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悬疑 > 文章内容页

【墨舞】能走就走去拉萨

来源:西安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灵异悬疑
摘要:拉萨是无数人向往的圣地,我和老伴也不例外。年轻的时候,我们无数次念叨过,这辈子一定要到西藏走一遭,看看神庙经幡,看看雪山圣湖,看看雅鲁藏布江,看看蓝天白云下的牦牛和藏羚羊……,在世界第三极,在离苍穹和神灵最近的地方,体验一下缺氧的感受,净化一下繁复的心境,经受一次身体与精神的洗礼。6月下旬,一个偶然的机缘,促成了我们的拉萨之行,多年的愿望终于得以实现。 拉萨是无数人向往的圣地,我和老伴也不例外。年轻的时候,我们无数次念叨过,这辈子一定要到西藏走一遭,看看神庙经幡,看看雪山圣湖,看看雅鲁藏布江,看看蓝天白云下的牦牛和藏羚羊……,在世界第三极,在离苍穹和神灵最近的地方,体验一下缺氧的感受,净化一下繁复的心境,经受一次身体与精神的洗礼。6月下旬,一个偶然的机缘,促成了我们的拉萨之行,多年的愿望终于得以实现。      1.能走就走      去年10月我退下来后,老伴就提出要去西藏看看,于是我们把旅行计划的第一站确定为西藏。到今年四五月份,老伴从带孙女的事务中解脱出来,我们便开始筹备出行。没想到却发生了尼泊尔大地震,显然这时候去西藏风险太大,于是改去了北京。   北京回来不到10天,我得到一个新疆喀什摄影采风活动的信息。虽然我去过几次新疆,但都没到喀什,所以很想参加这个活动,去帕米尔高原看看,亲手摸一摸红其拉甫边境的界碑。老伴和孩子们都鼓励我出去好好玩玩,我便开始仔细研究活动日程。活动内容非常丰富,时间也不短,但费用比较高,团费6千,在喀什集散,全程下来要万把块钱,顿觉有些奢侈。虽然家人支持,但我一人一次花这么多钱出去玩,总觉得不大合适。在研究路线的时候我偶然发现,到喀什比到拉萨还要远1千多公里。如果乘坐火车的话,我和老伴两个人去一趟西藏,大概也不会超过我一个人去喀什参加采风活动的费用。而且,地震的影响逐渐过去,西藏旅游也逐渐恢复正常,同时学生们还没有放假,现在正是去西藏的最好时机。   于是,我跟老伴说,我不去喀什了,我们去西藏吧。老伴很兴奋,连说好啊好啊!要去最近就去,不然到暑假期间人就太多了。我们便正式进行进藏准备。根据分工,老伴采购了各种物资,防病的,防晒的,防高原反应的,防跌打损伤的,吃的喝的用的,林林总总一大堆。我负责制定出行方案和路线,订票订旅馆。上次去北京,因为我们的手机功能不强大,目前又不想换手机,为了查阅信息和订购服务的方便,我带上了笔记本电脑,但这玩意对于出门在外的人来说,还是太大太重,也有诸多不便。这次专门在网上买了一个平板,在出门前一天收到快递,就带着上路了,又轻巧又薄小,确实非常方便。   到西藏有多种方式,飞机最快捷,但费用高,还有就是普遍有担心,如果快速从低海拔地区到高海拔地区,高原反应会很突然,一般人难以承受。(据说这是个伪命题,高原反应主要跟个体素质相关,跟接近高海拔的方式无关,不过我没有研究,不知道是真是假)。公路最风光,青藏公路的迤逦,川藏公路的险峻,都十分令人着迷。但我没有去高原的经验,目前也不具备冒险的条件,等我完全退休后,争取搞一次青藏高原自驾游。