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收获】遇见_1

来源:西安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故事会
摘要:人生苦短,遇见,就再也忘不了,再次重逢,蓦然发现,就象歌中所言那样,其实彼此心中始终开着一扇门,一直在等待着那青春的归人。 一   黄如诗,米如画和吴琦,就是在一个美丽的国庆节放假期间遇见了,其实他们之前也是有点印象的,知道是一个学校的,如诗和如画那天见了吴琦是这么说的。   那天吴琦来教室有点晚,尽管老师还没到,但教室里已坐了不少学生,吴琦张望了下,就想在一个女生旁边的空座坐下,谁料女生眼皮一翻,说有人呢,给朋友占的坐。吴琦尴尬地笑笑,对不起,脸就红了。如诗如画就坐在女生的后面,看到吴琦那老实规矩的样子,相视一笑,如画大大方方地笑着说,我们身边有个空座,来这儿吧,这位同学!吴琦如释重负,连连致谢,挨着如诗如画她们坐了下来。   美术老师那节课教得是画个立体的花瓶,花瓶里立着几束芬芳的百合花。下课时,如诗小声对如画说,那个女生不让座,她占着两座位呢,吴琦也看到了,但脸上倒是很平静,没有表现出不悦。下午等如诗如画她们到教室时,却瞅见吴琦笑着招手,那清亮的眼睛里满是真诚,原来是吴琦给她们俩占了座位。假期的美术老师貌似有点敷衍,把花瓶百合当成了达芬奇画的鸡蛋,溜溜儿地让他的学生们画了三天,画得大家对百合洁白的花瓣,嫩黄的花蕊,瓶子的花纹都能如数家珍,同样熟悉的还有芬芳的百合香,如诗如画熟悉的又加上一个男生吴琦。   那个一说话就有点脸红、单纯的眼睛汪着泉水似的笑意的男生,声音却清澈动听的令人惊讶,几乎不像是出自他之口,细细瘦瘦的背影,如画如诗感觉他挺好的。   无所事事时,如诗如画带着画夹,一起去学校附近的小山上去写生。   那天上午,蓝天打了蜡,山上的小草和野果、树叶儿也都上了油彩似的闪着光,世界,显得很是明朗。   山上的叶子墨绿边缘已有黄意,变得具有了秋的清瘦,不时有叶片打着卷儿落下来。红的果实,绿的叶,草的萎黄,那些老树松柏的苍绿,熙熙攘攘地挤满了山的各个地方。远远望去,穿着蓝上衣的如诗如画眼睛似的跳跃在秋天的画布里,显得非常美丽。   她们各自找了个地方相隔不远地坐下,拿出画笔,画天上的云,画云下的山,画山上的树,画树下的草。   凉爽的秋风在细叶间穿梭,跟着它一起穿梭的还有隐隐的蝴蝶,于是山上的花草树木跟着旋律跳起了舞蹈,所有的柔软的枝叶花草都被邀请了,窸窸窣窣的,宽广的舞台,响着甜美渺远的音乐,不知名的小鸟儿啾啾地鸣叫着,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不知不觉得,日光强烈起来,如画站起来活动了下,伸了下懒腰,举头四顾,就在这时,她发现了不远处也有个男生,她定睛一看,原来是吴琦。她笑起来,对如诗说,瞧,那边是谁?   他们很自然地打招呼,一起说笑着下了山,在一块长满荒草的半山坡上,几只毛茸茸的羊在吃草,长胡子的母羊很稳重地吃草,又警觉地住了口,慈祥地咩咩地呼唤乱跑的小羊羔。如画回头望了好几眼,她一直想摸一摸那小羊儿柔软的毛,如画就这样在二十多年以后也忘不了那个秋天的上午,那个小小的山上风景好的无法形容。   后来吴琦要请她俩吃饭,吃的是西红柿鸡蛋面,他们那天胃口特别好,平时几乎吃厌的面条那天却是如此地神奇,感觉异常地好吃,以致于他们二十年以后也记得,西红柿鸡蛋面让他们都回味悠长。   时光飞逝,转眼到了毕业的时候了。这时的如诗如画和吴琦已成了相识半年多的朋友了,他们时常一起散步,聊天,时间长了,都知道吴琦是个红楼迷,很小就读原著,到现在为止,读了不下六遍原著,书中的经典桥段诗词如数家珍娓娓而谈,几乎可以背诵。常常是吴琦在讲,她们在听,听完了就羞愧不已,《红楼梦》迄今为止几乎没怎么完整地读过,但是,吴琦讲述还是引起了她们强烈的读书愿望,于是她俩都在新华书店买了一套红楼梦,空了读读,于是谈红楼由一人讲述,变成了三人讨论,气氛很热烈很温暖。聚餐,有时女生抢着付款,大多数男生付款,简单地饭菜,他们一直非常珍惜地吃,感觉在一起吃饭非常愉快。      二   他们不是一个班级的,有时吴琦班内的男生看到他们仨一起走,就会起哄地笑,吹口哨,她们就加快脚步,心里有点懊恼也有些隐隐的欢喜;而吴琦,并不在意,冲他班同学一笑,还是与她俩在一起。