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诗歌 > 文章内容页

【丹枫】玉门关的遐想

来源:西安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古典诗歌
破坏: 阅读:1321发表时间:2018-06-30 19:45:52


   “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这是唐朝诗人王之焕描摹勾勒的玉门。王昌龄的愿望是:“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熟悉地理的人都清楚,玉门关仅仅是位于甘肃西北荒原上的一座古镇。别瞧它卑微渺小,地图上却铅印醒目,这足以窥见其地理位置的重要性。一个不起眼的古镇,曾屡次涌现于文人骚客的诗篇中,甚至跟中国古代的文化、经济、政治、佛教、战争都有着千丝万缕的渊源。而由溯上千年兴旺不衰,这足以佐证它声名显赫气派的程度。曲曲一个古镇,在泱泱雄浑的大国之中,能以如此耀眼的光环屹立于中华大地,这是何等的殊荣,何等的壮丽。
   中国是诗的国度。我是多么崇拜那些擅长吟诗赋词的古贤人呀!甚至,连他们的生平、事迹、旅途驿停的地方都颇感兴趣。玉门关——这个曾经繁荣辉煌的边陲古镇,在历史长河湮灭的一个个斗转星移漫长的时空里,究竟有多少文人骚客在他们人生的某次征程上稍停片刻,驻守逗留过此地?或许,这是个永远的谜团而无法考证。但是,从那些自古到今遗留浩瀚云集的诗堆中,依然能捕捉到一个个鲜活熟悉的面孔,从历史轱辘碾压的风烟中姗姗走来。其中,迎面昂首阔步走在最前面的那位,就是大名鼎鼎的人物——诗仙李白。
   唐朝是一个盛产诗作的时代。文人被引荐推崇,仕途广阔,这是为文之人的骄傲。据考证:李白诞生于碎叶城,父亲李客从事商业贸易,家境殷实富裕。从小在游牧民族胡人圈里长大的李白,却深受中原文化的熏陶,兴趣浓烈,情有独钟。加上他天资聪颖、禀性豪放、才识过人,可谓文韬武略,胸怀天下抱负。二十几岁便阔家开启游离,历经磨难,千里迢迢奔赴长安,希望自己的怀腹经纶能得以施展。
   玉门关便是李白中途歇息的驿站,也是他挺驻中原的重要标志。年青的李白可谓风华正茂、心高气盛,不畏艰难险阻,一路上风尘仆仆从遥远的边疆赶来。涉途大多是旷野,沙漠、人烟罕至的荒原。一股股风暴肆虐,顿时大地尘埃弥漫,两眼发黄,行走其间,不免感觉空荡而寂寥。某一日,疾驰匆匆赶路的李白敛着眉额,骑着骏马,迎脸彤红的烈日,灼热而又干渴,心里免不了士气低落,只能茫然地往前走着。倏地一阵凉风习习,稍驱倦意,促使困顿怅惘的李白禁不住猛然抬起了皱巴巴的脸,眯缝着眼,朝前方眺望。恍惚间真是如临梦境,从眼帘风尘浩渺的视野里,李白依稀捕捉到了玉门关楼台上随风招展的旌旗。刹那间,他欣喜若狂,笑颜逐开,试想他该有多么兴奋呀!
