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文学 > 文章内容页

【荷塘】让阳光照到那里(散文)

来源:西安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古典文学

天气虽接近初秋,但夏天的性子一时半会儿还改变不了,上午的太阳张着那圆脸,火一样肆虐,把大把大把的光线甩下来,经玻璃的折射,它的威力似乎更加聚集,整个教室仿佛一个大的蒸笼。站在讲台上的我,感到热浪呼呼地在我的四周翻腾、涌动,用手一摸,额头脸上已经有汗珠子渗出。

经验告诉我,在这样的天气下讲课,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拿出我全部的热情,把太阳的热情压下去,让学生置身一个故事或者一些美景,从而忘记了太阳、忘记了热。其实的情况也在我的意料之中,五十多名学生神情专注地坐着,他们的思维正被我带进陶渊明的“世外桃源”。而每每这个时候,是我认为教师这份职业最为神圣的时刻,我很满足于这小小的成就感。

可是偏偏就有一些不和谐的音符出现了。就在我讲得正投入的时候,我看到了这样的一幕:坐在后排角落里的一个男生正在睡觉,双臂弯曲着摊在桌子上,头侧枕在臂弯里,露着半张脸,我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我只感到一股怒火蹭蹭蹭地从心里直往上头上冒。都初三了,中考迫在眉睫,还有闲心睡觉?要搁在往日,我非严厉地训斥他一番不可,但今天给压下去了。因为我刚接手这个班,对班里的情况不了解,只有一些道听途说的纸上印象,倒是听说过有几个特别难缠的主,莫非他就是其中之一?处于青春期叛逆期的孩子,得顺毛去理,所以还是冷处理吧!

我停下讲课严厉地说:我希望大家都能坐好,认真听课!”

他慢腾腾地把埋在臂弯里的头抬起来,揉着惺忪的眼睛,一副懒洋洋的样子。面对我严厉的目光,他不屑一顾,只是象征性地把上身直了直,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身体就像一面没插稳的旗,随时都有倒下去的可能。看样子这可不是一个省油的灯,要让他规规矩矩地听课,不是一个眼神、一句话那么简单。我只好压抑怒火,继续讲课。

课后,我找到班长了解了一下情况。知道了他叫李强,基础差,但脑子好,沉迷网络游戏,根本不听课,或者说面对书本,他早已把自己的思维封闭起来,每天能坐到教室实际也是迫于家长的压力,在履行义务。其实一天接一天地坐着也是一种折磨,对自己,也是对老师。课本对他来说是摆设,老师也是。

“老师,你犯不着跟他生气,像其他老师一样,只要他不说话,不影响课堂纪律就行!”班长临走时给我这样的建议。

可是我总觉得,语文课毕竟不像其他理科一样,断开就链接不上了。只要愿意学,肯定能行!我看着他就这样堕落荒废到毕业,我的心会很疼。再说,作为教师,学生如果对我的课充耳不闻,我的心也会很疼。为了我的良心,我准备找他深谈一次。

李强站在我旁边,梳着两边短短的头顶竖直的那种时下流行的发型,一根根在倔强地、硬邦邦地直立着,像是青春的嚣张和顽劣,接着我闻到了一股刺鼻的发胶的味道,与这朴素的校服极不相称。他双手的大拇指插在口袋里,而另外四根手指垂在外面,没有一般学生的拘谨和恭敬,一脸的不屑里掩饰不住残留的倦怠,还带着不易察觉的挑衅。这哪像一个学生的样子?

天气依旧很热,我在经验中打捞着方法:对!先消除敌意!

“孩子,热吧?先擦擦汗。”我把刚浸湿的毛巾递给他,“我今天找你来,不是训你,只是想跟你聊聊。”

“谢谢!”他接过毛巾,眼睛里闪着一丝亮光,但瞬间就熄灭了。

“昨晚没睡好吧,能告诉老师原因吗?”看来最起码的礼貌他还是有的,我把一脸的关切涌向他。

“老师,你也别费口舌了,我就这样了!”他显然答非所问,一副破罐子破碎的样子。

只是眼睛在触到我眼睛的那一瞬,突然失去了光泽,赶紧低垂了下来,仿佛在掩饰着什么。

我想起了美国心理学家威廉詹姆斯的名言:人性最深刻的原则就是希望别人对自己加以赏识。我在搜索着他的闪光点,忽然想起班主任告诉我说他沉迷游戏,便一脸真诚地说:“李强,听说你游戏玩得很好,老师玩个“连连看”都过不了关,你能告诉一下我窍门吗?”

