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悬疑 > 文章内容页

生活不过是一团乱麻

来源:西安文学网 日期:2019-5-6 分类:灵异悬疑

“哎,你说,我婆婆是不是傻?”

四毛一屁股坐在同事对面,看似漫不经心地把包往她面前一放,满眼的GC标志晃得人眼晕。

“我都能看出来那女人是我公公的二奶,我婆婆都看不出来!”四毛撇着嘴巴一脸鄙视。

ONE

婚姻这东西,有人拿来延续爱情,有人用来改变命运。四毛属于后者。

四毛家境微寒,念大学之前一直跟父母兄弟挤在一间房里打地铺。毕业前夕,她拿出攒了4年的打工钱整了鼻子和下巴,最后得偿所愿嫁给了一个拆二代。

拆二代手中有9套房子,人称九哥。每个月光收房租就够四毛过去一年的收入。

四毛嫁过去可算不用受穷了,漂亮衣服名牌包海岛度假,花钱海了去。九哥眼都不眨一下。然而,有得就有失,九哥家除了有钱,还有许多鸡飞狗跳的附加值。

就是九哥的父母亲戚们。

城中村的老一辈们,年轻时候也受穷。人到中年,房地产行业突然雄起,拆迁组一折腾,大家陡然而富。人人手里都有房,收租子都够花,加上村里每个月的各种补助。这日子过得叫一个悠闲舒坦。

可是人一闲吧,就容易出幺蛾子。九哥他爹就摊上个事。

这年春节,四毛的婆婆打麻将输烦了,回家突然想打扫屋子,老太太多少年没沾过阳春水了,家里内务都是钟点工做的。

结果她这一勤快,就在N久没翻过的角落里发现了一张汇款单。

汇款金额是5000,收款人是个女人的名字。而汇款人是九哥他爹。

四毛两口子和公婆是在一起住的,她听见自己婆婆突然一声嚎叫,吓得赶快丢下新买的手机去看怎么回事。冲到大卧室,就瞅见她婆婆举着个汇款单坐在地上正捶自己胸。

“啊~~~你公公居然给别的女人汇款啊!!还能有什么事啊!!他肯定是外面有人了啊~~”

四毛觉得很尴尬,这事她能说啥,但是眼看婆婆要寻刀杀人,她还是赶快拦着老太太:“妈你别这样,咱先找爸回来问问清楚。啥都没搞明白你先别生气。”

四毛打电话给九哥,就听他在电话那边切了一声:“就这事啊?”她心里直埋怨婆婆,九哥肯定正打牌呢,被搅合这一下,回来又该生气了。

四毛非常害怕自己老公生气,一生气九哥就不给她钱了。她的工作是个闲职,她得靠九哥养着。

TWO

一会儿工夫,九哥和公公回来了。

公公很淡定,瞄了一眼婆婆咋咋呼呼甩过来的那张汇款单,悠悠开口:“你看你那鳖样!”

婆婆立刻收声不敢再嚎,吭哧着抹眼泪。

“那是我爸的老情人!”公公慢悠悠地说,跟播天气预报似得。

四毛和婆婆跟听天书似的。

公公说,九哥的奶奶死了之后,他爷爷一个人在外面住。最后那几年认识了这个女人,俩人同居了有5、6年。

后来,九哥他爷爷死了,公公念在总算她伺候了自己爹最后一场,就每个月给她寄点生活费。

“那女人年龄也不小了,还有几年活头?你和她生什么气?再说,我爸一直都是自己住,从没让你伺候过。去世前在医院里四平市那家治疗癫痫病医院最好也是人家照顾的,你这个做儿媳妇的都不亏心?现在我拿钱就算是感谢她帮我照顾老爷子。有啥不对?!”公公越说越生气,婆婆连眼泪都不敢抹了。

这事就这么过去了。

THREE

四毛体内沸腾的八卦细胞告诉她:事情没这么简单。

前段时间九哥老爱在洗浴中心过夜,四毛偷偷开车跟踪过。好巧不巧,她正看见公公和那女人一起从洗浴中心出来,看俩人那熟络的样子,不是相好都奇怪。

那女人看上去顶多40岁,九哥爷爷死的时候都70多了,这年龄怎么都对不上。反而是九哥他爹,今年才刚沾50的坎儿。

呵呵,四毛冷笑:根本就是公公自己养二奶,还推到死去的爷爷身上。

四毛从此在心里看低了婆婆一等:活了这么大年纪,一点本事没有。老公在外面胡来被发现,做妻子的居然都不敢声张。切,还活个什么劲!

生活永远比小说精彩,婆婆活的好好的。倒是公公出事了——酒驾。

九哥带着四毛和婆婆赶到医院的时候,公公已经结束手术,推进了重症监护室。

四毛忙着安抚婆婆,抽个空问丈夫情况。九哥皱着眉:“医生说危险期倒是过去了,就看能不能清醒了,最坏的情况是变植物人。”

植物人!四毛打了个冷颤,下一个念头是:“不会让我伺候吧?”