   玉门关的出现,预示着李白深入大唐帝国的疆域。突遇此景,天生禀性豪放凛冽的李白,难道不激发一番感慨?敞开心扉,情不自禁地诗情大发吗?鄂州哪医院治疗癫痫最好玉门关是河西走廊上几个绝无仅有的几个驿站,地理位置至关重要,是进入中原的门户,官兵把守,长城绵延,气势恢宏,犹为壮观。玉门关山势险恶,易守难攻,又处于荒漠地带,土质干瘪,满径蓬蒿,人烟极其稀少,前后数百里野旷辽阔,贫瘠凄凉,狂风肆无忌惮,狼虎怪兽出现,无疑是个充满危险,令人闻风丧胆的地方。行至隅地的李白已是疲惫不堪,人饥马困的,怎能昆明治疗癫痫哪家医院好再舍命予不顾,日夜兼程地赶路呢!特别是性情豪放,嗜酒如命的李白,难得撞上城郭楼阁琼宇、旌旗飘荡的客栈。他会豪不犹豫地丢掉手拽的缰绳,翻下马背,一股脑儿地朝酒家奔去。
   一番痛饮斟酌,醉意醺醺、已近酩酊的李白心情该有何等地舒畅惬意呢!可惜!吟诗吐口成章的李白不知灌饮了玉门酒家多少烈酒佳酿?他怎么就没有为此而诗兴大发、留下一首千古绝唱呢!他眺望下庐山的瀑布,瞬间便迸溅出“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旷世佳句。明月下搔下头簪,就有“白发三千丈,缘愁是个长”的感慨。玉门关可是天下雄关,比起那些名山圣水也毫不逊色,如何他也该为此赋诗一首,哪怕序个跋记,留下一段佳话,他怎么能稀里糊涂给忘却了?他写《关山月》“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也只是一笔带过而矣,真是枉费辜负了曾经伺候过他的那家客栈。
   或许,李白投宿的那家客栈太奢华了,以至于青楼的女子几番翩翩起舞抖姿,他便眼花缭乱,觥筹交错间早已乱了阵脚。看惯了游牧民族装束穿戴的李白,陡然瞧见艳丽斐然大唐女子,怎能不眼界大开,豁然明朗,试想那是一幅多么令人鲜活激昂的场景!风流倜傥的李白在一个个风姿绰约、招摇妩媚的女子戏谑下,他能不心花怒放、一醉方休吗?也许在“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悠悠笛声抚琴中,陶醉朦胧的李白,目睹欣赏着风韵妖娆的舞曲吟唱,一边饮酒,一边嘴里吐着豪情的诗魂,眯了眼,酣畅淋漓地扑溜在桌案上,呼噜着鼾声,不知不觉地潜入梦境了。一觉醒来后,已是红日映窗,酒家出门寒暄迎客,街上人来人往了。迈出客栈的李白,天圆地方的他头脑不甚清朗,就蹒蹒跚跚地走进马厩里,拎着缰绳牵着马,迷迷糊糊地踏上征程了。
   不是每一个文人的仕途都像李白那样可以平步青云的,杜甫便是如此。他生前满腹经伦,却怀才不遇,四处碰壁,一辈子贫穷交加,颠沛流离。即便当过官员小吏,却屡遭贬谪,连朋友都冷落他,凄凄惨惨如丧家之犬。杜甫是不曾到过玉门关的,却与从玉门关走来的李白在洛阳邂逅。公元744年,历史上两个伟大的诗人相遇了。他们可谓是一见如故,心照不宣,免不了对酒当歌,谈古论今。但是,历史只记载了两人会晤的只言片语,涉及谈话的内容却无多赘述,这为后人的研究又少了一份资料,实在是遗憾呀!但同时也给后世的学者增添了无穷的想象力。不可否认:李白是得到过唐玄宗的赏识的,并在龙宫大殿之上与皇帝促膝长谈,吟诗赋词,尽显才华。与不得志的杜甫相比,李白显得多么幸运。可他愤世不公,又加上庸人挡道,受人排挤,便越发桀骜不驯,不被功名利禄所惑,依然诀别长安。从此游山逛水,览遍山川名胜古迹,直抒胸臆,用诗篇诠释了浪漫主义思想。一辈子李白写那么多诗,却仅仅为杜甫了赋了三首,三首也抵不上他写王伦送别他的那首千古绝唱呢!
