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荷塘】修路

来源:西安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创意小说
这个故事发生在2006年春季乡干部组织龙卧村干部群众修“村村通”道路的时候。
   龙卧村是偏远贫困的山区,因为偏远,因为贫困,因为缺乏人才,村干部不是争着干抢着干,而是叫谁干谁不干。没法,抓阄干,轮流干,乡干部和村中有威望的老人三番五次做工作,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铁蛋才勉强地接了支部书记这个担子,他撂下一句:“俺先干俩月看看中不中,不中就拉倒!”
   这里的村干部都是被捧着宠着哄着干的,没有农村工作经验的乡干部到村里还真是不好开展工作。
   精明能干的小刘大学毕业被分配到县委某机关工作了三年,提了个副科级到龙劈崖乡工作。他刚到龙劈崖乡的时候,听说这样一个故事:
   龙卧村的支部书记铁蛋到乡政府开会,他手里提了一根小木棍,靠在司法所所长高小娃的办公室门口用命令的口气说道:“给你打声招呼啊,老汉今中午就在你门上吃饭了!”
   高小娃眼瞪着他笑道:“哈哈,我不管你谁管你?保准有酒喝!”
   高小娃笑着把他拉进了办公室。进了办公室,二人又说又笑,亲如一家人似的。
   后来高小娃下乡到龙卧村,中午去了铁蛋家,进了堂屋门,他三步两步走到人家摆放祖宗牌位的供桌前,双手一按供桌,“呲溜”一下,坐在了供桌上,板着脸拿腔拿调地说:“铁蛋啊,有啥好吃好喝的,都给俺摆上来!”
   气得铁蛋提起一根木棍就往他身上抡。
   高小娃“呲溜”一下下了供桌,从怀里拽出一包东西,笑着捧到铁蛋面前说:“嘿嘿,你看,酒和肉我都准备好了,不吃你的啊!”
   铁蛋笑骂道:“想着你来了也不能空手的。说吧,又叫老子给你办啥事儿?”
   高小娃笑道:“招呼群众开个会,搞个普法宣传呗!”
   铁蛋拍着胸脯回道:“你就放心好了,这事包我身上了!”
   高小娃满意地点了点头,“爽快,来,咱俩开吃开喝!”
   据说,高小娃到龙卧村就没有他办不成的事儿。小刘听了不屑一顾,认为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太庸俗了。
   为了修通龙卧村到龙坑村的“村村通”硬化路,乡党委书记费了很大的心思,没少在县公路局长面前磨嘴皮子,无奈,最后局长终于松口答应了,条件是:二十天内,龙卧村能把到龙坑村的道路按要求拓宽路面、整修好路基,就组织人力给龙卧村硬化道路。为此,乡政府特地委派小刘到龙卧村蹲点,发动干部群众,迅速行动起来。
   小刘接到了通知,不敢有丝毫的怠慢,考虑到那里是贫困的山村,中午吃饭可能都是个问题,他先到街面上买了一些吃食的东西,就信心百倍地沿着九曲十八弯的小河水徒步向龙卧进发。
   小河水急急地打着旋儿,哗啦啦地向前流淌着,小河旁长满了藤蔓和各类丛树的山坡上,野鸡呱呱,鹤鹳咕咕,黄莺啾啾,麻雀喳喳,小刘听着悦耳的鸟叫声,心情特别的爽朗。
   他一边欣赏着这大自然的山水美,一边在心里想着到了龙卧村如何做村干部的工作,如何发动群众。只要把村干部的工作做好了,群众发动起来了,干部群众就会热情高涨,就会“呼啦”一下全上工了,几天工夫道路就会扩宽整修好了,到时县里的领导、乡里的领导就会全来了,肯定会当面夸赞自己的工作能力强,那该是多么长脸的事啊!
   想着开心的事,他哼起了小曲子,脚步迈得更轻快了。不一会儿,小刘就进了村子,他得意洋洋的,把肚子挺了起来,把头高扬了起来,把双手背了起来,迈着八字脚阔步地走进了村支部书记铁蛋的家里。正好村主任柱子也在,他俩正在愁眉不展地商量着,这路面改咋扩?这路基该咋整?
   “请问你来俺村有啥事吗?”
   “我为修路一事而来的,受乡政府领导的委托来咱村蹲点!”小刘板着胖乎乎的脸直截了当地说道。
   “俺正屙尿不下,您来了,中,快帮帮俺!”铁蛋裂了裂嘴说道。
   “唉,难呀,村账上就一毛二分钱,你说咋弄?”柱子苦笑着解释道。
   “赶快动员群众上路啊!”小刘不屑地一笑,用讥讽的带着命令的口气说道。
   “村里穷得要一杆没一杆的,俺拿鸟上路?!”铁蛋的火脾气上来了,柱子的脸也憋得乌紫。
   “不上路,要你们这些村干部干什么?我回乡政府找领导反映,要有本事的人来干!”小刘吐沫星子飞扬着,一手掐着腰,一手指点着铁蛋和柱子的鼻子大声吆喝着。
   “老子正不想干呢!”铁蛋一拍大腿站了起来,眼睛瞪得像牛铃似的。
   “屁儿大一个哈尔滨治疗羊角风的医院穷村官,谁稀罕?!”柱子一拍屁股走了。
   事情弄成了这个样子,乡政府只好又委派司法所所长高小娃到龙卧去做思想工作。接到领导的指令,高小娃认真地想了想,他先到街道上的农村信用转了一圈,又在街面上搬了两袋面粉、一壶食用油,找了一辆四轮农用车,就来到了龙卧村。
   此刻,铁蛋正和几个村干部坐在村委办公室满脸肃容地写着集体辞职报告。高小娃进屋也没人搭理他,他吆喝了一声:“会出气的,给我出来搬东西!”
