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轻舞】老家里的那人那事

来源:西安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科幻小说
摘要:老家是我儿时的土基墙、茅草房,门前的杨柳树、屋后的小池塘…… 小时候,我的快乐、嬉笑、打闹都与老家有关。夏日夜晚,我躺在门前的凉床上看星星,赏月亮,在微风的轻摇中缓缓地进入梦乡。星期天我约几个同学到老宅院子里躲猫猫,捉迷藏……   老家是我儿时的土基墙、茅草房,门前的杨柳,屋后的小池塘。院子里小花猫“喵喵”;大黄狗“汪汪”;公鸡打鸣“喔喔”;母鸡生蛋“咯咯嗒”……   还有老家里的那些人、那些事,至今抹不去,忘不了,仍然历历在目。      一、奶奶   奶奶个子不高,身体瘦小,对人非常亲近。一见面就把我抱起来,说一些乖乖、宝贝之类的话,有时会在我的额头“吧吧”亲上两口。现在想起那情景,鼻子依旧是酸酸的幸福感!   小时候,奶奶常常带我到外边玩耍。爬上西河圩堤摘野果;跑到小溪塘舀蝌蚪或小鱼小虾。等到回来时,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我胆小,害怕黑夜里会出现鬼什么的。每逢天黑,我都会紧贴着的奶奶的身体走路,若有什么风吹草动,就赶紧藏到奶奶的怀里,甚至央求奶奶抱着我走。   奶奶经常哄着、看着我睡觉。我却睁着眼睛,就是不睡,非要在奶奶娓娓动听的故事中才能进入梦乡。特别是夏天的夜晚,我躺在屋外的凉床上,奶奶坐在我的身边,边摇着蒲扇,边给我讲《牛郎织女》的故事。奶奶指着天边的繁星说:“那就是狠心的王母娘娘用头钗划开的银河。河东住着牛郎;河西住着织女,他们俩每年只能相会一次……”那时候,我根本就不知道这是爱情故事,只是傻乎乎地问奶奶:“牛郎是谁?织女是谁?”   有时候奶奶倦了,也会躺在我身边小憩。这时的我,就有调皮的机会了。我会故意地挤她,或爬起来偷看她跳动的睫毛,还会抓她痒痒,这时奶奶会故作生气,嘴巴鼓嘟嘟地吓我,还用蒲扇拍打我的小屁股。   老房子虽然是土基(用泥土做成的方块)砌的墙,稻草盖的屋顶,但却非常的整洁漂亮。一个客厅和左右两个小隔间。客厅非常严肃的,最里面靠墙摆着非常古老的、用黑漆釉成的长条案,条案上方的墙壁上挂着一幅和真人一样大小的神仙像。逢年过节,爸爸就在长条案上摆好供品,点好香烛叩头祭拜。   客厅里摆放着一张白木堂桌,桌子四周放着黑漆釉成的镂花靠椅。厅堂的这些摆设,奶奶每天都会把它们擦得锃亮,家里要是来了什么尊贵的客人,总要先被请到这里喝茶或说事情的。   奶奶常说:“造物难,毁物易。一定要爱惜老一辈人留下的东西。”这话奶奶是单单说给我听的,因为我调皮,常常拿厅堂里的桌椅做游戏,找乐趣。   奶奶不但勤劳,而且有着超乎寻常的智慧。她精通拔火罐、刮痧、穿窜鼠(淋巴瘤)等民间医术。她帮人治病从来不收钱,有时候患者过意不去,就给奶奶送点鸡呀、鸭呀、蛋呀之类的农副产品。她也舍不得吃,拿到集市上卖了来贴补家用。   有一年,浙江有位富豪得了“窜鼠”(淋巴癌),大医院里已经束手无策了。这位富豪慕名前来,找到了我奶奶,说是“死马当活马医”。奶奶一根针,一条红线帮他“穿”,嗨,还真的给“穿”好了(是否真的能穿好,无科学根据,也许是瞎猫碰到了死老鼠)。事后,富豪掏出五万元现钞,作为酬谢。那是九十年代呀!九十年代农村人有五万元还了得!那时的万元户,就是“土豪”了。呵呵,奶奶这五万元,可是派上用场了。那年夏天发洪涝,我们学校泡在水里,都变成了危房。水退后乡里轰轰烈烈地开展捐资助学活动,奶奶把五万元全部捐给学校抢修校舍。校长紧紧地拉着奶奶的手,激动地说:“谢谢你了,谢谢了!”   奶奶笑呵呵地说:“不谢,是为我孙儿上学嘞!”   奶奶捐资助学的事,县广播电台还做了专题报道。从那时起,我心里甜滋滋的,脸上光灿灿的,我更加爱奶奶了。   勤劳的奶奶一刻也闲不下来,她饲养鸡、鸭、鹅、猪、羊……好像所有能饲养的,这儿都有,所以家里的小院也是热闹非凡的。   奶奶总有做不完的事情,哪怕坐在那儿休息一会儿,她也会拿把草搓点草绳,或纳一会鞋底。晚上她就剪一些纸样,送给那些想给小孩们做虎头鞋而不会剪版花的妇女,所以奶奶的巧手也是方圆几里闻名的。   