那年,父亲就得病殁了,年轻的母亲守寡多年,含辛茹苦带大了他们姊妹六个,小芹有两个哥哥,两个姐姐,一个弟弟,弟弟还未张罗下媳妇。小芹小学就早早辍学了,十五六岁的时候,在村里的小学校做着一份临工,也就是给老师们做做饭,打扫什么的,一个月也能挣个几十块的。
   爱人俊逸就是在学校当老师的时候认识的,后来,公公把爱人调到了县城一个行政单位,但还没有转正,小芹盼着丈夫早日转正,有一个铁饭碗,自己把家里的几亩农田侍弄好,日子也会过得亮堂堂的。小芹透过自己擦的透亮的玻璃,看着俊逸脸色有些阴沉,石疙瘩都是砖砌的窑洞,条件好一点的人家会把窑洞滚上白灰,但结婚的时候,婆家没有给滚白灰,屋子里显然有些阴暗。俊逸一进屋,就一屁股坐在炕沿上,吧嗒吧嗒的抽起一根纸烟来。
   “俊俊,你咋还不换衣服?我们该走了,给我娘就把昨儿的那箱奶提上吧,你说咋样?”小芹称呼自家男人听上去显得格外的亲昵。
   “明儿再回吧!今天回不成了。”俊逸吐出一缕烟卷,声音低沉地说道。
   “啥?咋不回了?”小芹停下手中的梳子,惊愕地张大了嘴巴。
   “我爹说了,我娘心脏不好,你也知道,我两个姐姐一会就回来了,大大小小十几口子,俺娘让你张罗做饭招待女婿呢!”
   “那怎么行?她们回娘家,难道我就没娘家了吗?”小芹说着就梗咽起来,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俊逸看了看自己已显怀的女人,心疼的劝慰着,“咋们明天回,不也一样吗?反正你娘还有另外两妮子呢!”
   小芹害怕在物价局当主任的公公,公公和婆婆当初就不同意她和俊俊的婚事,一来是因为小芹没个像样的工作,二来是因为小芹从小丧父,家境不好,三麻,就是村里人经常说的属羊的命不好,小芹那时候就非常喜欢俊俊,俊俊长的浓眉大眼的,很是英俊,也有一肚子的文化,这让小芹喜不自禁,小芹就给俊俊洗衣服收拾屋子生火炉,不知不觉,两个人就好上了。但俊俊的爹娘死活不愿意,尤其是公公,那脸阴沉的就像黑包公似得,结婚半年了,一个院住着小芹总是怯生生的叫一声“爹”,公公从来是爱答不理的,有时候还瞥上自己一眼,喉咙里呼哧一声咳起一股痰来,朝着自己的方向呸的唾了下去。
   结婚三天,小芹和俊俊就被婆婆撵出来单过了,但还在一个院子里住着,小芹和俊俊住了西房,公公婆婆住在正阳面,还有一个上小学的小叔子,小叔倒是“嫂子,嫂子”的叫的很欢实,小芹听着也高兴。
   小芹生性温柔,性格善良,也有些软弱,她和俊俊结婚,婚礼办得在村里就显得有些寒酸,按理说,公公是端国家饭碗的人,一个月少说也有一二百块,这在88年的时候,是很令村里人羡慕的,但小芹没有像其他姑娘那样有金戒指和金项链,也没有买彩电,只是一台十七英寸的黑白电视和一台双卡录音机,村里人时薪新婚蜜月出去旅游一下,他们就去了一趟北京,就买了一件红棉袄,给公婆小叔买了几件衣服,他们回家买了火车票兜里就剩五毛钱了,路上硬是饿着肚子回到村子里的。
   小芹该怎么办呢?真的明儿再回娘家吗?那娘咋想呢?还的找个同村嫁过来的媳妇让给娘稍个信,娘一定早包好羊肉饺子等着呢。
  
   二
   小芹心里实在不是滋味,她也不敢去和公婆去说,只是坐在炕头看着沉默不语的俊俊发呆,忽然,玻璃上闪过一个人影,小芹知道那是公公武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效果好,五十来岁的公公看上去精神矍铄,穿着蓝色的中山服,很有干部的派头,但公公脸上的表情是凝固着的,昨天大年初一,也没看见他笑过,只是自从她有身孕以来武汉哪个医院癫痫病看得好,说话的语气好像不是太生硬了,公公用手指敲了一下玻璃,说:“小芹和俊俊赶紧收拾饺子馅去,一会,你姐你姐夫就来了。”
