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诗歌 > 文章内容页

【风恋】原来爱意会传染(散文)

来源:西安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古典诗歌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一盼我儿好,二盼我儿早些回。借孟郊的这首《游子吟》作为此篇的开头。

想必身为80后,尤其生长在农村的孩子,对于小时候母亲依坐在窗前,那些记忆里缝缝补补的画面,你我都会尤为的记忆深刻吧。大到妈妈缝制的一件衣服,小到一颗纽扣,一双双妈妈亲手做的布鞋,那些都是给予我们无限温暖,伴随着我们长大的童年记忆。

然而于我来说,别说是过去了,就算是30多年后的现在,我穿的每件衣服依然需要妈妈亲手改良缝制过后我才能够穿着合身。那是因为我的身体畸形,胸口后背严重的变形错位,导致左右两边肩膀高低不一,身体的不协调造成我任何的衣裳都穿着会一只袖子长一只袖子短。右肩高,左肩低,衣领一个劲地往一边掉。所以平时我穿的所有衣服都得经过妈妈一一地拆开,再来重新地缝补,这样我才可以勉强地穿上身。

还记得小时候,每一次妈妈给我缝扣子时,一边缝,一边嘴里还絮叨地唱着:“连衣连,连衣纳,谁说我娃揍贼r他妈……”哈哈,这是那个质朴的年代里,农村人顺口而出的歌谣。或许她的寓意是,想让孩子长大以后,让他成为一个诚实正直的人吧。我是这样认为的!

80后的我从出生八个月大的时候,大人们就发现了我和其他的婴儿有着不同。为了看病家人们带着我四处奔走求医,最终被确诊为先天性肌肉萎缩。这种病也可以简单的理解为四肢的肌肉发育不良,全身软弱到没有力气。所以自小我别说是自己爬行走路站立了,我就连简单的挪动手脚托举手臂都会困难。这么一来,每年一到冬天穿上了棉裤和棉袄,我连自己吃饭也变成了极限的挑战了。可如果衣服穿得太少的话,从小体制极差的我,妈妈又怕我会冻着了。

就这么的,每当到了冬天妈妈就会想尽各种的办法,想着要怎样给我穿上既保暖又轻便的衣裳,这样才好让我能自己挪动身子。为此,从小到大,我已经记不清妈妈到底给我织了多少件毛衣毛裤了。

我妈,她是一个勤快,做事干净利落,手脚麻利的人,可唯独在织毛衣这件事情上无奈的落于人后。

秋后,农闲时。邻居婶婶几人坐在一起,大伙一起什么事都不做,一块儿织毛衣。其他人一天能织一到二两毛线。唯有妈妈,即便她也不做其它事情而是专心致志地织毛衣,可总也不及别人,一两毛线总得要织上四五天才能完成。这不,就连外婆看到了,她都忍不住奚落着说我妈,“你这那是在织毛衣呀,瞧瞧人家的手都多快,你这简直就像老牛抬蹄呀!”呜呜呜……这打击可谓多么深刻而又生动贴切,可想而知我妈的速度该是有多么的迟缓啦!

可是即便是妈妈用着如同老牛抬蹄一样的动作,每一个冬天她却都会如约的要让我和妹妹穿上新织的毛衣。她不会假手于人,更不会自己偷懒。她只会点灯熬夜,加班加点的提前,会提早好几个月就开始准备针织我们过冬的衣服了。

一团毛线,两根竹签,妈妈指尖缠绕着的那一根线,谁会懂得,谁又能体会得到,那根线牵连着多少妈妈的期盼啊。一件保暖的毛衣,一生无尽的爱怜,“一盼我儿得温暖,二盼我儿体康健,三盼,四盼,日日且盼我儿安”。只见那双粗糙得像枯树皮一样的手,一下一上,一前一后,两根细细长长的竹签在妈妈的手中,线团环环缠绕一针一针交叉不断地往前替换着,一团团毛线就那样在妈妈的手里针织勾落,竟然变成了一串串的小花来。每一件毛衣,每一针每一线都记录承载了妈妈日复一日的心血辛劳,记录着妈妈年复一年的青葱年华,记录了妈妈无穷无尽对于我们绵绵的爱。

后来,再后来我的身体随着年龄的增长,病情一直持续地发展着,胸口和后背变形的程度日益加重。和小时候一样,现在冬天我哪怕是穿上薄薄的毛衣,手肘手臂也是不能抬举,身体萎缩到不能自由地伸展,穿上了毛衣我就像是变成了一个蚕蛹,身体全身被紧紧地包裹了起来,手臂笨拙沉重到够不到脸,不能自己吃饭喝水了。然而那些当初一件件妈妈费时费力,耗费了很多心血为我而织的毛衣毛裤,如今也都变成了压箱底的文物了。

