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江南】小儿受“教”记之立制篇(散文)

来源:西安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创意小说

自打读了小学后,小儿一天天茁壮成长,虽然成绩中不溜秋、波澜不惊,但却不影响其自我感觉越来越好的认知。尤其是升至高年段后,总是自认为比较跟得上信息技术的发展潮流,摆弄起手机、电脑等电子产品来得心应手,娴熟程度经常性超越我和女人。很多时候我们碰到相关难题,还要“不耻下问”求教于小儿。每每这个时候,小儿便一脸傲然,装出很是轻而易举的样子。还别说,偶尔有几次还真被他给破解了。于是,显出得意洋洋的情状就顺利成章。至于同样束手无策的更多时候,他总是会找一些诸如“这个要修电脑的来才行”、“很多大人也不一定懂”之类理由的来排遣挫折感。“虚心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对于我和女人用革命领袖的名言对其所进行的教育,他要么心不在焉地说声“晓得咯”,要么辩解道“我觉得我还是蛮谦虚的,比如考试成绩出来后,我总是不会讥讽成绩比我差的同学”。为此,我和女人有时只得用些制度设计的方式,用比较条文式的方法,帮助小儿纠正不够谦虚、目标感不强的不足。还别说,真有些成效。

细化目标分步明晰。“我一定很努力!我保证期末考试考出好成绩!”显然,小儿用来应对我和女人的“大而空泛”的宏伟目标早就绘就,张口就来。当我们对他这种放之四海而皆准且可以经常性循环使用至整个学生时代的目标表示不相信不满意时,他会狡黠地故作委屈状,说些“大人们就是这样总不信任小孩,不给小孩子信心”,以及“考试难度不一样,定分数是不够诚实的表现”等理由,总之是不愿细化自己的目标。曾经也想粗放地让小儿在弹性很大的宏伟蓝图里顺其自然,但美好的愿景总在其一惊一乍的学业表现中碰壁。于是,我和女人只得先行“越俎代庖”,用小阶段的简化目标增强小儿在学习方面努力奋斗的方向感:每日三问一看,“说说你举手最多和举手最少的课”、“说说老师对你的一句话表扬或批评”、“说说你的家庭作业内容”以及从课本教材和家庭作业中看学习态度;每周两问一看,周五放学问“家庭作业有哪些怎么安排”,周日下午问“你的安排兑现得怎么样请有条理地说说”,同时看小儿用以佐证的作业成果;每月一问一看,月初或月末问“上月(本月)测试评价较满意或印象较深刻的有哪些请简单举几例”,看“每月学习收获量化小条目”。如是试行若干时间,虽然繁琐,乃至有形式主义和不够科学以及把大人自己装进去等种种弊端,但多多少少让小儿学会了及时的总结和回忆,盘点的功力有所增强。

总体确定有所机动。时代发展日新月异,我和女人儿时未曾经历过的信息时代的科技幻想,到如今已实实在在地成为大众化的普遍现实。对于小儿在手机、电脑等电子产品方面的适应能力、领悟能力强于一般的大人,我们也深刻地知道,这是“长江后浪推前浪”的一种群体性必然。其他的很多小孩,想必也是如此。倘若只是简单地压制,估计会和大形势的发展潮流格格不入,也容易让其在他们自己的群体中被边缘化,显得背时落伍。但一味的听之任之甚至迎合,又往往会让小儿“以子之长量人之短”,总是用这种业余学习生活范畴的所谓“技术”优势在我和女人面前显摆,却忽略了同时代小孩这个横向参照以及“江山带有才人出”这个不同年代之间的纵向参照,从而滋长了未必切合实际的自满情绪。介于此,我和女人想出的“招数”是在帮助认知上“和稀泥进行权衡”、在安排规定上“学习休息有别”、在具体时间上“保留适度弹性”。首先,我和女人通过言语讲述、文章表述、照片印证等方式,向小儿再现我们小时候学习生活的林林总总,重点突出打猪草、喂猪、烧饭、捡柴火、采茶叶等参与田间劳作为家庭分忧的事迹,以及跳皮筋、捉迷藏、放“电影”、看连环画、溪涧逮鱼等文化娱乐,重在让小儿明白“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印记”、“不能因为赶上了一个科技发达的好时代,就讥讽嘲笑无视先前科技不够发达的时代”、“万类霜天竞自由,每个时代都是美好时代”的道理。其次,我和女人给小儿明确规定,在各个学期之内,周一到周五是学习时间,手机、电脑只可用于资料检索和学校规定的视频观看内容,以及适度的网上阅读;双休日在完成作业的前提下,每天可玩不超过一个小时的游戏或观看动漫之类视频,资料检索和网上阅读不在一小时之列,让小儿更加明晰学习时代学业与娱乐的主次关系。再次,我和女人允许小儿在遵循“周末一小时规定”的前提下,可以自主分配玩游戏、看动漫的时间,以及自主决定完成作业和玩游戏看动漫之间的顺序,用适度的时间弹性给小儿以发挥的空间。通过如此这般,还真在一定程度上让小儿了解到我们那个时代的逸闻趣事,虽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却也在间接的感知中谦虚了不少,从而对我和女人给他在手机、电脑方面的规定也多了些理解中的接受,效果比我们原先设想的反而要略好些。

规定约定各得其所。自觉须以制度性的约束为前提,而家庭之所谓“制度”,更多的是一种口耳相传。时间一久,难免连版本都会搞错,有时甚至还会忘得一干二净。小儿自然也免不了俗,或许刚开始还能根据讲好的规定来做,但渐渐的就会按照自己的性子信马由缰。每每这个时候,我和女人总会感到无奈,觉得比较失败。但后来有一次我和女人闲来无聊,遂在花前月下紧紧围绕教子问题进行了换位的思考和交流,终于发现我和女人对于小儿学业娱乐的规定也掌握得很不全面,有些还自相矛盾。于是,我们达成共识:即便是给小儿阶段性的规定,也要白纸黑字确定下来才好。当时恰好小儿的学习表现连续性地不够理想,听写、背诵、计算、作文和单元性检测等,都与优秀无缘。因此,我们以此为契机,先夸张地大发一通雷霆,然后借机将要小儿遵照执行的规定很明确地予以细化量化,由小儿用文字记下来,一份贴在书桌上方,一份给我和女人留存。事实证明,自从有了书面规定,其执行效果就大为改观。当然,按照家庭民主的有关理念,一味的硬性规定多少显得有些蛮横。据说小儿就曾在上思想品德课时被问及“认为家里比较民主的请举手”时拒绝举手,理由是我和女人很多时候用大人的身份压制小孩。出于某种程度的调节,我们在诸如吃饭的时候不看电视、晚上按时睡觉等方面,采取了更为柔性的约定方式。每到相应的时间节点,我们总会简约地提醒说“约定”,小儿便遵约而行。这样我们也省却了粗声大气的呵斥,倒轻松了不少。

读书时学习过“教学有法,但无定法”,教书时实践过“教无定法,贵在得法”。为人父母者,在与处于学生时代的儿女的沟通交流中,亦当如此。一点小体会,本当可以写得更为洒脱,只是在不知不觉中又有了颇具酸味的八股味,算得上甚是好笑了。

高热惊厥会引起癫痫病吗得了女性癫痫病该怎么办郑州那里治癫痫病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