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感人的话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另类的爱(散文)

来源:西安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感人的话

(一)

北国多寒,把自己包裹得像个粽子,安稳坐过半个小时车程后,到达儿子求学的市区。因为可以见到小子,以及他历年来为数不多闯进前三甲的好成绩面前。心情一扫多事之秋的阴霾,捡个小角落放上欢喜。略略带着怅。

行走在喧嚣城市里,这里不比我所在地的安寂,有些梦游般穿梭在人群中,迷惑于全然的恍惚里。感受无喜无悲的状态,心中皆无一物竟是这样悄悄。转身近前摊位买了一根香肠代替午餐,也喜高雅餐厅,但要荷包听话才是,包里孔方兄们稀疏的睡觉都不挨边,怕进高雅之所后,自己掏进去的手羞涩。那才是真真难堪。

一侧目就看见一个直视我的眼神,一佝偻在地上行乞少年,黑且瘦,衣服破又薄,寒风中瑟瑟。大大瞳孔放射出一种深悲,深刻的悲,不符合他年龄的悲伤,我和他眼神只是交错,心就随着重重的疼了一下,用自己习惯性的武装和在世俗中打磨的麻木打算视而不见,自顾往前叼着香肠大快朵颐,后来每往前踏出一步,使我背负了那么重的歉疚感。香肠如鲠在喉。

我急急地搜着兜子,手在里面无序的乱掏,硬币不行,一块太少,五块也不够,急急掏出一张十元纸币,回头奔到少年的钵前很小心地放进去,心终于得到自由,没有了那种挣扎,一下就释放了,不再受折磨。有一些恍惚,自己是在怜悯别人,还是在解救自己。怎么这么舍不得委屈自己心的情绪。

迈开步子走开,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他一次,可是那双眼睛,仍然躲着一种悲伤。于是我想,他的悲伤和我给的钱一点关系也没有。

就因为这一回头,反而更难过了。

如果有一天,你们路过百花购物广场门口,看见那少年,给他一句话。告诉他,没有一种伤悲不被爱击败,世界上最强大的爱,是自己给自己的。那将是最好的慈悲了,别学我这样小狭隘和小世俗。在别人悲伤面前,我更软弱,能抗击身上自己的这份,我就觉得很了不起了。

孩子,我给你的只有这个。剩下的自己给自己吧,如今,你把疼的眼神从我梦里移开,别让我闻到熟悉的味道。

(二)

人们说,大地是一个丰沃的女人,用饱满的乳汁养育着我们这些孩子。谁知道呢,这是一个太抽象的话题。我们这样的农人们更愿意这样相信,深信地上的收获都是她赐予的礼物。所以祖辈靠农田吃饭的农家人,对大地敬爱又谦恭,是我们的神祇。

曾经在牡丹江短暂住过,那是一个满人聚集的地方,好多有趣的满语地名唆使我买了一本书去研究它的意思。看到当地民俗的时候,那里就有记载膜拜大地之母的文字。有些是石刻或铜刻的雕像,被妇人埋在土地里,祈求来年的丰收,向大地之母悄声默祷自己的希望。然后就像交付了一件重大的事情一样,整个人轻松起来。遇到诸事都是一句,大地之母会保佑我们的。

这样美好的信念挺好的。可惜我在那里住的太短,始终也没见到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东西。曾想过哪日在微憙的清晨去寻那些妇人埋下的东西,悄悄看个究竟,如果够胆大就带回家来。即便这样想过,可是还是小孩子的心仅仅是想想罢了,并没有付诸行动。

事实上我非常喜欢老东西,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有古意的女子,生活在唐宋清的时代也许更好,就那么样子,去了亲近的亲属家,厚着脸皮央求人家有没有什么新奇宝贝的玩意,老镯子或是祖上传下来的东西。每看一眼都觉得渗进我的灵魂深处。就是这样才觉得奇怪,在箱子里翻出母亲的那件东西时我不敢相信,我们家有这么奇怪的一个东西。交缠的花纹里透着无限的神秘,一个铜雕上是奇怪的女人头像。上面像是盘绕着蛇一样的动物,底下倒是像一只羔羊。锈迹斑斑在母亲的包袱里。

母亲说,这是父亲去世的前年在外面打工挖回来的,也不知道具体是个什么玩意,觉得沉甸甸就没舍得扔,后来还用钉子卡着它钉在墙上过。父亲去世后母亲当做遗物收了起来。母亲说,家里几个见过世面的婶子看过这个东西,声称是观音佛像之类的。母亲左右为难了,如果是那样的神祗,该如何是好,扔不得供不得的,所以藏在包袱里一直没办法处置,想着有一日可以送进庙宇也算是个交代。

那个时候我已经开始读三毛的书籍,关于她记载沙漠里的一些东西已经有了印象,她在记载玻利维亚大地之母的描述中,大概的雏形和母亲手中的东西相近。就那么一恍惚,好似回到牡丹江的岁月,我幻想着去挖妇人埋下的大地之母的镜头。飘忽的觉得手中拿着的和曾经幻想的东西重合在一起。

母亲讲到,二婶说之所以父亲去得早,就因为挖了这样的东西带回来,还被钉在墙上,触犯了神灵,受到惩罚,才会有此劫难。说到此母亲哽咽起来。我轻轻搂着她颤抖的肩。不对,二婶胡说,不是惩罚,爸没做错什么,这是大地之母,她只是听到了爸的祈祷,把世上不快乐的孩子带回去而已。她只是获悉了生命的悲哀和沉重,带走了爸爸去安息。

那晚,我和母亲用香油膏了一膏那个奇怪的东西,然后深深地埋在院子里。算是对他最好的敬畏。

这些年就那么过去了,想起当年事,依旧泪如倾,我依然相信有大地之母存在,她带走了世上不快乐的孩子。去她怀里安稳。对于死亡,经过这些又一些的人,即使洒泪也没有那么痛苦了。他们只是回到了母亲的怀抱。对于痛的人,没有比那里更温暖的去处了。

有一日我们也要去不是吗?今日追忆起离开我生命的那些人,先是难过,后来笑了。深邃丰沃的黑暗地母呀。愿你保佑那些在世上受尽一切苦难的孩子,给他们以永恒的快乐。给他们最扎实的另一种生之快悦。

因为你是母亲呀。

天津哪家癫痫病医院名气大山东癫痫病医院哪些武汉儿童癫痫专科医院癫痫病手术怎么治效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