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檀香】家和万事兴_1

来源:西安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古典文学
无破坏:无 阅读:1478发表时间:2016-06-27 19:34:53 摘要:生活里的友谊与爱情 她,离婚了,首先听到这个消息时,我并没有感到惊讶,因为身边这样的事情太多了;离婚在当今经济潮流涌现的社会,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接着,又听说她患了乳腺癌,两种不幸遭遇到她的身上,我想象着她的日子,有些悲恸的滋味,初中的同学年少的玩伴,分别了好多年后,知道她发生这么不幸的事情,而自己连劝慰的机会都没有。偶尔的一天,我在街道边遇到了她,身边多了一个小女孩,我客气的邀请她女儿坐我的车子,突然发现小女孩脸上很灿烂了一下,原来她也是步行的有些累了;同学说了声:“谢谢,我们一会儿就到了。”娘儿俩的背影在我的目光中远去。   再次相见又是几年的光阴了,又听说她做生意赔了十万元钱。那位告诉我她消息的胖女人,满嘴视的散播她的种种不是,并判断她的今生不会再遇到另一半。再接着,她的一位亲戚,也不经意的告诉我她的消息,这两个知情者并没有述说她老公的不是,却说她听母亲的话总将那个普通打工者的老公和她那能赚钱的姐夫相比较,于是经常在她面前数落那个男人的不是,她便与开始老公吵架,生气,最终生意做不下去了。两人也分开了,分开后的结果,是两败俱伤;她老公离婚后开了家家庭KTV,离婚时分的八万元钱,在一年里赔得净光,她在做生意失败后又拿出六万给了非法集资的商人,结果一堆人民币换成了几件假宝石首饰。   终于有机会,我去了她单身居住的家里,家里收拾得倒也利落,客厅的墙上挂着一幅十字绣:“家和万事兴”,这幅十字绣挂在她的家里,有一种强烈的讽刺味道,虽然从十字绣中可以看出女主人的精明能干和心灵手巧,可是这幅十字绣却透露出现实和理想生活的反差是如此之大。   在一个黄昏的日子,我与她坐在一起,品着红酒,我用手指头掰着那过去青春岁月追求她的男孩子们,她的脸上露出喜悦,与我靠近了坐在一起。   那个何谦,年轻时追过你,现在在做什么?“   是啊,我也不清楚他在做什么。“她的脸上涌现出甜甜的笑容。   那张伟呐,他在做什么?“   张伟啊,他在打工,现在有了一个女儿。想在想想,张伟比我前任老公好一些,只是那时年轻不懂事。。。我现在好想有个肩膀让自已靠一靠啊,可我却没有信心再爱了。“满脸懊悔的她细声呢喃着。   出了她的家门,我的心情也有些沉重。便四处托人为她介绍对象,结果可想而知,被一位男同事悉落一番:”四十岁的女人没有结婚也不值钱了,更何况她四十多岁了,还带着个孩子,人家有钱的自己过得多轻松啊,找个她还得养活她还得养活她女儿,脑子进水了?除非她降低条件找个打工的。“我听了悻悻的走了,又托人想给她介绍一个打工的,也被委婉拒绝了。这话我无法告诉她,实话是很伤人的,望着她那张充满积极的脸,我欲言又止。   炎热的夏天到来了,她的电话铃声响起,我来到她打工的商场,看着她愤愤然的眼睛:”小孩和的爸老来找我,一进门就扒鞋柜,一看鞋柜里没有男人的鞋,四处看看后,提出复婚的要求。“我出于好意,劝她:”那就复婚吧,为了孩子。“谁知话音刚落,她很生气埋怨到:”告诉你一点用都没有,我是不会和他复婚的,要他做什么,也不挣钱。“然后一脸的冷酷涌上她的面庞,我心里有了一丝寒意,感觉曾经生活在一起的两个人竟然一丁点儿的感情没有,她的婚姻是建立在金钱基础上的,回忆过去,我真的没有发现她对谁有过很深很依恋的感情。或许刚强的女性大多都如此,一时间我的内心象波涛汹涌的海面,翻滚不已。