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山水】十字路口

来源:西安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科幻小说
无破坏:无 阅读:1806发表时间:2016-03-09 15:13:12    这里的空气潮润润的,野地上的花朵熟睡了,潮润润空气扑到上面,叶子上一定有点点晶莹的水滴,那是明早能看到的事。今晚月亮朗照,风也飘走了,没有刷拉刷拉的声响。远处忽有几声野狼的哀鸣,旷野不静了,我的心也不静了。野狼还叫,叫得空荡荡的夜苍苍凉凉。随你想,站在这十字路口想什么有什么。想鬼魂吗?这里一定有,脚下焚纸的灰烬还在冒着热乎乎的青烟。想野狼吗?一浪一浪的哀鸣不停地震动着耳膜。没有人吓你也没有人管你想什么,那是神的事。   清清冷冷的月光就落在白花花的路上。清清亮亮的路很容易让人想起救赎之魂留给人间的十字架,神是爱世人的,站在这茫茫野地,我是一只迷失的羔羊,在神的安抚中安静下来。   想吧,随意想,顺着路想。思绪爬上路面就疾驰开来,完全是想象,思绪还需要路吗?思绪想到哪里就到哪里,要是脚步是思绪,我早该躺在女人的床上。往西的端口父亲在那里长眠,我常想他,也常见到他,那是梦里的事。父亲挣脱了祖母的身体来得急切,他不懂啥叫人世间,坐着瞪着眼睛读书,站着把同类的肉体割开,病灶没了踪影,他的脸上有了笑容。他把血淋淋的手套摘下,口里就念起歌声,那是他的喜悦。果然,西天滚起了浓雾,团团簇簇的就是父亲缥缈的歌声。空旷的夜,父亲的影像如此鲜亮,我看到他的身躯被空气挤压得变形。他的灵魂被灵魂挤压得变形,先是萎缩,后是弯曲。他的表情蜕变成一幅表现主义画卷的时候就装在一只方寸大小的盒子里,灵魂呢?也就散尽了。他知道他来自于泥土,必然回归于泥土。他又在说他能摘除埋藏在同类肉体里的病灶可无法破解隐藏在同类灵魂里的谜题,他会后悔为看这场人间大戏挤进了窒息的戏院?不知道。父亲的矮丘越堆越高,那是活人垒砌的记忆,也包括我。父亲的白骨或许化为黑泥,而我,离开这阴森的路口还会回到欲望垒砌的楼宇,这是属于我的一种别样的荒凉?一定是一种别样的荒凉。我看到天上飘来了父亲的笑容。   我的头发湿了,额头也湿了。潮润润的空气多像母亲美丽的嘴唇,我从母亲的肚子掉出来,母亲微张着潮润润的嘴唇亲吻我的额头,似乎还要把我吃到肚子里。吹来一阵小风,路边的杨柳婆娑着起舞。远处野狼的哀鸣停歇了,刷拉刷拉的声响来了,还有哗啦哗啦,那是边沟里汨汨的细流。风有些大了,杨柳摇晃得愈发起劲儿,柳梢浸在水面晃啊晃,细流上一圈一圈的涟漪在月光下忽闪着精灵灵的光。想起母亲的手,母亲柳梢一样的手浸在水面漂洗我身下的尿布,水面上也有一圈一圈的涟漪却没有精灵灵的光,那是许多傍晚,水面上燃烧的是霞光。   刷拉刷拉的声响一阵紧似一阵,月亮钻进了乌黑色的云朵,于是柳梢和精灵灵的光,青石和绿油油的苔都不见了。远方是一片竹林,顺着路口东行就是母亲生命的历程。她柳梢一样纤细的手变成了竹节上疙疙瘩瘩的竹黄。今夜,母亲没睡,她不知道到我驻足在哪个路口眼睛里却闪着灰蒙蒙的光。   忽觉此刻,我的思绪上挑着一副扁担,一头是父亲的魂,一头是母亲的心。终有一天,母亲的心幻化为魂,我就背着他们走路,那是我的生命历程。   这是咋了,老天这样招摇,非要把他会做的都折腾个够?月亮钻进了云朵雨就出场。绵绵细雨像歌唱,只有声响没有影像。那堆纸灰不见了,留下的是记忆,有的影像只能是记忆,找到它只有在梦里。无边的夜融入了绵绵细雨变得愈发神秘诡异,我知道这时候除了乱想啥也不能做。我想起这条路往北再往北那个古老的山寨---谷寨。那是刻在我心魂上的谷寨。谷寨缘溪水河而建,两岸的民屋像被大水推涌到岸边的浮萍散落在河的经络上。夏季河水浑浊温婉,秋季河水清馨冷冽,到了冬季河水像忙活了一天的农夫憨憨的睡了。先民不甘寂寞,老早就在河上架起了一弯吊桥,吊桥是思想的脉搏,使你能体味到世世代代生命的胸膛里跳动的欲望……   吊桥上。年轻人疯狂的亲吻预示着一条新的生命将要诞生。躁动过后,他们兴许想象着当年祖父祖母在这里亲吻才有了父亲,父亲母亲在这里亲吻才有了自己。如今自己也在重复着先辈们的生命历程,然而却都是这弯吊桥上的过客。   那个冰冷的冬天,我的玩伴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山外。他成功了,为了一个美丽的梦把心血煎成了紫色。他累了,终于明白了屁股底下的轿车是谷寨铁矿石做的;身上穿的正装是谷寨的棉花团纺的,就连床上一个个女人的味道也透着谷寨野花的一袭馨香。他的生命过早地凋零。死前不断的重复着:我死了,把我葬在谷寨的山坡上。   永别他那个早上,天上飘着绵绵细雨,我隐约听到了土屋里婴儿的啼哭,啼哭是生命的歌唱;我清晰地看到了山坡上的矮丘,矮丘是生命的幽鸣。我想尽情地想象谷寨的景象。比如河流,比如田塍,山西太原癫痫病专科医院比如生灵,比如坟墓,比如百鸟作歌,比如林兽合鸣……昆明治疗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有哪些这些年谷寨讲述了哪些关于生命的故事?不知道。我知道伴随着谷寨的呼吸,一个又一个的秋天接续地来临。或许谷寨婴儿的啼哭连绵不绝;谷寨山坡上的矮丘就连绵不绝……   南边,路的远方到底射出了两点光,那光像怪物的眼睛由远渐进。光线掺和在细雨里,细雨变成了一幔纱帐。我似乎成了那一位骄横的君王却在纱帐的外面。我搭上了生命制作的怪物离开了路口,几声响笛过后就看到点点雨夜的霓虹,我干瘪的肉身又抛进了虚幻的繁华,我又会看到那些高傲的眼神里透出的浅薄目光。哦!那远去的路口,你塞进了我的心魂,变成了我心魂里静卧的十字架。   武汉治疗小儿癫痫的医院有哪些 共 210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3)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