   相比之下,杜甫为哈尔滨看羊羔疯哪家有名李白写了二十多首。不难想象虽然李白视当权者如粪土,但却在杜甫面前一点也不倨傲,平易近人,难怪杜甫思念他一辈子,为他写了那么多诗。杜甫则是个名实其副、忧国忧民的现实主义诗人,一生都在颠沛流离,穷困潦倒中度过。他也曾屈居柴门,饱览群书;也曾游历祖国大好河山,著诗不辍。蜗居长安十年,生活窘迫,四十四岁那年才捞到一点功名,虽胸有大志也无力回天,这不禁让人联想到玄宗时代文人的慽惶冷遇,为文之路的艰难险阻。正因为官僚腐朽,侫臣谄媚,文人受到摧残与疏远,致使社会矛盾日益激化,动荡不安,民不聊生。因此,才有了退庙堂之高而不居的李白;隐寒舍之卑而不屈的杜甫。难怪李白的诗恣意深奥、天马行空,极具富有浪漫主义色彩。杜甫不得志,穷酸不堪,写出“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透彻出人世的凄凉与疾苦,以既对当政权贵的愤懑鞭笞,直指批驳社会的黑暗与不朽。虽然他终究是个读书人,可他铁骨铮铮,诚实勇猛呀!一颗头颅顶着大唐的天下,果真敢如此直言不讳,蔑视仇恨权贵,怜悯下层百性疾苦,难怪后世冠以他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这不正应了汪洙的那句“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名言吗?读书高得是一览众山小,仕途却小得不能再小。杜甫是寒酸落魄一辈子,但他却不失文人刚正不阿的气节。
   从《玉门关盖将军歌》描写军妓生活的片段中,知道岑参不但投宿过玉门关,也是欣赏过歌妓的吟唱的。与李白不同的是:岑参途经玉门关,为了赴官上任,实属迫不得已。岑参年青有为,求得功名,借此携家带眷的旅行,这无疑是值得令人羡慕嫉妒的事。岑参为政于安西,处于天山脚下,与叶城遥遥相望,离李白的游牧部落较近。就这样,两个同样辞家的诗人,一个朝东,一个朝西,相悖而行,并在同一条道上寄宿过玉门关。看来,玉门关是个名人荟萃,诗意盎然的古镇。殊不知岑参是否嗜好饮酒?与贪酒如命的李白投奔过同一家客栈?我们无从考证。但有一点不可否认,岑参是为玉门关诗兴大发过的。可那次诗兴大发也只是写给盖将军的,可他歌颂盖将军的同时,也不忘描军歌妓揭露边塞军人那些骄奢淫逸的生活。除此之外,他再也没为玉门关题过诗,跋过序,光秃秃的令人不得其解。玉门关可是天下雄关,大唐疆域的边缘,阔别故国的最后驿站,出了关,便算是远走他乡了。难道岑参在别离故国的雄关上冋首中原,竟然无动于衷,不曾感慨、毫无惜别之意吗?对于诗人来讲,这不附合常理。或许,岑参跟李白遇到的境况殊途同归,真的住进了同一家客栈,灌饮了同一种烈酒,赏了同一曲舞姿,醉得相当程度,稀里糊涂地将诗信口拈来,最后却醉得伏案而睡。翌日醒来,却全然不知,忘得一干二净。由此推断,两人性情相近,酒量相当,诗意相似。岑参的诗的确跟李白的诗真有异曲同工之妙,极富浪漫主义色彩:诗风优美,想象丰富,绘声绘色,生动灵韵,惟妙惟肖,与天生追求自由诗风的李白何等相似。是机缘巧合,还是上天赐予他们相同的文采?岑参的诗“胡天八月即飞雪,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何等的形象,栩栩如生,令人身临其境,回味无穷。说来也不巧,两位同时代诗风较近的人却没谋过面。李白、杜甫、高适那次在汴京相遇同游论道,却没有岑参。最后杜甫在成都又与岑参失之交臂,没留下一段千古佳话,真乃成为千古一大憾事。