火车是最安全的出行方式,而且可以像东方快车一样,一路观赏沿途风景,由低到高逐渐适应海拔条件,所以我们选择坐火车去西藏。   但是,由于做出决定已经是6月20号左右,网上订购去西藏的车票和旅馆都遇到了困难。合肥到拉萨没有直达车,一般都是去离合肥最近的蚌埠或者稍近的西安中转。我考察了各种情况,无论是从蚌埠还是西安中转,要么是必须住一晚上,要么就是很辛苦地深夜转车或者漫长等待,因为中转时间衔接上很不方便。于是我们换一种思路,觉得与其选择在蚌埠或者西安中转,不如选择在兰州或者西宁中转,因为前者老伴都去过而后者却没有,再者这两个地方大体上相当于总路程的一半,中途中转应该更合理一些。同时,除了乌鲁木齐以外,全国各地所有到拉萨的列车,都必须经过兰州和西宁,所以在兰州或者西宁中转,时间和购票上的回旋余地会大一些。   当时在网上查到,合肥到西宁的直达列车要到7月1号才开通,而已经运行许多年的杭州到乌鲁木齐的列车经停合肥,可以从合肥直接上车直达兰州。但订票时发现卧铺票很紧张,最近的只有6月27号有一张卧铺票,再往后要到7月中旬以后才有。我们希望尽早成行,以免有什么事情一牵扯,就有可能走不成。跟老伴一商量,老伴觉得在车上只有二个白天一个夜晚,夜间我们可以轮流在卧铺上休息,应该没有什么大碍,于是就订了这一天的一张硬卧一张硬座的票。这趟车是第二天6月28号下午6点多钟到兰州,我们计划好在兰州住一晚,第二天上午游览一下兰州市容市貌,下午乘车去拉萨。但出奇的是,29号兰州到拉萨的车票也仅剩一张卧铺,本来也可以在兰州多呆几天,但后面几天的卧铺更紧张,再者我们寄希望于上车能补到卧铺票,所以就又订了一卧一座。好在兰州到拉萨也是次日即到,在车上只有一个夜晚,估计如法炮制就可以勉强应付。   旅馆预订相对容易些,因为只要不考虑性价比,就不存在订不到房间。遗憾地是我等工薪阶层,无法不考虑价格问题,可能的情况下,还是要以价廉物美为追求目标。因为我们年纪大了,夜晚住宿需要有独立卫生间才方便,而旅游旺季的青藏高原,所有带卫生间的标准间价格都不低,而且一天一个价。但这时候也不能完全考虑钱,否则夜里起来上公共卫生间,显然超出了我们的承受能力。西藏的旅馆很快就订好了,是布达拉宫附近的德林酒店,网上有点名气,我们预订了6月30和7月1日两天,总房价是376块,而且当时申明再续住要按7月份的价格上涨。我们想先定下来吧,到那里后再择机寻找更合适的旅店。兰州因为只住一晚,所以选择了车站对面的华联宾馆,价格是268。而且,上面这些房价,都是经过旅游网站补贴打折以后的价格,可见旅游旺季出行的花费,要比淡季高得多。看来对于我们这些不赶时间的人,还是尽量选择淡季旅游比较好,不仅花费小得多,而且人也肯定少受很多罪。   一切准备停当,6月27日下午,儿子把我们一直送到合肥火车站二楼候车室,我们坐上17:08发车的K594次绿皮火车,向兰州去了。   西藏之行终于成行,我们很兴奋。想想我们五六十岁这个年纪的人,上有耄耋老人要赡养,下有黄口子孙要扶持,自身也是各种疾病易发多发时期,能够顺利走出家门,实属不易。再也不可能奢望像年轻人那样,忽发奇想,说走就走了。但是,积极创造条件,合理安排事务,见缝插针调剂时间,来一场能走就走的旅行,还是可能,而且也是可行的。希望与朋友们共勉。      2.黄河之城      合肥发车已经傍晚,收拾收拾天就黑了,估计第二天天一亮,恐怕就过了洛阳,离西安不远,我们也就可以尽情欣赏窗外的西域风情啦。