班里就有好奇的男生问吴琦,你怎么常与那两女生常在一起啊,是谈恋爱吗?吴琦脸红了,尽管对这两女孩子儿感觉很好,但他真没想过谈恋爱,于是他老老实实地坦白说,他们只是谈论《红楼梦》,谈论画画,有时简单地吃个饭,说说话,就这样。他们听后嘎嘎地笑着,不屑地说,还保密呢,谁信?   再次见面,吴琦就留了个心眼儿,想试探下这两个女生。毕竟是第一次这么地说话,他还没说,脸却象个姑娘似的先红了,他吞吞吐吐地说,我想咱们能单独谈话吗?两个女孩子一下子楞住了,瞬间也就明白了,噗嗤一声笑了,吴琦啊,哈哈,还想考验咱们呢!   吴琦看她们笑,也附和着笑,又笨拙地自作聪明地补充了一句,就是说,我想与如诗或如画单独谈话……没等他说完,两个姑娘都大笑起来,笑出了眼泪,他们望着这个平时说话规规矩矩地男生那双清澈的眼睛说,吴琦,你想造反?离间我们友谊吗?吴琦慌忙说,不敢不敢,我是开玩笑的,当我没说,咱们还是一起谈话。   这个话题再也没有提及过。但是吴琦永远不知道,如诗和如画自那天起,很认真地讨论起了这个问题,她们互相推让了番,笑着让对方找这个很文雅的男生单独谈话,但只是说说而已,他们依然一起出现在校园里,一起沿着校园的小径热烈地谈论红楼梦。   那是一段永远不能再现的如诗如画的年华,单纯美丽,在他们各自的梦中回放过多次……   毕业了各奔东西,除了如诗和如画偶尔会联系下,谈论下《红楼梦》,谈论带动她们读红楼梦的那个男生,就会叹息一声,各自的心里会隐隐地痛一下子,吴琦,没了联系,不知他现在过得好吗?      三   一恍二十年过去了,人们之间联系方式变得快捷方便,有了电话,有了QQ,有了微信,多年未联系的同学们关系变得密切了,可是,如诗如画从未在大学群中看到吴琦的信息,这么多年过去了,记忆中的那个爱红脸眼神单纯的男生已模糊,只是偶尔不经意间,会想起,少年时,曾经出现在她们校园生活中的吴琦。   六十年校庆,校委会的学友们热情邀请各地的毕业生,在10月18日回到母校,重温美好的校园生活。已是中年的如诗如画,她们不约而同地想到那个久违的男生吴琦,青春如水从眉梢流到指间,沧桑却已如柔细的蜘蛛网悄悄地爬上她们的腰身她们的脸庞。   那天终于来到了,一早如诗如画相约坐车去学校,一进校园,尽管那里已是今非昔比,变得更加美丽,但依稀的少年时光还是被故地重新唤醒,她们与昔日的同学们拥抱,大声地招呼着。   忽然听到惊雷般地呼唤“如诗如画!”如诗如画转身,看到了一个依然细瘦的中年男子,面带微笑地走过来,他们几乎一下子都辨认出对方,热烈地握手,眼中已是蓄满了泪水,好久不见,一切都好吗?在那个美丽的十月午后,他们彼此遇见了,那一刻真是神圣,他们握住彼此不再年轻的手,热泪盈眶。他们不约而同地想起了那次国庆假期的遇见,至今他们仍然记起那小山,那树,那花那草,那一片柔媚的天空。   吴琦擦拭着眼睛,他明显地黑了,一张脸,有了更清晰更硬朗的轮廓,头发花白稀疏,目光却依然清澈,声音也依然动听,仿佛岁月的年轮一下子飞快地旋转,他们又回到了少年时光,一切仿佛都没有改变,只是时光易逝,人已变老……   陆陆续续地,她们听吴琦讲才知道,吴琦后来又考研,做了学校的一名老师,只是他结婚很晚,三十八岁才结婚,妻子是另一所学校的老师,现在女儿才三岁,刚读幼儿园。他也不在学校的家属区,从前在分配住房时,一个普通的单身男子是没有优势的,再后来购买福利房,他也不具备和人家有家有室的人竞争的实力,这些年,他住在学校里单身教工的公寓里,老旧的公寓,阴暗杂乱,相同布局的房子,简单的门,来来往往地,好多人来了又去了,结婚了的教师,自然不愿住在这儿,可是他却非常地淡定,把门关上,嘈杂就隔了门板成了两个世界,他教公共课,一周有那么几节课,其他大多时间,他就继续读《红楼梦》,也画画,画校外的山,草,树,羊……   买下校外的那套房子,也是结婚以后的事儿。当时妻愿意在市里买房,离她上班也方便些,但吴琦看了校外山脚下的民房拆迁后开发的小区,没来由地喜欢,不为了别的,只为了能站在他们家22层的高处,透过阳台,或者推开任何朝西的窗户,都能看到二十年前他们上学时写生的小山、长大的树及满山的绿草野花,在这里能望到青春的印记。   现在他离往事这么近,离那小山这么近,离二十年前相伴走过青春的两个曾经的女孩子这么近。   