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感人的话 > 文章内容页

【江南·琅琊榜】麦忙时节_1

来源:西安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感人的话
破坏: 阅读:1248发表时间:2016-09-14 11:04:04

“芒不芒,两三场”。在我们这里一到芒种这个节气,基本上也就到了收麦季节,也就是说,小麦到了芒种这一天青干自死,已经不再生长了。
   每年一到麦熟,庄稼人便开始为收麦做准备了,去集市上买镰刀、磨石、槡杈、竹扫帚和耙子、木锨之类的农具。同时再买些黄瓜、西红柿、辣椒等新鲜蔬菜。因为一开镰,人们就没有时间了。
   收麦必先压场,把场地耧平,洒上一层水,再薄薄地撒些碎麦秸。然后再放石磙碾压好多遍,直至压平压实即可。
   麦忙季节是一年农活中最繁忙最累人的时候,许多在外地工作的人都匆匆忙忙往家赶,生怕回家晚了错过忙季,老师和学生也都放假回家帮助收麦。
   一提起收麦,人们心里都害怕,一个麦季下来,不让你脱三层皮、掉几斤肉那才怪呢!懒汉吓得装病,干活急燥的人会害眼病!
   傍晚,有种鸟在叫:咣咣咣咕,仿佛是在说:大麦先熟,意思在提醒人们该收小麦了。那叫声低沉悠长,随着暖风在麦浪中翻涌滚动。连续叫了几天,便不见了踪影,暗示着麦收即将开始。
   麦熟一晌,蚕老一时,早上看着麦杆麦叶还有些发青,可一到中午前后,那麦子便成金黄色了。其实麦收时节后半夜及早晨,天如何选择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气还挺冷,有时还需穿棉袄,可太阳一出来红彤彤的,大地上便感觉出热腾腾的。微风吹过,麦田如潮水向前滚滚涌动,麦芒麦杆互相碰撞发出飒飒声响。
   男人们拉着架子车,女人和孩子手握镰刀纷纷涌进地里。孩子们叽叽喳喳,信心十足,总觉得割麦是很好玩很有意思的事。大人是深知它的艰辛,迈着稳重的步伐向麦地走去。
   人们站在地头向麦地张望,看着金黄色的麦田喜不自胜,弯腰摘掉两穗麦,放在手心用力地揉搓,然后用嘴吹跑手里的麦糠,用手指数一下一穗麦有多少粒籽,饱的有几粒,秕的有几粒,庄稼人是最关心粮食的收成的。数完后高兴地笑起来,那笑声是发自内心的,朴实的庄稼人最容易满足。最后把手心里的麦子全部倒进嘴里,一粒也不剩,庄稼人爱惜粮食胜过生命!
   人们手握锋利的镰刀,戴着草帽,掂着一壸凉茶开始割麦了。人们左手抓住麦杆,右手握住镰刀,把镰刀放在麦杆根部用力斜着往上猛地一拽,那麦杆“唰”地一下便倒在手中,然后放在地下。割麦能手用左腿往前一跨,左手扶住麦杆不让乱倒,右手握紧镰刀唰唰地割倒一垄麦,然后弯腰一抱就是一大捆。
   接近中午时,天气已经很炎热了,没有一丝风,火辣辣的太阳炙烤着大地,地上像泼了火一样滚烫,看远处的树和人都在晃动,好象都置身在火海中。人们也累了,身上的衣服被汗水浸透,白色的汗渍显露在外面。每个人脸上都被太阳晒的通红,胳膊上都蒙了一层灰尘,麦芒把胳膊上刺了好多小红点,经汗水浸染奇痒难受,用手抓显出几道手指印。
   人们也累了,坐下来小憩一会,口干舌燥地想喝水,塑料壶里的水也被太阳给晒热了,喝到肚里特难受,汗水马上一滴滴地流淌下来。
   父亲经常用瓦罐装些开水,从新买的扫帚上摘些竹叶放进去,水有些发黄。父亲说这水喝着拔凉、解渴。父亲用一堆麦杆盖在瓦罐上,待喝时水依然凉甜解渴。
   坐在地上稍微休息一下,又得站起来割,往前看看三四百米长的麦地,现在还没割一半。再看看左右,人们都黄冈的羊角风医院那家便宜在弯腰低头快速地向前割着。于是人们也不甘落后,手脚并用快速地向前割去,侧耳听听,到处是沙沙的割麦声。