他一听,马上来了精神,倦怠的脸上像打了鸡血,一款款地给我介绍起来,但都是一些专业的术语,他滔滔不绝地讲给我听,可以说是思路清晰、讲得头头是道、表达流畅,哪像一个门门不及格的“差生”呢?

“老师太佩服你了!更佩服你流畅的表达!如果你能把语文学好,就更了不得了!”

一说到学习,他亮着的眼睛瞬间没了光泽,害羞得低下了头。

热气依旧弥漫在整个办公室,让人有一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我把目光投向窗外。

一名清洁工人正在挥动着大笤帚、弯着腰清扫着校园,阳光照射下来,扬起的尘土围着她四下里翻飞,几乎把她淹没。她时不时地用袖子擦着脸,远远看过去,就像是一棵被阳光暴晒久了的树木,总让人升起一些同情。

我得抓住这一教育契机,我自言自语地说:“这位大婶真是可怜,这么大年纪了,还得干这样的活?”

他顺着我手指的方向望了过去,喃喃地说:“可怜!”

“你愿意像这位大婶一样做一名清洁工吗?”我调侃着说。

“当然不愿意了!”他不假思索地回答。

“是呀,你也意识到这份工作的不易,这位大婶她不知还有没有机会,选择比这更轻松、报酬更多的工作了。答案不说,你这么聪明也该明白,将来你是否会从事像她这样的工作,不是你今天说了算,它是靠你的文凭、学识、能力决定的。等你到她这个年纪,就没有选择的权利了?”我语重心长地对她说。

他头向着窗外,陷入了沉思,显然是被我的话触动了。

“退一步说,即使要干好这样一份工作,也不是一件轻易的事。”我不想让他对清洁工这样的职业产生鄙视,我故意给他几秒钟思考。“她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干完并干好清扫的工作,才能拿到微薄的报酬,不然,这份工作也会保不住。”

他微微地点了点头,眼睛还在看着窗外,那位大婶正佝偻着背,吃力地把垃圾往垃圾桶里倒,有一部分垃圾还是被洒在了外边。

一陈微风从窗户缝里钻了进来,顿时,我感到一丝凉风在我心里划拉了一下,轻轻的,但我已感到了微微的凉爽。

“你回去好好想想老师的话,你这么聪明,老师相信你接下来知道怎么做了!”我把他送出办公室,对着他的背影说,“学习上有什么问题,老师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

等他的背影消失了的时候,我长长地舒了口气,但心一直悬着。

第二天上语文课,他确实有了一些的改变,上课不再睡觉,也坐得像模像样,如果不是发型,几乎跟其他同学没有什么两样。我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了地。

但在我收作业的时候,还是发现了问题。他的作业只做了一半,而且龙腾凤舞,就跟他的发型一样带着格格不入、玩世不恭的嚣张,我对他刚刚燃起的希望的瞬间凉了一截,哎,看来,要让一棵病树生长茂盛也不是容易的事。难怪有教师说:世界上最难做的就是学生的思想工作。但我告诫自己,我不能让刚刚燃起的希望就这样熄灭,我要拯救他,不能放弃!可眼下该怎么办呢?我一时陷入了沼泽......

窗外,阳光照射下来,照在一棵柳树上,柳树枝繁叶茂、垂下了一条一条的枝条,葱茏而浩荡。一棵柳树,长到现在的模样,一天天、一年年日积月累该需要多少光阴的积淀,该需要多少风吹雨打的磨练啊!面对一个青春叛逆的孩子,我怎么能要求他一口吃成个胖子呢?我告诫自己一定要有耐心。上课不睡觉,能交作业,对于李强来说,不是有很大的进步了吗?这不是黑暗里亮着的曙光吗?我于是在他的作业本上写了这样的话:老师看到了你的进步!相信你的每一个今天都跟昨天不一样!

第二天,我讲课时,我看到他在努力克制自己,在努力地改变以前懒洋洋的样子。课堂上,我故意提问他一个简单的问题,他回答很准确,我带头鼓掌,在一片如雷的掌声里,我看到他的眼睛里闪着光亮,脸上露出了微笑。一向玩世不恭的他,此时,脸上反而有点难为情、有点羞涩。

早晨的阳光还是温和的,透过玻璃照射下来,在教室里画了几个几何图形,他的座位恰好被挡在了那几个几何图形的外面,被淹没在一片阴暗里,这片阴暗我怎么以前就没有发现,或者是熟视无睹,总之是被我忽略了。

但,这一刻,我突然发现,并深深地意识到,这块地方太需要阳光了!如果阳光能照到的话,它也是会光亮的!一定会光亮的!

接下来,我知道我该怎么做了!

......

郑州治疗癫痫病的医院癫痫病在哪里可以治愈合肥常见的癫痫治疗方法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