以前旧的毛衣和毛裤,我变得不能穿了,已经闲置在柜子里放了很久。妈妈把每一件衣服拿在手里再三地左右比划着,看来看去,想了又想,想着将这些不穿的毛衣直接丢了,可是看着每件衣裳还都崭新着呢,妈妈舍不得。如果把衣服拆了换作他用,比如拿废旧的毛线绑个拖把什么的,但那一件件衣裳又都是妈妈辛辛苦苦一针一针才织好的,想一想更是心疼。妈妈的嘴里一直呢喃的轻声说道:“这要是换做以前,略小不能穿的衣服和鞋子,还可以留给同辈的小孩,或是送给叔叔婶婶的孩子们穿了,看看这么好的衣裳怎么还不能再穿上一阵儿呀”。农村孩子们从小穿百家衣长大,以前哪个不捡几件哥哥姐姐的旧衣服穿啊。只是现在人们的生活条件都好了,每家只有一个小孩,每个都是妈妈的心头肉,心疼还来不及呢,哪还有人舍得给自己孩子穿旧衣服啊!

看到每次妈妈整理衣柜时,从心头到脸上那副左右为难的模样,再看着那一件件我曾经喜爱的衣裳,忽然间我突发奇想,记得之前在学习群,看到那些生活在贫困山区的孩子,他们还穿着破烂的衣裳露着脚指头,到了冬天脸上手上冷得全是冻疮。想到他们一个个可怜巴巴的小脸,想到他们那瘦弱到和我一样可怜,经不起风寒的小身板,这些画面不断在我的脑海里涌动。感同身受,可以说我也真真切切地体会过,那种贫困到物质生活缺乏的状态,想到我们的曾经。因为经历过,所以懂得他们的生活有多艰难。我觉得应该为他们做点什么,勿以善小而不为,虽说我们家因为我和妹妹自小患病双双重残是特困户。可此时此刻我能做到的是物尽其用,我想可以把自己这些不穿的旧衣物捐献出去,捐给山区里的孩子,捐给那些更需要它的人。这也是在埋下一颗爱的种子,让它能在自己最适合的地方生根发芽。把这份厚重的母爱让它延伸,让温暖在寒冬里可以继续延续。想到这里,我觉得没有比用这个方式来处置这些旧衣物再好不过的了。

我是个行动派,只要想到了就会去做。我赶紧的在群里喊话:请问家人们?谁还有之前给山区孩子捐衣物的地址啊?不一会儿,金玲姐回复我了,“盼盼,我给你找找!”

过了一会儿,姐姐把地址发给了我。并且还说“谢谢你,为你的爱心点赞”。紧接着姐姐附带在群里发了一个给我的专属红包。

我说“姐,谢谢你了,红包就免了哈,稍后,我会让妈妈把衣服都整理好,明天发走了我跟你说哈。到时候你和那边的负责人说一声,让他们注意查收就好。”

说完话扔下手机,下午我和妹妹坐着轮椅一起出去了。出门前我和妈妈说好让她放心,这下把这些我不能穿的衣服都整理出来,明天就送给那些需要它的人。(我和妈妈简单说了一下我的想法,妈妈也是连连点头感觉这个主意好),哈哈。

到了晚上10点多钟回来时,我发现微信群信息已经炸开了锅了。修身齐家群红包一大串,上面还都写着盼盼专属。吓我一跳,不知是怎么回事儿?查看信息一一爬完楼才知道,原来是上午姐姐给我发的红包被人误抢了,结果大家又很自觉的返了回来。就这样一个接一个接二连三的,就变成了滚绣球,红包接龙的场面很是壮观!

家人们喊我的名字,盼盼快出来把红包领了吧。不要让我犯错了。嘻嘻……对于家人们的好意我没有再推脱。姐姐发我红包她是想帮我承担运费的钱,对于姐姐这份贴心的体恤,我还能说什么呢。接受他人善意的好意是让爱流动,主动的去付出自己善意的温暖是让爱传递。资助和被资助,我们的心里都因为有了爱而暖暖的。

等到第二天我把运单号给姐姐的时候,她依然是一个劲儿的跟俺说“谢谢”,姐姐这么一说反而弄得我很难为情了。其实我觉得,我们同样的是在做着力所能及,自己认为是对的事情,没必要说什么谢谢。只是由此可见,原来温暖的爱意是会传染的,1+1大于2的温暖乘以爱,也会更暖人心!

儿童癫痫的症状具体有哪些昆明治癫痫病医院的排名哈尔滨去哪里看癫痫病更加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