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悬疑 > 文章内容页

许一力:社保制度不得不正视的一大难题

来源:西安文学网 日期:2019-8-8 分类:灵异悬疑

近期的大病医疗保险出来了,还是很有看头的。应该说,近段时间以来,政府正在把越来越多的注意力集中在医保社保等民生领域。

但仅以目前的进度来看,此类涉及民生的政策落实仍然会需要相当的时间,而伴随着政策上对于民生领域的越发关注,我们应该了解的是,在此类民生领域的供需上,无论是政府的财政补贴,还是市场上相关行业的准备情况都不容乐观。应该说,无论是政府还是社会,都远远没有做好准备,迎来未来各类补贴以及“民生需求潮”的爆发

而笔者所谓的“需求潮”指的又是什么呢?在笔者看来,国内社保方面最大的问题仍然存在于人口结构方面——社会人口老龄化。我们都知道,随着年龄的增长,人们的健康存量递减,患病风险递增,而且容易患大病,看病花费更多,导致总的医疗负担增加。我国60岁以上老人仅占总人口的14%,但医疗消费上,却花费了40%的医疗总资源。简单来说,无论是养老问题,还是大病医疗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其他各项社会福利的发展和覆盖,都无法避过老龄化加重的问题。人口老龄化,正在逐步加重对于财政补贴一起其他社会行业的负担。

而事实上我国人口的老龄化洪峰,还尚未掠过。截止2011年底,我国60岁及以上人口已逾2.96亿,这意味着当时的我国尽管不是老龄化最严重的国家,也将长期占据着老龄人口数量最大国家的“宝座”。而即使如此,我国也还远未迎来人口老龄化最严重的时期。随着60年代婴儿潮的逐步步入老龄化,我国的老龄化高峰将会出现在2030-2050年之间。未来的40年,我国的劳动年龄人口总量将从2010年的9.7亿减少到2050年的8.7亿。而其中减少的拐点将发生在2015年,届时将从9.98亿的峰值开始逐年下滑,年均减少366万。

这种倒三角的社会人口结构不仅意味着当下成长的一代人以及未来时间的政府将会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这个问题已经被重复了很多次,同时也意味着,依附着人口老龄化而迅速崛起的巨大市场。但事实上,无论是政府还是社会,在对老龄潮的认知上,都显得极为不足。

根据测算,在过去的30年间,我国老年人口的增长远远超过了总人口的增长速度,当下,我国已经进入了人口老龄化发展最迅速的时期,伴随人口老龄化飞速而来的是亟待开发的老龄市场。

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目前我国银发产业产值仅7000亿元,这与老龄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严重不符。所以“十二五”期间,我国人口老龄化的趋势将更加明显,也将释放出数目庞大的老年产品和服务需求,推动老龄产业迈向万亿大关。这意味着,某些产业前瞻性的发展规划中,应将目标市场更多定位于中老年群体上。但事实上,亟待开发的市场背后却是政府和市场双方的漠视。

我们来算算这笔账,按照国际通行的5%老年人进入机构养老的标准,2011年我国便存在有650万个床位缺口。而目前全国取得养老护理职业资格的仅有2万多人,按照国际上5∶1的护工需求量,缺口将近1000万人。

巨大的市场缺口之上,一方面是因为老年人独特的消费习惯使得市场不愿意去迎合,另一方面,更为重要的,却是政府机构对于老龄化需求的忽视。

而与市场上巨大缺口相呼应的,是财政方面已经开始凸显的压力,现行养老保险制度如不改变,15年后退休将吃不起盒饭。老龄化社会将会带来巨大的社会压力,老年人的看护、照顾、医疗等问题,也呈现出日益严峻的状态。

总而言之,老龄化将逐步成为中国经济发展中的一道坎,对于劳动力及其依赖的国内经济来说,这无疑是一记釜底抽薪的重拳。而也正是如此,才令笔者一直呼吁的寻找新的发展之路,以及产业的转型变得更加急迫。特别是在新一轮大投资开始之后的日子里,政府应该明白——老龄人口是社会责任的一部分,以什么样的方法,在更好地尽好政府的责任的同时,又能避免老龄潮冲击经济的发展,这该是政府及早动手准备的课题。

作者简介:许一力,1980年出生,祖籍浙江。1998年在清华大学电子系本科就读,金融学博士,研究生期间通过求教混沌心理学,并在股市中大范围应用,成为中国金融混沌操作教父级人物。后进入CCTV担任财经评论员,曾连续数月在节目中对板块和指数做出极度准确判断。

南宁癫痫病的医院南京癫痫病医院那好石嘴山惠农区癫痫哪能治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