   会计和妇女主任苦笑了一下跟了出来,从四轮车上搬下了面粉,高小娃提了那壶油一块儿进了屋。
   放好了东西,高小娃大大咧咧地坐到了木凳上,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盒散花烟,每人撂了一根,自己点了一根,深深地吸了一口,把两个嘴帮子深深地吸出了两个窝,慢慢地吐着烟雾,乜了他们一眼,说道:“前天我下乡碰见了一个会算卦的瞎子先生,他算卦是揣骨,算得很准。一个小媳妇抱了一个小男孩,叫瞎子算算孩子未来的前程。”
   说到这里,他停住了,又乜了大伙一眼,见大伙都已经把烟点上了,他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学着瞎子的样子,一边比划一边说:“瞎子把手伸到了小媳妇的怀里,摸住了小孩的鸡鸡,一边揣着,一边说,‘这块骨不软也不硬,娃子长大了干不了大官,可能干个小官。’小媳妇眼睛一亮,高兴地说:‘小官也中,他能干啥?’先生一只手继续揣着小孩的鸡鸡,另一只手撅着山羊胡子慢条斯理地说:‘不是村长就是支书。’小媳妇一听就不高兴了,抱着孩子扭头走了。”
   高小娃的话音刚落,屋里的人“轰”的一声全都笑了。铁蛋的脸一下红了,他转身把高小娃按到了地上,嘴里骂道:“娘的,你敢骂老子!”
   柱子赶过来按住了他的腿,一边捶他的屁股,一边骂道:“缺娘教育的东西,老子今天管管你!”
   高小娃在地上故意装出被整痛的样子,呲牙咧嘴的,发出一阵阵杀猪般的惨叫声。
   会计笑得直不起了腰,“哎呀,哎呀”喘着粗气;妇女主任笑得一手叉着腰,一手摸着眼泪。
   他们仨人闹够了,闹得人人都乏了才做罢。铁蛋笑着随手把高小娃拉了起来,柱子忙给他递了烟,会计赶紧拿了条毛巾帮着擦拭他身上的灰土,妇女主任连忙从院子里端来了一盆水要他洗洗。
   高小娃“咳、咳”了两声,笑道:“哎,有娃子就是比没娃子强啊!”
   “娃儿你是大家儿啊!”铁蛋、柱子、会计、妇女主任异口同声地说道,屋里又爆发出一阵开心的笑声。
   高小娃洗罢,大家都坐了下来,虽然各个脸上绷得紧紧的,可看得出,乌云里已经没了暴风雨。高小娃把柱子给的烟点着了,吸得两嘴帮子陷了一个很深的窝儿,他慢悠悠地吐出了一口烟,说:“你们的难处我已经考虑到了。一是我在信用社已经给你们协调了五万元的贷款,先把炸药雷管买回来,大家伙动起来再说;二是动员群众再捐一些,这是咱村百年不遇的大好事,只要咱们给群众讲明白了,群众会理解支持的!”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二百元,“不多,我的一点心意!”他把钱放到了桌上,继续说道:“三是群众都动员起来了,活干起来了,我和你们一起再到县上有关部门去跑一跑,兴许能弄它个十万八万的,咱扩路整路基的钱就没问题了!”
   “还是娃儿能啊!”大家脸上的乌云全散了,开心地笑着。
   第二天上午,阳光明媚,碧空万里,一丝儿云也没有,龙卧村在村委大院里召开了全体群众动员大会。
   一开场,铁蛋咳了两嗓子,讲了高小娃那个瞎子揣骨的故事,不过,他把那句“不是村长就是支书”改成了“不是司法所长就是综治办主任”,引得会场上的群众笑得像炸开了一锅水。接着他宣布了一个好消息,司法所长高小娃已经在乡信用社协调好了修路贷款5万元,还准备一起到县上再协调一些修路款。接着他做了捐款集资动员,大家有多少出多少,钱数不限。在开始捐款的时候,他把高小娃捐的200元举到空中晃了晃,要群众看清楚,接着村干部一个个捐了款,会计一一做了登记,大声喊着他们捐的数。看到村干部带了头,群众们受到了感染,都争前恐后地捐了款。
   吃过午饭,大家伙都拿着自家的铁锨镢头等工具上了工地,热火朝天地干了起来。
   到了第十五天晚上,龙卧到龙坑的“村村通”道路扩宽路面、整修路基工程,提前五天就完成了!
   铁蛋高兴地宣布道:“我出钱犒劳大家伙,给每人发一包香烟!”
   工地上顿时响起了一阵热烈的叫好声和掌声,久久地在天空中回荡着、回荡着……

共 3322 字 1 页 首页1
癫痫病诊治ction="http://www.vsread.c荆州哪所医院治疗癫痫病om/index.php/article/showread">陕西的专业癫痫医院哪家好"hidden" name="pn2" value="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