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文学 > 文章内容页

那些年走过的路

来源:西安文学网 日期:2019-4-16 分类:古典文学

那些年,如今已变成了一片荒芜,无法出去更无法进入。

挂着耳机,听着音乐,然后没有缘由地走进了那些年走过的小路,我更喜欢称之为“古道”,因为我知道那些路必定有很久远的时间了,只是突然变得落叶满地荆棘丛生,让人瞬间心痛不已。

不知道什么原因,自从父亲母亲外出过后,我经常一个人带上一根棍子,塞满一荷包的瓜子,然后就走进了那些林间小道。这里的小路,没有想象中诗意,更不会碰上丁香一样的撑着油纸伞的姑娘。其实那时候,我根本不知道什么雨巷,我唯一知道的是我喜欢一个人行走,我喜欢抚摸那些快干枯的老树皮,我喜欢踩着落下来已经发黄的松针走路,无声无息,如同我走进了森林的远方。小时候当映山红盛开的时候,我尤其喜欢去山上玩,因为可以顺便摘很多很多好看的花,还可以吃很多花瓣儿,摘回来后插在装水的瓶子里,几天后还开得很旺。

其实,我真正喜欢到山里去的原因有两个,其一是我喜欢那里的宁静(尽管小时候我根本不懂什么宁静),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可以爬到更高的地方看见自己的家和更远的地方。直到现在我依然很喜欢站在很高的山上眺望我不知道的远方,看到远方朦胧朦胧的样子,心里顿生了无尽的欣喜和无限的思念,但我却不知道究竟思念的是什么。或许是站在那里的时候,路过的风打动了我。自小在山里长大,恋上了这山的庄重,这水的轻柔,这草的清香,这风的抚摸。这里的一点一滴,都毫无商量地走进了我的每一滴血液和每一次呼吸。

今天,我又一次带着别样的心情踏上了那充满回忆的的小路。才发现一切都变了,再也不是以前的那些路了。许多路都已经不能行走了,荆棘早已将它合拢,关闭那里的一切回忆,似乎有意不让人再去打扰。

一路上,往日的欢声笑语苦辣酸甜不断上涌,记忆深处的记忆终于还是浮现在了眼前。那些年站在一条没有名字的小路上呼喊着对面山上的放牛的同伴,几个人一起穿梭在林间采蘑菇,那些年我们一起拾柴,一起赶着水牛回家……印象最深的则是有一次放牛我把牛弄丢了,天快黑了,我一个人在林子里到处找,心里害怕加焦急。路上遇上了菇子还不忘拾起来带回家,后来天终于黑了,却听见老爸在山下喊我的名字,原来牛已经回家了,反而我没有回家,竟把爸妈他们给吓了一回。还有一次,我早晨放牛,吃了一个生蘑菇,不一会儿肚子就翻江倒海了,又把爸妈吓了一次,从那以后我再也不随便吃生菇子了。

昔日的路,今日行进得却是如此的艰难,穿过荆棘林,手上留下了不少斑斑血迹,然而当我触摸到了那些昔日的石头和松树时竟然忘却了疼痛。想起了当年和小凤姐一起背着小背篓拾柴的经历,不禁心中泛起了阵阵酸意。那个曾经一起微笑过的表姐,如今却再也不能微笑了。我想起了埋葬她的那座青山,并不高,而且树木很浅。只是不知道如黄南藏族自治州尖扎县癫痫要做哪些检查 今还能不能看见当年那个小土丘?

每次一个人到处走的时候,我总会走到那一座座不知道姓名的坟墓前,若是亲人便静静地磕头,若不是则敬礼作揖。我之所以不喜欢和别人一起,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不喜欢让别人看见我到这些地方去。我从小就不害怕这些所谓的“不吉利”,反而心中一直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敬意,对于每一座坟墓,哪怕里面埋葬张家口市看羊角风哪家医院好 着谁家的孩子埋葬着谁的恋人。我甚至疯狂地想去陪着它们,如此他们便不至于这么孤独和凄凉。

那些年的路早已被岁月关闭和尘封,那些属于我和我们的笑容与泪水出不来,也不能再走进去了。那些承载着我不明了的记忆的路,也终将在这工业的车轮中走向它的终点,随之而去的,当然也就是这一片土地的历史和历经千年的农民的叹息。

我不知道,到底是该纪念还白银治疗癫痫病医院哪 是祭奠?

2013年2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