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纪实文学 > 文章内容页

【百味】遇在一梦中

来源:西安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纪实文学

是不是癫痫病做什么检查>   当电脑的时间刚刚从16:59变成17:00,我迅速的将QQ下线,关掉系统,切断与公司的联系,卸下了疲惫和倦怠,带着欢快和雀跃,离开了办公室。
   天已经黑了,昏暗的路灯映衬着东北的凄凉,路上的行人形色匆匆,焦急的神情和凌乱的步伐无疑不在彰显他们归家的迫切心情。唯独我,如游客一般闲庭漫步。
   在我等公交的时候赫然发现旁边有一个农贸市场,看着还没有踪影的112路公交车,想到它那那龟一般的速度和超长的时间间隔,心中无奈至极,或许逛逛农贸市场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市场并不是很大,但是鱼类很全,装在大大的鱼缸里,看着游动的鱼,我不禁吞咽了一下泛滥的口水,对于吃货的我来说,鱼,是我永远吃不够的美食。
   “好新鲜的武昌鱼啊,蒸一下,真是人间难得的美味......”我心里想着,嘴里也不闲着,叫着老板就称了一条,“不要太大的,最好是两斤以内的。”
   我吃东西是出了名的挑剔,吃鱼基本不吃3斤以上的,况且清蒸鱼,太大了就不太好蒸,时间久了,肉会变老,时间短了,又不熟。
   我看着老板拿起鱼网,瞅准一条温吞吞的武昌鱼,迅速的捞起,网兜在罩住鱼身的瞬间,只见老板一个提手,鱼网带着鱼快速的出了水面,武昌鱼“啪”的一声,摔在了地上。
   看着老板那出神入化的身手,我简直崇拜极了,这精准度,要是男足让他去守门,估计一守一个准,我对着老板竖起了大拇指。老板骄傲的笑了笑,拿起鱼鳞板,朝着鱼头就砸了下去,鱼在袋子里拼命的挣扎着,大概砸了三四下,鱼安静了,估计是死了。只见老板熟练的掉转鱼鳞板,“唰唰”几下就将鱼鳞刮完了,然后开膛破肚,一看就是卖鱼的行家,整个过程行云流水,血腥中还带着一丝潇洒。
   二
   下班高峰期的公交,真是人山人海,车速也是如同黄哈尔滨儿童医院癫痫科电话牛拉车一般晃晃悠悠。我半倚在车窗的位置,百无聊赖的看着手机,一会看看微信朋友圈,一会看看新闻,而手里的塑料袋,随着行驶的车,前后摇摆着,时不时的撞击着车厢。
   有时候特别喜欢听陌生人聊天,看他们的表情,想着他们的生活,就如同自己也生活过一样,面前两个五十左右的阿姨,聊着家长里短,无非是儿子儿媳妇,我听得有些入迷,手机也不看了,就盯着老人。阿姨仿佛感受到了我炙热的目光,也看了看我,被阿姨发现了,我脸微微泛红,朝阿姨腼腆的笑了笑,阿姨见我也没什么恶意,也朝我笑了笑。
   而就在此时,装着鱼的塑料袋突然猛烈的抖动起来。我赶紧抓紧袋子,怕一不小心会掉在地上,鱼动的幅度很大,前后左右不停的摇摆着,我就紧紧的抓着袋子不放。
   两个阿姨看着我,“没事,买的是鱼吧!”
   “嗯。”我赶紧抬起头来,尴尬的看着阿姨应声。“都让卖鱼的杀了,怎么还会动呢?”我不解的小声嘀咕着。
   “呵呵。”阿姨笑了,转头又对旁边的阿姨说,“现在孩子都不懂啊。”随后,又看着我,“丫头,这鱼是进入了假死状态,它其实还没有死呢,就跟人昏迷似的。”
   “呵呵,哦,这样啊。”我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不管怎么样,现在至少又不动了。
   三
   我到家后,把鱼放到盆里,用清水冲洗。我喜欢27度的水,温温的正好。我将水开着,慢慢的流着,正好老公也回来了。
   用手洗着鱼身,总感觉还活着,鱼的眼睛好像越来越大,心里不禁有些毛毛的感觉,“老公,你来做吧,我感觉鱼好像一直在看我......”
   “傻了吧,鱼死了还得闭眼呗,要不就是死不瞑目是吗?行了,你去睡会,做好了叫你。”说着老公挽起袖子,忙碌起来。
   四
   我叫小小,是一条武昌鱼,从很小的时候,我就比同批的伙伴要小上好多,所以大家就叫我小小。
