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纪实文学 > 文章内容页

【丁香•祝福江山】青春的祭礼(散文)

来源:西安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纪实文学

青春的祭礼

————金萍之逝

别了金娃,祝你一路走好。愿天堂再无病痛,愿好人一生平安。

忘了给大家介绍,第一次听同学们给我说,金娃是我高中同学杨金萍的乳名,本来金娃一名我是没有资格叫的,在老家乳名一般父母才有这个权利,我之所以敢这样称呼金萍同学,仅仅是想表示我对亡灵的尊重,想和她在我的文字中再走近最后一回,以弥补我自己几次回家,没有见到金萍同学的那份遗憾。

金萍同学读高中时和我一起读的文科班,彬中高秋八七级七班,毕业时全班有四十八位同学,金萍是其中的一位,虽然文科班只有短短的一年半时间,然而金萍在我的大脑里,今生留下了深刻印象。说起来不仅仅是金萍,可以说我的每一位同学,都像一尊永恒的雕塑,保存在了我的大脑深层肌肉皮下。没曾想三十年前的毕业分别,竟然是一别永别,竟成诀别,深感遗憾!

今天,金萍已经走了,她去了没有痛苦的、没有疾病的天堂,我不想信口开河,我仅仅只想回忆回忆我们一起读书的那段青春美好时光。金萍和我同学,从分班分在七班到毕业的这一年半时间,我努力地回忆了半天,却想不起来我和金萍同学的任何一次对话,或者聊天场景,或许有过,或许根本就没有。因此,我写这篇文字或许有人会说我是自作多情,然而我却并不这样认为,毕竟我们当年曾经是一个团体,毕竟我们是一群活灵活现的五十多个可爱的生命。只要是有生命的人,只要是有思想的动物,谁都知道不论是一个人,或者一个团体,生命的任何一个组成部分都没有多余的,拿掉人的任何一个部位,其他部位都会感到疼痛,那是一种钻心的疼痛。

金萍比我小还是和我同岁,我也确实不知道,因为她的具体年龄,我从来就没有问过,我的感觉,金萍应该是比我小两岁吧。金萍老家是彬州哪个乡镇,家庭什么情况,我亦从来未曾知道,我确实是一无所知,但是,我觉得有她和我同学、同窗,就这一点已经足够了。人常说同船过渡三百年缘分,而我们同窗几百天,岂止三百年的缘分。

记忆中的金萍,差不多一米六左右,穿着打扮得体大方,干净利落,齐项的短发,学生头,大眼睛双眼皮,薄单单的嘴唇,一抹樱桃小口,讲话满口的彬县方言,她把“说”经常念成shè,“啥”经常念成shē,这本来就是我们老家稚童的标准童音。特别是班上男同学篮球赛场上,她当拉拉队时的场景,可以说同学们都是记忆忧心,她着急之中的一个“输了”,她喊成“湿了”最为经典,这个话题竟然成为同学们对她一生的记忆,回味无穷。然而到如今,过去的音容笑貌不复存在,一切都已经物是人非。

当年金萍同学和其他女同学一起课间玩耍,我好像从没有参与过,然而青春少年的我没有贼心,如说没有偷着看过她,那确实是假话,可以说每一位同学的性格和每一张笑脸,我都永远记在自己的心里。金萍同学的青春靓丽,笑容可掬,今生一直记在自己的心里。这样的美好回忆确实太多了,至于其他同学在我大脑的深刻记忆,就暂时别问了,今天我们只说金萍。

光阴似箭,毕业已经三十个年头了,一五年一六年我回家和同学们聚过两次,当时我的心劲,恨不得每位同学都能见到,恨不得和我的每位同学都来个拥抱,然而生活的窘迫,生计的无奈,虽然几次相约,也曾经几次团聚,仍然至今还是差了好多位同学,仍旧没有见面甚感遗憾。自己一生很没有出息,终到了也没有鼓足那个勇气,就是见面握个手,我还曾经自己在暗里自责,竟然没有女同学那股子勇气,这在外打拼的名看来我是白落了,多少年来那种男女有别的的思想,至今仍旧是没有走出去。因此虽然几次回家,金萍同学也在那些没有见面的同学之列,看来今生再也不可能见她了。几次回家相聚的机会,没有见到金萍终成今生的遗憾。

夏季的愤怒像暴风雨,夏季的忧伤像血腥味的山洪,夏季的湿润和雨水,都是我们同学的眼泪,这些眼泪不仅仅漫舞在彬州故地,更是漫舞在孤寂的心灵莽原,也漫舞在哈密盆地的茫茫戈壁。在此我不但祭奠我的同学金萍,我更祭奠我们青春年少的韶华。

因为两年前,我曾经在孙同学的祭礼时,写过《三十年后的高八七》,文里曾经说过:“不管平时联系不联系你们,在自己的心里一个都不能少。”然而现实就是现实,我们能左右得了的是自己的情感,却左右不了苍天。我只能做到的就是在我们有限的生命倒计时里,尽一切最大可能性地珍惜再珍惜。

金萍的去世,让同学们很是震惊,可以说重撞了每一位同学的灵魂深处。八月二十二日清晨,太阳依旧普照着戈壁的角角落落,吃完早饭准备上班的我看见志军同学有新动态,打开却是一段令人难过的文字,还有一小朵白花和蜡烛,当时的感觉就是心血潮涌,于是边行走在去办公室的路上,边不停地给其他同学发信息,我的心脏在激烈跳动,我的泪水溢出了眼眶,于是就有了朋友圈的那两首打油诗,虽然拙诗蹩脚不堪,虽然不平不仄不韵律,然而我觉得它却真实地反映了一个人的真实感情,所以我也不改了,随文以表对金萍同学的悼念之情。

《悼念杨金萍》

李自立

举目戈壁心茫然,

晨霞无光念故园。

晴天霹雳惊天地,

金萍同窗杳九天。

人生光阴似箭穿,

恍惚之间各一天。

我今虽然仍在世,

心事沉沉渺茫间。

老了,我们确实老了,幸福其实很简单,只是远去的流年足迹已经很是迷茫。我们的青春悄然已去,已经是香消玉陨,还能说点什么,我只能在西方的天边,遥祝我的同学们,我的亲人们身体安康,珍惜并过好仅有不多的岁月的每一天。

最后让我谨以此文,以表我对金萍同学的怀念之情,也作为我们这些已经青春不在的同窗好友的青春祭礼。

2018年8月25日哈密

郑州癫痫病医院哪家好黑龙江市癫痫医院哪家最好奥卡西平适合什么人群哪家医院看癫痫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