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感人的话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根】不懂父亲

来源:西安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感人的话
   以前,母亲总说父亲是个怪人,我也只当是句玩笑话,听过便抛在脑后。而现在,每当母亲再这样说起,我只觉得,那些年,我太不懂父亲了,竟错怪他那么多。   父亲有着典型的大男子主义,不进厨房,不做家务,而且说一不二,但当他与母亲发生争吵时,却像变了个人。父亲兄弟姊妹多,分家产时,父亲只分到一张别人不要的缺条腿的旧方桌,还有奶奶。本就拮据的生活,更为窘迫。母亲为此经常数落父亲,父亲也一声不吭,只一味的沉默,指缝的一缕缕青烟,也无法替他诉说。奶奶不甘父亲受气,总是习惯替他辩解,瞪大了眼睛,痛斥母亲。母亲满腹委屈,便开始哭闹。母亲与父亲的矛盾,随即演变为两个女人的战争,实在吵闹!奶奶怂恿父亲:“你这婆娘得好好管管”。母亲更为歇斯底里,又是摔水瓢,又是摔锅勺。对母亲的哭诉,我已厌烦,转向父亲恶狠狠说道:“有本事打一架啊!”父亲却点上一支烟转身离开,任凭身后母亲的谩骂和一缕青烟混在空气中,就连奶奶都说他没出息。可等父亲再次回到家中时,一家人又围坐在一起吃饭,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那时我搞不懂,素日说一不二的父亲此刻为何会“怕”母亲呢?   我入学后,父亲似乎就喜欢上“折腾”。他的好友做生意挣了钱,隔三差五来我家炫耀,把她女儿送到县城上学,又给买的玩具,衣服。我很羡慕。不久,父亲也开始尝试做生意。半夜三四点就去了县城接菜,接着又行驶两个多小时的山路,等赶到卖菜那里,天已大亮。晚上回家,又到八九点,披星戴月,甚是辛苦。即便如此,父亲又怕亏着别人,把菜价压得极低,分量又够足,跑一趟下来基本没什么油水,继而又转行贩卖苹果,结果也不乐观。母亲劝说父亲,别瞎折腾,你天生就不是做生意的料,还是老老实实在地里刨食吧。可父亲偏不信命,硬是要折腾。他又打听到,养鸡可以挣钱,不等与母亲商量,就火急火燎地买了两千只小鸡崽,安放在一处废弃的砖窑里。   那段日子,他每日均不回家,静守着那些小生灵。我和母亲就轮流给他送饭。一番辛苦后,鸡染了病,没能赚到钱。父亲不甘心,又自作主张买了个二手运输车,准备雇司机跑运输。结果车子陈旧,故障太多,根本没法上路,这样经了次手,不仅没有挣到钱,反而倒贴了2000元才勉强转手。父亲真是没折腾够,见邻居的收割机赚了钱,心痒痒,又欲购买一辆收割机,母亲提醒他之前的教训,他才作罢。悻悻地扛起了锄头,可眼神里却很是不甘。明明不是那块料,还要一而再,再而三的碰壁,连我这么个娃娃都知道的事,他怎么就不懂呢?   父亲没什么文化,甚至不会写自己的名字,所以对我们读书的事,他抱了很大期望,就连对书本的尊重,也超乎我的想象。我们小学,初中学过的课本,父亲都细心保存,偶尔还拿出一两本来看,有时甚至会把书拿反。母亲笑他“老先生,书拿反了都看得那么带劲!看的啥呢给我们讲讲”,父亲在我们强忍着的笑声里,尴尬的把书又拿正。母亲终是嫌弃那些书没用,还占地方,就给卖了,这件事,让父亲好一阵子不搭理她。明知父亲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到我身上,怎想我却不才,给他脸上抹黑。为了能快速挣到钱,我被朋友拉去“做生意”(传销)。父亲知道后,肺都要气炸了,打电话催我回家,我却一直推辞。直到一个月后的一天,我的父亲出现在我的面前。一个一米七八的中年男人,此时已是瘦骨嶙峋,一副病态。见到我第一眼,却是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央求着我迷途知返,承诺只要我不再待下去,要怎样都可以。而后痛骂我这几年书都白念了,真是丢尽先人的脸!在他断断续续的哭诉里,我泪眼朦胧。我,当真是辜负他了。   偏就这么个庄稼汉子,却钟情于花草和狗。小院中摆放的形态大小各异的花,娇贵也好,低贱也罢,都在他的精心呵护下茁壮成长。阔叶滴水观音,葱绿的绿萝,花团锦簇的长寿花,高过头顶的南阳伞,颇像百合的朱顶红,花中君子兰,如意吉祥树,芦荟,仙人掌……满庭芬芳,真是令人赏心悦目。为此,经常有人慕名前来。父亲打理这些花,更像是在呵护自己的孩子。他还爱养狗。狗有时会在花丛间乱跳,弄坏他的花,他也不生气,这些都是他喜欢的,就像左手和右手。他喜欢躺在靠椅上,看着它闹。狗同他很亲近,父亲去麦田,狗跟着,去串门,也跟着。母亲曾问他,怎么还喜欢上养花养狗了?父亲笑着不语。村里偷狗的事时有发生,那天,父亲的狗出去后再没回来。之后好多天,父亲都会站在门口等它,终是没有等到。父亲很伤心,看着他的背影,我第一次觉得,父亲,那么孤单。   如今,自母亲病后,父亲一改往日的大男子主义,上街买菜,洗衣做饭,这样的事,全权由他处理。对母亲似也平添了几分关怀体贴,对于母亲的诉苦,父亲依旧沉默不语,只有指缝一缕缕的青烟回应。父亲是彻头彻尾的变了个人。我还夸他这岁数大了,反而懂事了。   那日,父亲外出,我与母亲闲聊,说起父亲的种种“怪事”,不免可笑。母亲语重心长的说,其实你们不懂,原来父亲一个女同学因为与老公争吵时,丈夫打了她,骂了她,她竟想不开,服毒自杀,孩子失去母亲甚是可怜。所以每次争吵,父亲从不打骂,甚至从不顶撞。别人挣钱给孩子买那么多东西,父亲也想满足我们,折腾几次,终究不行。他看书其实就为多认几个字,那样你们发来的信息,他也就看得懂了。母亲叹了口气:“知道他为啥养花养狗吗?他知道你迟早有离开我们的那天,看看花,养养狗,没有你的日子,应该就不会太难熬了。”我又想起出嫁那日,父亲有些发红的眼圈,顿时一阵辛酸。   曾经,有段日子,我甚至为有这么个父亲而感到羞耻,不准他去学校看我。现在想来,我是多么自私呵!我不敢想象,被我拒绝的父亲,会有多么心伤。我只嘲笑父亲是个大老粗,什么都不懂。可他的良苦用心,我又何曾懂过?那些年,我竟错怪父亲那么多。 如何有效地治疗癫痫病小孩吃左乙拉西片怎么会闹肚子荆州哪些医院能治羊羔疯北京什么医院能治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