我斗胆试探的问了问她:”那他可以去打份工啊,帮助你照看照看孩子,一个家也就恢复了。“这话象触及了她不可容忍的底线了似的:”他这个年龄,哪里会有打工职场要他,和他复婚,还得养活她,伺侍他。反正我这样过也不用负担他家的那一部分,落得个轻松,以前他整天睡觉,烦死人的。“听了这么冷酷无情的话,我几乎想要逃离得远远的,想想男人做为一个普通打工者无钱无势的真可怜,不能赚大钱,连睡觉正常休息的机能也被看做是一件大煞风景的事情。我的脑海里勾画出一个给他姐夫打工的男人,被丈母娘鄙视,厌弃,被她轻视,过得没有尊严的生活,心情抑郁、整天抱头而睡的普通男人形象。   有一次,我请她去做了一次汗蒸,换上衣服进得汗蒸房,正好遇见她的一对熟人母女,我在整个做汗蒸的过程中,听得她一晚上的和那对母女的话题都是羡慕:”你的男人真挣钱。。。。真幸福,男人还挣钱“这话我算是听出祥林嫂的味道来了,打眼望望她,算不得漂亮的她,中等身材,皱纹肆无忌惮的爬上她的脸颊,一些白头发也悄然而生。既没有漂亮气质的脸蛋,也没有令人生羡的学历,更没有自己辉煌的事业;优势没有在她的身上显现,我有些许多的话吐不出口,真的不知道如何劝解她好了。   冬年时节,亲戚好友聚在一起,团团圆圆的。在广州打工的表姐一家也赶回来了,表姐夫整天养尊处优的,一年不挣几个大钱,亲人给他找的工作也嫌工资少不干,最近两年才领了最低保障金,一个月一千五百块钱左右。可表姐却丝毫没有嫌弃他的意思,整日里劳苦忙碌,在外地奋斗了十来年,已经置办下三套房产。可能我不能用精确的语言来诠释“家和万事兴”的深奥,但摆在眼前的两例活生生的事实,让我深信这句话是有它的考证的。有时我在想,表姐和她在哪方面有着差别,两个人的老公有很相似的地方,可两个女主角却在生活里表现得大不相同。一个是为了钱,而在漫长的岁月里一点一点的毁掉了自己的幸福;一个是为了家,包容了爱人的缺点,让孩子得到了完整的爱。对于她,我感觉到生活真的也没有让她轻松过,出于同情,我不忍心在她面前多说她一句。   出于同情,我给她女儿送去一二十本少儿读物;她托我在淘宝上买的东西,我总是先垫着钱,然后再给她送去。三番五次的接她和她女癫痫病一般都会诊断哪些?儿来我家吃顿便饭。因为是同学,所以不有任何的防备之心,无意的露出自己的幸福,终于有一天,我从她的身上却嗅出一股妒忌的味道;这让我警觉了起来,不由得想起她年轻时处的一位男朋友张伟,张伟的母亲曾经同我母亲拉家常,我才得知她和张伟分手的真正原因。张伟,给她几百昆明治癫痫病好的医院电话是多少块钱,央她给自己的母亲买件衣服,衣服的钱她接了下来,但衣服却没有买,并摞给张伟一句话:“我最恶心你妈了。”   “我妈是我最亲的人!”张伟鄂然,便不再去她家找她;于是一对情侣分手了,张伟的母亲,我记得那是一个善良而又黝黑的老实人,曾经把自己舍不得穿过一次的高档皮茄克送给我的这位女同学,过节还掂上四只老母鸡送往她家。可过后,张伟的母亲一走,我的这位女同学,便掂出个秤来,秤秤老母鸡的份量。我当时看得目瞪哈尔滨治羊癫疯的医院哪家好口呆,为她的斤斤计较咋舌,但却始终没有说出什么。这么多年,机缘不是不是没有靠近她,无论是从爱情还是友谊,真的,她都没有好好的珍惜。当你把物质看得过重的时候,反而去失去得更多更多;我是这么感觉她的,于是我也在逐渐的疏远她,想尽快的淡化出她的视野。   最后一次从她家走出来的时候,客厅上的那幅长两米宽一米多的十字绣“家和万事兴”很醒目的挂在那里,风从凉台掠过墙面,十字绣很牢固的纹丝不动,我头也不回的走了,屋里留下两个形影单只的身影。         共 278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6)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