和奶奶比起来,我妈就笨多了,每天只会呵呵地笑着,所有的活计也都是在奶奶的指导下才能完成,不会的时候也只有笑眯眯地看奶奶忙活。奶奶从来不会拿婆婆的“架子”,也不摆“老资格”,把媳妇当自己女儿一样看待。      二、伯父   我们家的屋后有一方很大的池塘,池塘边上栽了一圈的杨柳树。春风一吹,庄子绿了,池塘也绿了。从远处看,高高底底,坑坑洼洼全是“树”,参差不齐,奇形怪状。枝条儿相当茂密,人躲进去,外面的人很难发现。树身不高,很容易攀爬,于是这片柳树丛便成了我的乐园。   杨柳树上的知了,池塘里的青蛙,每到夏天的傍晚,就演奏出最动听的音乐,蛙声鼓鼓、蝉声阵阵……特别是在月光下,留宿在池塘里的白鹅、鸭子、还有杨柳树上的小鸟,便成了我的玩伴。“嘎嘎——”“呱呱——”的叫声此起彼伏,那时候的我,只觉得这蝉音、这蛙鸣、这鸭鹅的叫声,便是这世界上最美妙的音乐。这满池塘的景象,便是我儿时的整个快乐世界。   伯父的家就住在这池塘边上,伯父也时常拉着我的手,在这塘池边上散步、玩耍、逗乐……   只要提起大伯父,老家里的人们都会交口称赞。伯父把一个家庭小作坊逐步发展成年产值过亿元的乡镇龙头企业。伯父的事,多着呐,这里只说他的“抠门”吧!   伯父酸不拉叽的,平时花起钱来,就好像割他身上的肉、放他的血一样心疼,与巴尔扎克笔下的老葛朗台相差无几。作为老板,在家、出门行头上总应该讲究一点吧,可是,伯父没有穿过一件上百元的衣服,他专拣几十元一件的地摊货买。穿着这样的衣服,他照样走南闯北登堂入室;照样与国内顶级企业家们谈判;照样从外国人手里接过订单。一位港商朋友曾劝他买几件像样的衣服,他说:“衣服不在于多贵,而在于干净熨帖。”他的儿女们逢年过节都会主动为父亲买几件上档次的新衣服,他从不拒绝,但很少穿。他说好衣服穿在身上不自在,在厂里都是工作服,外出都是普普通通的衣服。从服饰上看,你无论如何也不会将其与一家年产销数亿元的老板联系起来,俨然是农民大伯一个。   在吃上,他更不讲究了。在家里粗茶淡饭,伯母从没有为他搞过特殊化。招待朋友客商也是以家常菜为主,以舒适为标准,从不去品山珍海味,胡吃海喝。他说:“招待人尽心尽情很重要,再好的饭菜,虚情假意,适得其反。”每次出差,他不是吃自带的鸡蛋、烧饼、面包,就是吃路边上的大碗面,奢侈一点是盒饭,与他出差的员工苦不堪言,但口服心服,老板能这样,我们凭什么不能?有一次,他出差德国,居然扛了一箱子方便面上了飞机。   人们常说,“日求三餐,夜求一宿。”这是人的基本生活需求。吃既然马马虎虎,睡个舒适觉,总不过份吧。可以这么说,他一生出差无数,从国内的大都市,到国外的名城古堡,他从没住过星级宾馆。他住过街道招待所,住过路边小客栈,住得最好的是一百元一宿的快捷酒店。   有一次到上海与深圳商人谈业务,人家住的是上千元一晚的五星级酒店,他惊讶得直吐舌头。对方问他住哪儿时,他用手一比划,人家以为老板不会住得差,七不离八也是四五星级的酒店吧。有人说他贱,也有人说他傻。他有自己的一套理论:住宿一张床,干干净净、清清爽爽就行了。住昂贵的酒店,瞎作钱,才真贱真傻。他风里雨里、日夜兼程,从大江南北到长城内外,走了多少路,省了多少钱,吃了多少苦,只有他自己知道。   我不是在编造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英雄故事。与每一个熟悉他的员工谈谈,他们准能向你讲出几个远比这些更精彩、更动人的故事。一位老同事发自内心地说:“因为老板这样严格要求自己,我们出差也从不敢铺张,从不敢乱花一分钱。这叫什么?这就叫润物细无声,这就叫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他帮助困难职工,帮助孤苦儿童,帮助敬老院的老人们。他们家是省、市有名的慈善之家,他每年用于慈善事业的钱超过百万。他对企业的财富有自己的认识:工厂是社会的,是职工的,我不能滥支乱花厂里一分钱,钱要花在事业发展上,花在职工的工资、福利等最需要的地方。   等我长大成人之后,伯父喜欢与我聊天。特别是我工作、成家之后,每次回老家,他与我说得最多的就是:“老板不是符号,而是一种荣誉,是一种责任,一种约束,要别人做到的,自己必须先做;要别人做好的,自己要带头做好。只说不做,少做多说,说了也是白说。要用自己的言行,带领职工在加快发展上着力,在奉献社会上用功。