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初恋那件事_1

来源:西安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故事会
初恋是最难放下的一段感情,这是大多数人所公认的,至于甜蜜还是伤痛,就要因人而异了。   我听过最远的初恋来自我亲爱的母上大人,说是初恋,其实只是那个男孩单方面的好感。豆蔻、舞象的年纪,正是对异性好奇的时候,与许多男孩一样,喜欢一个女孩就想要欺负她,男孩拿了母亲的笔不还,把母亲急得面红耳赤,母亲威胁说是要告老师,男孩依旧不还。本来是一件玩闹的事情,甚至是可以看出粉红泡泡的事情,最后被母亲的“耿直”给打败了——母亲当真叫来了老师!老师出面了,结果可想而知,男孩羞愤地将笔砸给了母亲,连带着那些好感也碎了个彻底。母亲讲起这些时,脸上竟是有了些娇羞的影子,想来很多年后母亲想通了那份感情时,心里是带着甜蜜的。   这样的描述似乎过于简单,又有些荒唐——被反复写出的话题,这么几句话就完结了?但事实就是如此,初恋本就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正如今早我读到的一个梗:我喜欢一个男孩子,但有一天我看到他吃炸鸡好难看,就不喜欢他了。不需要轰轰烈烈,这就该是那个年纪最初的爱情。   母亲的故事以“失败”结了尾,但其实那是我这几年听到最甜的初恋了。   阿语因着不漂亮的外貌和执拗的性格,从小就是受欺负、被排斥的那个,当她说到她被男孩子拎着领子威胁的时候,我无法想象这是当今会有的场面——男生不会欺负女生,我的生活环境一直在向我传达这个思想。也正是明白她受到过怎样的苦,我才能理解她为何迟迟放不下那段感情。那是她第一次被除父亲以外的异性保护,他就踩着七彩祥云,来到了她的面前,住在了阿语的心上。没有过多的理由,在他出声的那刻,阿语就将他放在了心的至高点,即使后来他做了许多让阿语不舒服的事情,阿语还是未曾轻易放手。然而,男孩只是采下了这朵新奇的花,待到厌烦时,他们的感情就到了尽头。后来阿语交了很多男朋友,最糟糕的时候她和一个人走不到一周就会分手,也不是没有爱她的人,但是她不敢。“他喜欢我,我也喜欢他,但我不能害他。”这样的状态很久很久,她才算走了出来,她在慢慢变好,但初恋究竟给了她多少伤害,谁也不能估量。   另一个故事关于我幺妹。大概五个月前,我发现她早恋了,我以一个“同谋者”的身份引诱她,最终得到了她的情报。这不是她第一次对异性有好感,但这是她第一次在现实中对男孩子示好,我认为这才是她的情窦初开。为什么喜欢?这是我问幺妹的第一个问题,关于这段感情。她说,学校有人骂她,然后那个男孩子打了骂她的人,幺妹生病,男孩也会送药。没有别的修饰,简单得让我不禁发笑。而男孩也不是什么“好孩子”,学习不怎么样,打架骂人,或许在幺妹面前会收敛一点,家长眼中的小混混,也就是如此了。我原是打算阻止的,但后来一想,感情的事情还是需要她自己去面对,尤其是爱情的伊始。他们中间的甜蜜我不太清楚,只是每周我都可以在一个固定的时间看到我幺妹的动态,关于那个男孩,酸酸的恋爱气息。直到有一天,那样的文字变成了伤感的短句,我就知道不好了。从评论区看到,男孩打了幺妹的朋友,幺妹还很维护男孩子,再后来,好像幺妹发现男孩子喜欢别人的蛛丝马迹,战争一触即发,发说说决断,换头像、换个签,直至网名。先是坚决分手,之后又开始挽留,留不得就故作坚强——你回来我便好,不回来我也爱你不变。她在等。我突然就想起之前自己打击幺妹的话,“那样的事情随便一个朋友都可以为我做到,或许方式不同,但真的没有什么。”如今,也算是一语成谶了吧,也或许只是一种直觉,来自爱情场中老油条的直觉。   这可真不好玩。前几天阿语发了新的动态:“最让人难堪的是,回首青春,发现那时爱上的不过梦幻泡影,却从未认识真正的你。”何尝不是?初次恋爱,都只是在摸索,从某一点开始喜欢,然后自主地补全所有,于是便有了所谓的“情人眼里出西施”,等到哪一天厌烦,初恋就到此结束,也或许,从未开始,就已结束。   “我好像丧失了喜欢人的能力。”在遇到阿堂之后,我不止一次地说过这句话。我欣赏你,但不会喜欢你,因为欣赏之上,便是陌生人了。初恋给我留下了什么?不过是一提起这个话题就开始眼睛犯酸。但事实上,我连那个人长什么样子都记不大清了。初恋,我用三年时间去学习喜欢,又用三年挣扎磋磨去理解分离。“情不知所起,而一往情深”,我认为的爱情是从一而终的,我所谓的精神洁癖也不过是一生爱一人,也正是如此的思想,才使得我离开得那么痛苦,放下用了那么久的光阴。等到完全放下时,我才开始尝试与阿堂在一起,我放下了那个人,但我还是没有放下初恋,我总是愧疚——这份感情怎么走也走不到同初恋一样的刻度。初恋终是打破了我对爱情的单纯认知,进而走入了岔道,这岔道因人而异,因经历而异。只怨未能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所以才得了幸福却还是感伤。   在发现幺妹早恋之前我就思考过她的感情问题,当时我说,不需要那个人有多好,只愿那人知情懂事,带她入梦又能引她出梦,那么,最后他是离开还是留下,对幺妹都是好的。然而,哪有什么不受伤就懂得的道理?初恋,初恋,我们总是不设防地掉入陷阱,若是每个人都对这个“第一次”持有认真的态度,想来会少几对伤心人。   我怀念的不是那个人,只是当时的自己罢了,生活还是要继续。 湖北有哪些能治羊癫疯的医院癫痫病人的治疗费用高吗哈尔滨看羊羔疯哪家医院好西安治疗癫痫病的好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