   如果说岑参曾是玉门关露宿过的一个匆匆过客,那么王维怎么能一笔带过呢!王维在送元二使安西中写“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其中的阳关偏敦煌一隅,离玉门关不甚远,都是边塞要道。有人研究王维是在玉门关送的元二,不管怎么说王维很可能是到过玉门关的。要怪就怪王维太惜墨了,一辈子写了那么多诗,却没有为玉门关作个载记,这为后来人研究他又多了一道课题。王维是个极具观察力,触物细腻,心净明快,眼光犀利,思想敏捷的诗人。从他的“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诗句中就不难揣摩出他写诗的视角,心净如水的境界。以既他驾驭诗歌艺术的低蕴是何等的深厚,不仅诗意优美,活泼生动,而又鲜活如画,如临眼前,堪称五言律诗的楷模与典范。王维的另一千古名句“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诗中描写的是幅名副其实的塞外风光。唐朝,小范围的塞外仅局限于濒临黄河的地界,大范围的塞外恐怕要以玉门关为天堑了。王维塑造的大漠,就是河西走廊上的一道绮丽的风景。王维富有才华,又信佛禅道,既喜欢隐居,又喜欢旅行。试想,生命中的某一个傍晚,王维伫立于黄河岸礁,远眺浩荡波涛之上的红日,即将坠落西山,夜幕降临,刹那间,他望见河对岸一厨炊烟袅袅直穿苍穹,多么寂寞凄婉的一幅美景呀!天性奔放豪迈的王维不仅有着吟诗娴熟的特长,或许他也是个射箭狩猎捕捉的高手。面朝大河横前,彤日映身,河对岸飞禽走兽活跃辽阔的野旷,蠢蠢欲动的王维怎么会舍得据守河畔而不渡呢?他都赶到了阳关斟了场良辰美洒,还差那么一截路不去玉门关吗?说不定他送走了元二,洒不甚清醒,便骑着马勒着缰绳疾驰而去。想想:王维攀岩于玉门关的巅峰上,俯瞻天下,远眺中原,再饮上几盅烈酒,来个即兴赋诗,甚至,面对青天,声嘶力竭地嚎上几声,排泄下心中的郁闷,该是何等地豪爽洒脱!
   玉门关不仅让人窥视了一个宏大的诗的国度,在古代,它同样还是一处"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天然屏障,俗有:破了玉门关,便一马平川,威逼中原,涉了黄河,就可以统领天下。不难臆想,玉门关的战略防御,对一个国家有多么重要。所以,玉门关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特别是边疆烽火绵延的年代,为了遏止阻挡那些凶悍勇猛的游牧民族的入侵,汉室的王者便号令天下百姓,举国之力,大兴修筑长城,加强攻势,“以天险不可升,地险山川丘陵”之势,抵敌于外,以保江山社稷,天下泰平,万民安居乐业。但是,禀性狂妄暴戾的胡人、羌人、匈奴、契丹、女真族的铁蹄曾屡次攻陷玉门关,顺势而下,威逼黄河,对大汉江山造成吞并之灾。
   为了促进多民族交流,贸易、避免减少战争的祸害,汉朝武将出身的张骞,选择融洽时机,挥师兴众出使西域。由此,可以推断,张骞也是从玉门策马挥鞭过的,并受到后世的推崇与敬仰。一个曾经做出过历史功勋的将军,怎能不为他浓墨重彩、厚此一笔呢!相传,张骞戎马一生,身经百战、久经沙场,无疑是个剽悍善战的将军。但是,对于他极具传奇的一生,却毁誉参半,颇受争议,一辈子没少打胜杖,也没少吃败杖,人生最后的一次战役损兵折将,几近全军覆没,差点丢了性命,落了个晚节不保,被贬成庶,解盔卸甲,受尽屈辱,在郁郁闷闷煎熬之中撒手人寰。直到后来,张骞的历史贡献与地位,才日益突显出来,成为我国公认的著名外交使者,为促进与西域民族文化交流、做出了卓越了贡献。试想:当年兵败而归的张骞,率其残部,伫立于玉门关的城楼上,回首往事,远眺中原大地,苍穹之下,厚土之上的他,该如何面对企盼着凯旋捷报、为其准备犒劳的东乡父老呢?再俯视下败其麾下、穷追不舍的敌寇,以既残死于血泊中战士,他又作何感慨呢?

共 7251 字 2 页 首页12西宁哪家治癫痫专业showread?id=851410&pn2=1&pn=2" class="next">下一页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