没有了小羊儿,周围也没有了农舍,一切显得面目全非。现在校外也被开辟出一个开放式的公园,修剪得整齐的草坪,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看到,还有年轻的树和花木,几棵被锯了头冠的粗笨的大树,已长了几根稀稀拉拉地枝条儿随风起舞,不知要过多少年,这些被移植在这儿的绿植才能蔚然成林,融为一体。当然如同所有的公园一样,有假山,有卷发的胖孩子的雕塑,山脚下有挖土形成的人工湖,种了些许荷叶红莲,还有一条很古老的木筏,两边各有一根橹,可惜这样的摆渡,在这小小的湖中,只是个摆设。   他们望着彼此,试图穿越虚空中的二十年,再与那青春岁月对接,但是,沧桑已写满了整个脸。如诗如画她俩的经历乏善可陈,毕业后没多久两人先后结了婚,日子平淡稳定,画画就几乎没怎么触摸过,偶尔夜深人静会翻读《红楼梦》,读着读着,就会想起学生时代的三人行……   他们沿着新修的小径,缓缓而走。草坪里一盏一盏的蘑菇灯,花朵似的绽放在绿地里,看着那修建的很美丽的学校,看着二十年前仅存的一座教学楼青砖尖顶,是那么温暖,它一定记起了那时的岁月,说着这些,他们有些鼻酸。      四   那天聚会事情太多,他们没有好好地交谈,周日,他们又相约聚了聚。当吴琦挺大方地问两位老朋友吃啥呢,如诗如画几乎不约而同地回答:西红柿鸡蛋面!三人的眼睛都亮晶晶的。一桌子的菜肴,有红有绿,有荤有素,看着就诱人食欲。二十年后的今天,他们又围坐在一起,杯中的葡萄酒已斟满,散发出阵阵醇香。吴琦说,说点什么吧!如诗说好!来,为了重逢!如画动情地举起杯,与他们俩的杯碰在一起,对,为了重逢!为了遇见!三人纷纷举起了杯子,一饮而尽。酒真是好东西,它能以最快的速度驱赶忧伤,喝过之后,餐桌活跃起来,酒精使每个人都松驰下来,变得像孩子一样坦诚和快乐。吴琦喝得最多,他一边喝一边说,这两年,别的没见长,长了两样东西,年龄和酒量!他乐呵呵地说,可是,她们还是听出了那话中的失落和伤感。   她们突然觉得是那么那么心疼他,心疼使的心抽作成了一团,同样的年华,同样的风霜刻印在彼此的时光中,她们几乎是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脸,曾经那么害羞,那么规矩的脸,他大概也感觉了脸上的聚光,又笑了起了,感叹地说,时间过得真快啊!   那时,她们还曾经认真地谈论过,推让彼此和他单独谈话的秘密,私下里交谈着对这个男生的好感,现在却仿佛又回到了那时天堂般的日子,多快乐啊。现在他们在人间打滚已经滚出了一身的茧子,特别是如画,看上去比那时老多了!   “有过多少往事,仿佛就在昨天,有过多少朋友,仿佛还在身边……”如画泪光闪闪,轻声地唱了一首他们那时流行的歌儿。她唱完了,如诗也用手捂住脸,有泪水透过指缝流下来。   吴琦显然也喝多了,他脸上挂着比平时温柔一百倍的微笑,也唱了一首《小白杨》,他仰着脸,唱着,那么悠扬,悲伤,催人泪下,可他的脸,仍然温存地笑着,突然笑起来,说哎呀,记不住歌词啦!如诗突然站起来,脚步有点打晃,她望着他,满眼泪水地望着,忽然俯身在他额头吻了一下,那滚烫的嘴唇,让吴琦颤抖了下。   吴琦看着两个老朋友,说过去了这么多年,我心中一直埋藏着一句话,我今天要大声地说出来,我爱你们!话音刚落,如诗如画泪流满面,连连说,我们也爱你!我们也爱你!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吴琦站在拥挤熙熙攘攘的车站,向她们不停地挥手,嘴里喊着,再见!再见!如诗如画挥着手,最后看着他渐渐远去的身影,渐渐地远去。   一切都仿佛又回到从前,不用千言万语,眼神凝视的那一刻,他们都听到了岁月千山万水的喧哗,他们从彼此很平静的外表,知道彼此过着也是很平静的日子,不问过往的烟尘,珍惜依然率真的感情,他们只分享快乐。二十年后再次相见,少了拘束,多了洒脱。他们叹息着,人生苦短,遇见,就再也忘不了,再次重逢,蓦然发现,就象歌中所言那样,其实彼此心中始终开着一扇门,一直在等待着那青春的归人。 江西癫痫病医院哪些武汉治羊癫疯的治疗医院那里郑州癫痫病好的治疗方法有哪些广西最好癫痫医院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