   是的,婆婆身体不太好倒是真的,心脏的毛病,还有一点类风湿,可小芹心里终究不是滋味,你家女子就初二回娘家,我就不是我娘的女子?你当爹娘的,不也盼着自己女子早早回来吗?咋就不替我想想呢?小芹尽管心里有一百个不愿意,可还是掀起门帘子,“爹,知道了”。小芹很不情愿的脱下了红棉袄,露出里面的红毛衣,这是娘买的毛线,娘亲手给织的。小芹看着看着,眼泪不由得就涌出了眼眶。
   小芹系上围裙走进了厨房,厨房里,婆婆正捅开煤火,热上各种各样的肉食,什么小酥肉,酱梅肉,小酥排,还有炸鸡块,婆婆剪着短发,头发抿的光光的,婆婆也就四十八九的样子,做什么都有板有眼,小芹毕竟在学校的食堂干了好几年厨娘,厨艺也有两下子,做饭炒菜还是很拿手的。小芹赶紧的接过婆婆手里的活,认真的把胡萝卜削了皮,擦成丝,放在案板上饹馇饹馇的剁了起来,动作利落,很是轻捷。
   “娘,我来和面吧!”小芹做好了饺子馅,就从橱柜里拿出面盆来,准备和面。婆婆正往炉膛里填了一些柴火,火焰映红了昏暗的窑洞。“你尝一尝饺子馅,可不敢有羊膻味啊,你二姐怀孕了,妊娠反应吐得啥也不能吃。就喜欢吃我包的羊肉馅饺子。”婆婆一边忙着一边对小芹说道。小芹就放下面盆,用筷子挑了一点饺子馅放在鼻子下嗅了嗅,这一闻,小芹一股酸水突然涌了上来,反胃呕吐,赶紧的跑到院子里,哇哇的吐了半天,连前晌的一点米汤都吐得干干净净。婆婆也赶紧撩起门帘跟了出来::“不打紧的吧,是不是你饺子馅里没搁姜啊?”这时俊俊看见自家的婆姨难受的脸色都变白了,赶紧的扶住小芹对站在屋门口的娘吼道:“你就知道你妮子怀孕了,你咋不知道你媳妇也是有孕之身呢?”
   “吐得这么厉害,指不定是个丫头片子呢!”小芹的婆婆嘴里嘟囔着把手中的棉门帘子啪的一声放了下来,转身回屋去了。小芹擦了擦嘴,看了俊俊一眼,就走进屋子,洗了手,和了一大块面。又清洗了一些菜,她知道,接下来,揉面擀皮包饺子,活还多的很呢!
   石疙瘩村里吃两顿饭,前晌的饭是九点多吃,本打算九点多吃了饭,俊俊骑着自行车载她回娘家的,娘家距离这里不过十来里路,晌午饭要到下午两三点的时候,小芹心想,两个大姑姐指不定一会就该来了,来了一起包饺子,说说话既热闹也人多,饺子一会就包好了,没曾想,等到快中午一点了,院子里连半个人影也没有,俊俊早和他的哥们闲聊去了,他在,也用不上,这家里,男人们是不会进厨房的。就这样,小芹一会擀饺子皮,一会包饺子,婆婆忙着看火,从院子凉棚里拿出一些猪头肉来,切了一点葱,滴了几滴香油,小芹刚才吐了半天,这会闻到扑鼻而来的清香,又加上那股清凉,感觉自己实在有些想吃的不行,可看了婆婆不悦的脸色,小芹使劲的咽下垂涎的口水。说实话,小芹今年刚二十三岁,在村里这个年龄结婚是正正好。
   快到两点的时候,小芹独自包好了三帘子饺子,密密实实的排列的格外整齐,小芹终于能站了起来,自己丰腴的有些笨重的身子着实有些动惮不得,他让俊俊去找隔壁的翠莲,让回村的时候告声娘,也不知道娘是不是等自己等的有些失望了。
   院子里忽然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姐姐姐夫和小外甥都涌了进来,姐姐们一个嫁到县里,一个嫁到镇上,一个骑摩托车来的,一个骑自行车来的,摩托车和自行车并排停在院子里,大姐夫看上去老实实在是在镇上做电焊手艺的,二姐夫穿的也阔气,人也神气,摩托车带着花枝招展的二姐,真是阔气得很。
   “小芹,你咋没回娘家?”大姑姐看上去很实在,穿的一件灯芯绒衣裳。
   “娘身体不好,你们回来,没个照应啥的,我明儿回。”小芹掀起门帘子来,让姐姐们赶紧的进屋。婆婆早预备好了瓜子花生糖,还有刚从地窖里取出来的苹果。三岁的大外甥淘气的很,一进屋,就给大家鞠躬拜年“拿压岁钱来”!