到补票台补票,列车员头都没抬,一句没有就把我打发了。本想在卧铺车厢坐下来,然后跟老伴轮换睡一睡,一夜就过去了。但是没想到一上车就被列车员盯上了,不时来催促我离开卧铺车厢。以前也没遇到过这种情况,看着列车员都挺好的,可这回碰上个人高马大的甘肃姑娘忒死心眼,不把我撵出卧铺车厢誓不罢休。想想她也是在为卧铺车厢的安全尽职尽责,咱也配合支持一下算了。   网络系统给我们配的车票也害人,卧铺是13车,座位是4车,几乎要从车头跑到车尾。好不容易来到自己的座位,却已经被一个小伙子占领,笑嘻嘻地央求我跟他换座位,看着他跟旁边的一个女孩子的黏糊劲,我只好摇摇头继续前进了一节车厢,在那个男孩的位置上坐了下来。这趟所谓的新空调快车其实并不快,沿途停靠的站点很多,所以硬座车厢的旅客就特别多,真正是座无虚席,还有不少站立者,车厢里的空气就比较混浊,环境跟卧铺车厢简直没法比,便有些怨恨起那个人高马大的列车员来。好在这个单元的乘客都是年轻人,我被邀请参加打牌活动,期间老伴又拿着卧铺牌子来换我去睡了一会,所以这一夜的辛苦倒也还能承受。   车到兰州的时间是晚上7点多一点,西北的时区比合肥晚,这个时候天还大亮着。车站的广场不大,华联宾馆就在广场对面的西北角,网上看的时候觉得距离不近地形比较复杂,身临其境才知道,离出站口不过几十米的距离,而且路很好走。我们在广场西侧一家饺子店点了晚餐,让老伴在那先吃,我到马路对面办理入住手续,把东西放进房间再过来吃饭。等我把一切办妥回到饺子店,老伴也刚刚吃完,我就接着坐下,轻轻松松地就着热气腾腾的饺子汤,吃了一顿舒适的晚餐。然后老伴挽着我的手臂,我们胜似闲庭信步地踱到了华联宾馆的房间。房间在九楼,房号是1908,虽然是新装修的,但空间太小,连挂衣柜都没有,如果不是旅游旺季,绝对卖不到这么高的价格。但是对于在车上辛苦了一夜的我们来说,已经非常惬意,终于有了一个独立的空间,终于可以洗一个热水澡,终于可以睡一个安稳觉,终于可以用上免费wifi打开微信、微博,终于可以穿着裤衩在房间自由晃荡了。   兰州是个特别的城市。首先,它是中国陆域版图的几何中心;第二,它是中国重要铁路枢纽之一,有包兰、兰新、兰青、陇海铁路交汇于此;第三,也是最特别的一点,它是唯一一个黄河穿城而过的省会城市。兰州市区南北群山环抱,东西黄河贯穿全城,是一个东西向延伸的狭长型城市,沿黄河南岸开通了一条东西40公里的滨河路,被誉为“绿色长廊”,现已成为全省最长的市内滨河马路。游客可以观看沿途点缀的平沙落雁、搏浪、丝绸古道、黄河母亲、西游记等众多雕塑,游览中山铁桥、白塔山公园、水车园等景点,欣赏城中黄河的独特风情。兰州别名金城,始建于公元前86年,因初次在这里筑城时挖出金子,故取名金城,还有一种说法是依据“金城汤池”的典故,喻其坚固。隋开皇三年(公元583年),隋文帝废郡置州,在此设立兰州总管府,“兰州”之称,自此始见于史册,后来虽然州郡数次易名,但兰州的建置沿革基本固定下来,相沿至今。   我们预订的车票,是Z917次兰州直达拉萨的特快列车,中午12:17发车,我们有整整一个上午的时间,可以在兰州看看玩玩。我以前来过几次兰州,最近一次是2012年底,对兰州多少有些记忆犹新,就充当起老伴的导游了。大体安排是先直接到兰州的标志性建筑黄河大铁桥,然后沿着黄河岸边一路向东,浏览黄河母亲雕像以及两岸的风光,时间充裕就去博物馆看看,时间不够就直接去火车站。   