她心里不乐意,除了结婚时给的那个红包,公公再没给过她好处,凭啥她伺候?再说了,四毛看看呆若木鸡的婆婆,婆婆也没伺候过九哥的爷爷啊。

她的小九九还没算盘完,另一个人物就出现了。

公公的情人。

这个40岁的女人穿着裁剪合身的风衣,先是隔着玻璃看着里面插管子的公公抹眼泪,然后回头跟九哥摊牌:“你爸爸已经这样了,今后也不可能好利索。我们俩好了这么多年,你也不是不知道,如今我愿意伺候他,但是你爸的房子得分给我一套。”

就听 嗷~~一嗓子,医院走廊就乱了套。臃肿的婆婆骑在衣着得体的风衣女身上不癫痫能使用手术治疗吗停的撕扯,九哥急的满头是汗,拉了这个拉不了那个,一场好戏。

四毛带着婆婆先回了家。

200多平的大房子空空荡荡。蓬头垢面的婆婆坐在华丽的吊灯底下发呆。四毛满腹都是看热闹的心思,可嘴上还得劝:

“妈你别生气,她跟我爸时间再久也是个小三。现在闹无非是为了钱,拿点钱打发她走算了。”

婆婆目光呆滞:“我就是伤心,这事儿,他连我儿子都不避讳啊。我亲生的儿子啊,他他他早就知道这事,还不告诉我!”说完又是一阵哭。

四毛无话,村里男人都这样,天天在外面玩,高兴了几天不回家,累了就回来睡两天。四毛一开始觉得委屈,后来想想,反正只要自个有钱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日子各取所需吧。

FOUR

最终风衣女拿到了半套房的钱,满意地走了。

婆婆守在医院照顾公公,九哥还是满世界玩儿。

心理虚弱的女人总是善于在用琐碎事情配制毒药。四毛的工作依旧不上心,在单位除了炫耀自己好命,就是聊各种八卦。谁的私事她都说得眉飞色舞,最后以嘲笑自己的笨婆婆为结束语。

天道好轮回,苍天绕过谁。四毛生下女儿的第三年。九哥抱着一个两岁的男孩回了家。

男孩长得伶俐极了,一双大眼忽闪忽闪的招人喜欢。婆婆抱着爱得不行,四毛却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九哥大咧咧往沙发上一躺,开口道:鸡西市癫痫病的医院是哪家“这是咱儿子。”

四毛五雷轰顶。

原来,九哥几年前跟人一夜风流,之后没多久对方就号称怀孕,要他负责。九哥觉得怎么会那么巧,就拖着不认,对方闹得凶了就吓唬一下再给点钱安抚着。直到前几天带孩子去做了个亲子鉴定,才确定是自己的亲生儿子。

四毛这边呢,流产好几个,最后生了个女儿。婆婆的耐性也没了,直接催儿子把外面的孙子接回来养。

四毛嚎啕大哭,跳着脚骂九哥骂婆婆骂这一家不要脸的东西。她指着男孩破口大骂,各种难听怨毒的话喷薄而出,她委屈,她才不要当冤大头,她才不愿意当这个莫名其妙的后娘。

孩子哇得一声吓哭了,婆婆赶快低头哄。九哥一巴掌就兜过来,四毛耳朵轰轰作响眼前金星乱闪。

九哥一字一句:“不乐意就滚。儿子和女儿都是我的,你滚。”

FIVE

大雨滂沱,四毛坐在奥迪里神情呆滞。她刚才夺门而出,手里就只抓了钱包和一把车钥匙。

可是这车,也是九哥买给她的。

四毛不知道该去哪,回娘家?她每次回去都是花团锦簇,现在这么狼狈不堪,邻居肯定看笑话。

去朋友家?翻翻手机,她居然找不到一个能说知心话的朋友。

结婚这几年,除了手心向上要钱,她到底都做了什么?

四毛眼泪不停的西安中际中医医院好吗流。她这才发现,除了婚姻,她没有任何养活自个的本事。工作不操心,微薄的薪水连买护肤品都不够。若是离婚,也许能拿到一笔补偿金,可是那怎么够?她都三十多岁了,哪来的狠心再打磨自己从头再来?

她突然很羡慕九哥的情人,九哥说她才20出头,不愿意一辈子做个隐姓埋名的二奶,拿了钱之后爽快地去广州进修打工去了。未来对那个小情人来说,是一声轰然剧痛之后无限可能的未来。

但是四毛,她的未来在哪里?受不了磨砺,经不起变化,她除了坐在车里叹气,什么都做不了。

雨越下越大,四毛发动车子,车灯在黑暗里向前延伸,在无数条雨痕里渐渐稀薄,融入远方的夜色。前面是个十字路口,左拐是回去,右拐是出城。

她茫然看着路口,握着方向盘的双手冰凉。

这就是四毛选择的生活,不是一声巨响,就是一生呜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