   小芹赶紧的走进屋子,从衣柜被子底下取出二十元钱来,她做妗子的也得给小外甥压岁钱的。小芹心想,婆家只有这一个小外甥,娘家哥哥姐姐家一大推孩子,她可给不起每人二十,每人十块,她也觉得好沉重的。自己刚结婚,一点积蓄也没有,眼看着自己也要面临生产,男人还是临时工,没几个工资的。
   “小芹,赶紧炒菜去!”站在一旁的公公开口了。按理说,新媳妇头一个新年,公婆要给压岁钱的,小芹昨儿一大早和俊俊给公婆拜年,公婆没啥表示,小芹心里就很不是滋味,但碍着结婚闹下的情绪,小芹想了想,还是没放在心上。
   小芹就开始张罗炒菜,小芹的菜炒得有声有色,屋子里顿时香气弥漫,一盘麻婆豆腐,一盘醋溜白菜,一盘韭菜豆芽,一盘农家炒鸡蛋,一盘油炸花生米,一盘红椒土豆丝,都是地道的农家菜,小叔子迫不及待的从蒸笼里拿出那些做好的肉类,小芹一个个的扣在盘子里,看上去是那样的有板有眼,炕上支起了大方桌,大家盘腿坐在炕上。“小芹,你也快过来”大姑子热情的招呼小芹,小芹就说了“你们先吃吧,我给大伙煮饺子。”于是,小芹就在窑后头一边忙碌着,一边吃着装盘剩下的菜肴,一边铲煤看火,等着锅开煮饺子。俊俊早坐在席上,和姐夫们喝着二锅头,闹哄哄的乱作一团。
   小芹作为新媳妇,竟然没上席。小芹自己反倒没觉得什么。只是俊俊忽然有些难过起来,都说厉害的婆姨能掌舵,这小芹这样委屈自己,以后能有啥出息呢?
  
   三
   窑洞里氤氲着袅袅升腾的雾气,炕上坐满了一家大大小小九口人,加上小芹,正好十个。大姑姐倒满一酒樽二锅头白酒冲着正在灶台前煮饺子的小芹喊道:“弟妹,赶紧的过来,喝一樽吧”小芹哪里喝过酒?结婚的时候,别人起哄,硬是让她喝一杯,她还是喝进嘴里马上就吐了出来,这当着公婆的面,是千万不能喝的,于是,小芹就说了:“我不会喝酒,你们喝吧!”二姑姐也不过比小芹大不了几天,哪里是什么省油的灯,她穿着时髦的高筒靴,洋气的羊毛大衣,大衣一脱,露出高领的春笋毛衫,那颜色那款式那上面的镶钻,看得小芹心里好生羡慕。
   “来吧,喝一杯!过年麻!哪能不喝一点?这让传出去,还说我们家人虐待新媳妇呢!”二姑姐笑着露出洁白的牙齿,村里人都说她伶牙俐齿的,好生厉害。说话间,她早蹬蹬蹬的走到灶台前,一把拉过小芹走到炕沿前。小芹扭捏了半天,脸涨的通红,揶揄了半天,终于拗不过二姐早已递到嘴边的酒樽,一樽酒一股脑的被二姐灌了下去,直呛的小芹不住的咳嗽起来,大姑姐赶紧的给小芹夹了一块猪头肉,冲着妹妹喊道:“你就别拿弟妹开涮了,你也晓得她怀孕了。”二姑姐瞥了小芹一眼:“天生受罪的命,那赶紧的煮你的饺子去吧!别煮破了,破的可都是你的。”
   小芹委屈的看了坐在炕桌前的丈夫,俊俊喝得有些醉了,根本没注意小芹求助的眼神,小芹只好走到灶台前,往火膛里添了些柴火,火焰一下子旺了很多,小芹看着闪耀的火焰,陷入了沉思,直到锅溢了,这才回过神来。
   父亲嗜酒如命,大姐夫给父亲买了两瓶竹叶青酒,二姐夫阔气,带来两瓶上好的五粮液,两个姐夫轮番着给父亲敬酒,俊俊这个小舅子也一杯一杯的喝得舒畅。两姐夫对俊俊这个高中生有一些敬仰,二姐夫虽说是政府官员但也是靠后门进去的,连初中都没混毕业。大姐夫更是土生土长的庄稼汉,不过是开了一家电焊部,做一些手艺活。
   这顿饭吃了好几个钟头,父母在两女婿的蛊惑下,喝得有些醉了,不一会,躺在炕上睡着了,小芹的饺子全煮完了,剩下不少。太阳到西斜了,姐姐姐夫拍拍屁股,起身要走了,小芹走到院子里,开了门,把大伙儿送出去,摩托车冒了一缕黑烟,一下子冲上了村里的沥青马路。大姐夫骑着自行车哼哧哼哧的蹬着,大姐抱着孩子坐在车架上,眨眼间也消失在村口了。
   小芹看着满桌子的残羹剩饭,还有锅碗瓢盆,再看了看躺在炕上的公婆和自家男人,小芹就抽出被子来,给他们盖上,自己尽量的轻手轻脚开始洗碗收拾起来武汉治疗癫痫多少钱
   干完这一切,天有些黑了,外面竟刮起了西北风,好像要下雪的样子。小芹走到自己的西窑,准备看会电视。他想起姐姐们拿回来那么多礼物,有伊利纯牛奶,有六味居糕点,还有一箱牛肉,她想,她只给娘提一箱牛奶,是不是显得太寒酸了点,可姐姐们拿给爹娘的礼物,她怎么能开口问娘要呢?她想都不敢想,更不敢和男人说。

共 7609 字 2 页 首页12
武汉癫痫症状治疗"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