早上起来后,我们径直去对面火车站东边坐1路公交,到中山路中段的西关什字站下车,这里离黄河铁桥只有六七百米,抬头就能看得见。这时候还不到8点,路边有许多卖早点的摊点,路上都是行色匆匆赶路上班的人,路中间被围栏围了起来,到处都在修地铁。我本来想把老伴带到中山桥附近,找家早点店,坐下来吃一顿正宗兰州牛肉拉面,可老伴看着路边摊点炉子上咕嘟咕嘟热气腾腾的各式各样的粥,就想在路边喝一碗。于是我们买了两杯八宝粥,两个鸡蛋卷饼,就是那种夹各种菜的卷饼,还有两个卤鸡蛋,就站在街边的商店门口,用吸管吸着稀饭,用手抓着卷饼和鸡蛋,旁若无人地,有滋有味地,吃了一顿兰州的特色早餐。当然,路人也无暇顾及我们,他们大都和我们一样,光顾了路边摊,然后拿着早餐,一边大口啃噬着,一边大步向前走去。   兰州历来是东西交通要冲,中原与西域往来的必经之途。过去,穿城而过的黄河是难以逾越的障碍,民间曾有“隔河如隔天,渡河如渡鬼门关”的歌谣。从明洪武元年(公元1368年)起,这里开始建简易浮桥,洪武十八年建成了著名的镇远浮桥,并以其扼守要津的重要地位,被誉为“天下第一桥”,现在矗立在铁桥南岸的将军铁柱,就是镇远浮桥5百年兴衰史的唯一见证。?但是镇远浮桥常常因洪水和冰棱而桥毁人亡,而且冬季黄河封冻时浮桥必须拆除,春天冰融后又需重建,所费甚巨。为了改变这种状况,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五月,甘肃洋务总局与德国商行天津泰来洋行达成包修兰州黄河铁桥合同,次年开始建造,至宣统元年七月初四(1909年8月19日),耗资30万白银、长233.33米、宽7米的黄河铁桥建成通行,成为兰州也是黄河上游历史上第一座跨越黄河的永久性桥梁。大桥初名“兰州黄河铁桥”,1928年改为“中山桥”。建国后,铁桥经过了多次整修加固和保护,现在成为著名的观光步行桥,兰州市内标志性建筑之一。   我们沿着中山路北上,一会儿就走到了中山桥头。眼下正是雨季,黄河在桥下奔腾咆哮,气势磅礴,我和老伴在桥上走了个来回,桥那头就是白塔山,山上有白塔寺和白塔公园,我以前上去过,在山顶可以俯瞰兰州全貌,非常好看,尤其是夜景,非常震撼。但因为时间关系,这次我们来不及上去,就在桥上和桥头走走看看,拍照留影,以示至此一游吧。游览完黄河铁桥景点,我们沿滨河路东行,准备去黄河母亲雕塑区。印象当中,黄河母亲雕塑离中山桥不远,中间隔着一个水车公园。我们走了两站路左右,来到了另一座大桥,名字叫兰州城关黄河大桥,桥头和滨河大道之间,围成了一片绿地,这就是著名的市民广场。   兰州市市民广场位于市政府以北,城关黄河大桥以南,地形狭长,占地面积约7.18公顷。这个地方背靠黄河,连接南北城区的主要通道黄河大桥正对广场,同时对面与市政府等重要机构的办公大楼隔路相望,所以是兰州市区最好的的中心地带。原来这里是儿童公园,后来根据兰州市总体规划和兰州黄河40公里风情线规划,将儿童公园外迁,修建了现在的市民广场,为市民提供了一个休闲娱乐的公共空间与活动场所。这个市民广场是集景观、绿化、灯光等一系列设施构建成的开放公园,是早晚和节假日市民休闲的好去处。我们到这里时是8点来钟,有许多市民在晨练,老伴还站到广场舞的队伍中,跟大家一起,活动了一番。 甘肃癫痫病医院郑州的好癫痫医院是哪家太原癫痫病到哪治比较好河南癫痫疾病医院哪里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