衣食住行,看似小事,但小事折射的是大境界,体现的是大智慧和大道德……”从伯父的谈话中,我深知他的用心。他从点点滴滴做起,从细微之处自律,成就了他的事业由小到大、由弱到强的发展传奇,也成就了他自己清清白白、坦坦荡荡的君子人生。在人生的路上,不管我走多远,伯父的话语总是响彻在我耳边,伯父的精神一直陪伴着我前进!      三、娘娘   娘娘(姑姑)是我二爹爹家的小女儿,我喜欢叫她小娘娘。她扎着两条短辫子,圆圆的脸蛋,镶嵌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她佯装生气的时候,鼻翼会一鼓一鼓的。我欺负她时,她那胖嘟嘟的小嘴也会一努,使劲地扭过脸去不再理我。   小娘娘越来越好看,我也越看越爱看。在我心里,画上的美女跟娘娘比起来都逊色不少呢!娘娘大我近十岁,还照样陪我玩躲猫猫、捉迷藏的游戏。一年春天,暖洋洋的太阳照得一切都懒洋洋的,白云里钻进了很多故事,树梢初显浅绿,枝桠胀鼓着孕蕾。小娘娘给躺在门前草席上的我讲故事,太阳晒红了她的脸。她倦了就依偎在我身旁,一阵幽香飘来,软软的,真是好闻。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小娘娘出阁的那天,我躺在小娘娘的怀里流着眼泪,小娘娘掏出香喷喷的手绢边给我擦泪,边说:“过两天娘娘就回来陪你玩。”可是,她一直就没有回来。她婆婆的腿摔骨折了,丈夫常年在外工作,家里一切的重担都落在她一个人的身上。   当初小娘娘谈这门亲事的时候,婆婆是打心眼里不愿意。她看不上这个农村的媳妇,她只有玉喜一个儿子,老伴早年骑鹤西去,是她一人含辛茹苦地把儿子拉扯大。儿子大学毕业后,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份工作。她总希望儿子能够找个女大学生,过够了苦日子的她,也能够早日离开农村,去过城市生活。   小娘娘与玉喜一起长大,他们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婆婆的极力反对,并没有让玉喜作出让步。   结婚后,婆婆就以过惯了一个人的生活为由,自己在外面租了一间房子单住。尽管玉喜和娘娘多次登门,想把她接回家来,但她还是婉言谢绝了。在她的眼里,儿媳妇达不到自己的标准要求,永远是她的一块心病,眼不见心不烦。   小娘娘婚后不久就怀孕了,她的妊娠反应特别厉害,时常恶心呕吐,吃饭没有一点胃口。玉喜不在身边,她多么想婆婆陪陪她,可是她每次的希望都变成了失望,婆婆根本就没有把她当成一回事。婆婆冷言冷语地说:“哪有那么娇气,就好像谁没有生过孩子似的。”婆婆的话,句句扎心,小娘娘只好打落牙齿往肚子咽。那天,天正下着大雪,婆婆突然心血来潮,想出去走动走动,看看雪景。结果刚走到门口,就摔倒了,大胯摔成骨折。接到电话后,小娘娘便火急火燎地跑到医院照顾。   看着一向对自己毫无情分的婆婆,此时孤单单地坐在病床上,小娘娘的心一下子软了。她不计较婆婆的过往,尽心尽责地伺候起婆婆。每天天不亮就开始给婆婆按摩、熬药、做汤、烧饭……一个月下来,婆婆胖了,小娘娘却瘦了好几斤。看着儿媳妇这么不计前嫌,真心实意地对待自己,婆婆心里有点过意不去。她心底的那块冰,才渐渐融化,慢慢地接受了这个勤劳能干,心地善良的儿媳妇。   有一天,她拿出自己多年的积蓄,亲手交到小娘娘手里,并说:“媳妇,这些年都是我不好,你别往心里去,我给你道歉。”   “妈,别这么说,无论怎样,我们都是一家人。”小娘娘对婆婆的突然转变,情不自禁眼里泛起了泪花。看着婆媳关系在悄然发生着变化,玉喜心里别提有高兴了。   去年回老家,见到了小娘娘,她还是那么美丽动人。老家里的人都夸小娘娘是个孝顺媳妇!   在老家里,像奶奶、伯父、娘娘这样的人,这样的事多着呢!老家不仅给我留下了那美好的记忆,而且给我留下的是取之不尽、用之不完的精神食粮。他们的勤劳;他们的纯朴;他们的善良;他们的无私,是我心目中的“老家精神”! 哈尔滨正规的癫痫病医院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效果好武汉最好的癫痫病医院在哪如何能治疗好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