   我不知道我出生在哪里,从我记事起,我就和好多小伙伴在一个大大的水池里,我喜欢水池里凉凉的,讨厌那种日头特别大的天气,那时候,水里热的要命。
   有时候,我的伙伴会突然就消失了,不知道被带到了哪里,可是却再也没有回来过。也会有其他的小伙伴加入,一般都很小,和我刚来的时候差不多大。
   突然有一天,我也被带走了,装在一个桶里,桶里空间很小,我们很多条鱼挤在一起,很难受,感觉呼吸都很费劲,还好我的个头比较小,蜷缩在一个空隙里,时不时的探出水面活动一下,反正不至于窒息。桶晃晃悠悠的,有些伙伴支撑不了,就死了。
   过了很久,我感觉自己也快窒息的时候,我们被放了出来。我们被放到里鱼缸里,虽然不是很大,至少比桶要大很多,四周可以看到很多人,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知道,那些行走的就是人,我仿佛也可以听懂他们说的话。我把这些告诉给小伙伴,他们却不信。不过他们说的话我同样不信,他们说他们是从河里来的,那里的水是流动的;还有说是从湖里来的,那里好大好大,比我那里大上许多倍,好多河最终都会流到那里,还会有好多人去那里玩;还有说来自大海,那里要比湖大上好多倍,根本看不到尽头;
   我们就七嘴八舌的说着自己相信的事情,不过那些待了很久的老人却不曾说过什么,后来我们都说累了,他却说话了,他说我们最后都会被卖掉,然后成为人们餐桌上的美食。
   五
   的确如此,每天都有伙伴被捞走,看着他们被装进塑料袋里被打死,然后开膛破肚,此时,我无比庆幸自己长得小,一般都是个头比较大的先被卖掉。我一边庆幸,一边恐惧,盲目的等待着,不知是等待生的希望还是死亡的来临。
   直到有一天,我慢悠悠的在鱼缸里游着,看到来买鱼的一个女孩时,忽然感觉有点似曾相识,就努力的看着,想看清楚,突然一个鱼网罩住了我,在我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的时候,我发现,我已经被摔在了地上,突然离开了水,除了窒息还有无限的恐惧,我感觉生命在一点点的流逝。
   这种惊恐紧紧维持了几秒钟,我就被套进了塑料袋里,我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什么都看不到了,突然感觉头被重击了几下,就失去了意识。
   六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是一片漆黑之中,摇摇晃晃还伴随着剧烈的撞击,我已经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只有窒息,我猛烈的摇晃着身体,拼尽全力,希望能够挣脱这束缚。可这一切,仿佛都是徒劳。纵使我再怎么用力,还是被死死的禁锢着。
   我的意识已经开始涣散了,我知道,我的生命似乎已经走到了尽头。
   水,我终于感受到了水的滋润,仿佛回光返照一般,我涣散的意识又慢慢的回拢。这水,是我以前最讨厌的,是那种被日光晒热了的水,但如今,确是这般渴望。
   不对,这温度,为什么如此熟悉?我视野内的一切都好熟悉。我努力的睁大双眼,我想看清楚这一切,可是,谁能告诉我,为什么我看不清楚?
   我快要放弃了,却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老公,你来做吧,我感觉鱼好像一直在看我......”
   这是哪里?我是谁?我惊恐的睁大双目,一阵眩晕,最后失去了意识……
   七
   “啊……”我坐在床上,惊恐未定,大口的喘着气。鱼呢?我忽然想到了那条鱼。我跌跌撞撞的下了床,正好看见老公端着做好的鱼,一步一步的走向我……
  
  

共 2651 字 1 页 首页1
青海癫痫医院哪治好rticle/showread">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