   这个季节家里是不会有闲人的,老人和孩子,凡是能动弹的全都上阵。帮不了大忙就帮小忙,拿不了镰刀的就捡拾地上的麦;八十多岁的老人或送个茶水,送个饭,或照看小孩,磨个镰刀。
   中午天气再怎么热,地里还有人在干活,麦忙季节,人们几乎不分昼夜地干,最重要突出一个“抢”字,抢时间抢速度,如果来一场龙卷风或下一场大雨,到嘴里的粮食再坏掉岂不可惜!
   到吃饭时间,尽管肚子饿得咕咕叫,可看见饭却吃不下,只能喝些稀饭,可稀饭又不值时候,不一会就又饿了。
   午饭后,我突然淌鼻血,父亲赶忙用凉水给我拍拍眉头,父亲说主要是我太紧张,没出过大力,锻炼锻炼就好了。父亲看着我涨红的脸和瘦弱的身材,安慰我说:慢慢干,别慌张!
   麦子割倒一半,父亲放下镰刀,用架子车开始拉麦。车子两头安有木棍做的“羊角”,一亩麦至少拉四到五趟。有一块责任田离家三里路,一趟往返就六里地。中午的麦杆被烈日晒地干焦酥脆,麦车装有一人多高,用两根绳子栓紧栓牢,路途远又巅簸不平,一车麦就翻倒在路中央。
   人这个时候是又饥又渴,又累又饿。父亲是个暴燥脾气,气得不知道该骂谁!当时路上人来车往,挡住路怎么办?其实不用你打招呼,众人都来帮忙,不一会麦子全部重新装到车上,只是麦粒洒了一地,让父亲心疼死了。
   那时候路上经常有翻车的,无论谁路过都会帮忙,庄稼人不靠嘴,要靠手,谁有难,众人都会伸出援手的!
   麦子进场后要用杈抖擞开,不要成堆压在一起,要把麦杆立起来,留有空隙,有风有太阳,麦杆干的快,在烈日下暴晒下哔剥作响。等到晒干后开始碾麦。
   那时候,大部还是用牲口拉磙,就是太慢;手扶拖拉机刚刚兴起,一个生产队也就几台。等他们碾麦时给他机器里添些柴油或提几瓶啤洒,他就给你碾一遍。拖拉机突突地飞快地转着圈,石磙也紧跟着吱吜吱吜地欢唱着,石磙碾过麦粒从壳中跳出来滚落地下。农村人谁不用谁,只要打声招呼,再热再累他也乐意干。
   麦杆碾压一遍,上边的麦粒基本上掉下来,要用木杈把麦秸挑起来抖擞一下,然后打成堆,最后把碾好的麦秸全部挑到场边上。接下来用耧耙把碎麦秸全部耧到场边,再把耧耙反过来,把地上的麦子带糠全部推到场中央,再用扫帚把场地扫干净。
   这时候,天也已经快黑了,吃过饭以后,躺在床上,身子软绵绵的像散了架,一天干下来就累得腰酸腿疼。父亲就躺在场里睡,只要半夜有风,就得起来,看看风向,然后拿起小一些的木杈扬场,风越大扬的越快,麦子重又垂直落在地下,麦糠轻随风飘落远处。
   麦粒和糠分离开来后,就把麦糠推到路边。
   第二天早上,要把麦子弄干净,把场地腾出来,第二天还要进麦。扬场要用木板锨,还要有一个人手拿扫帚在下边把带壳的秕麦扫出去。
   扬场的学问很深,风大扬的高,风小扬的低。木锨铲起麦扬向空中,在半空扭动锨把,麦粒斜着飞向空中,风把糠吹走,轻飘飘地飞落一边,在下风头扫秕麦的要头戴草帽,以免麦粒落下来砸头。两人要配合默契。你扬你的,我扫我的,木锨和扫帚互不碰撞。
   单是学扬场,我没少挨父亲的训,扫的快了和慢了都不行。扬起的麦子在空中呈片状,麦子落下来是一大片,应该像父亲是一条线。
   收麦期间千万别下.雨,一下雨,人就更忙张了,麦子和没碾的麦都要盖,还要好多塑料布。
   一个麦季需八至十天,人们忙完麦还要管理秋庄稼。
   父亲过完一个麦季,整个人瘦了一圈,像害了一场大病!
   父亲看着地里散落的麦粒,不几天便长出了嫩绿的麦苗,觉得很可惜,心疼极了……
  

共 2649 字 1 页 首页哈尔滨的治疗癫痫医院哪家好ead?id=693296&pn2=1&pn=1">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