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情画意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孙文强

来源:西安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诗情画意
【一】拉架   虽然我拉的时候,也是希望那人能狠揍这个小屁孩的,而且我一点儿不同情这个被揍的破小孩,反而我倒是很同情那个揍人的爸爸,但是我还是用我病嘘嘘的身体不由自主去阻挡那爸爸伸过来的气急败坏的腿脚。那男人眼里就差流血泪了。那男孩却一直在那儿叫“肖老师,肖老师,救我,我不要跟我爸爸回去,我爸爸不应该是这样的,他这么对我,他就不是我爸……”   听着那些话,我恨不得一巴掌呼上去,呼那小屁孩一脸。可是我知道我不能呼,因为我是他老师,他是我学生。   男孩叫孙文强,六年级。   “小学生油子”“现代双语就出了名的闹腾”“你可得当心了”……之前的许多的传言我现在是证实了。   初接触,便有多方面的消息扑面而来:“为了一个鞋带,不进教室,专门让他妈开着车,几十里,从上班的地方跑到宿舍给他系一个鞋带,要不就不读书。”   “不想读书,然后学自杀,从楼梯上摔下来磕断了腿,然后他爸爸整整背着他上下楼梯的上了三个月的课!”   ……   这些所有的负面报道都在我见他之后才慢慢显山显水。“现代双语,我楼上楼下背了这崽子两个月,肖老师,我跟你说,这孩子真是好赖不吃,听不懂人话,变着法来虐人的,现在别说他再在这儿挑拣了。孙文强,我跟你说,你没得挑了,现在就是你想念我也不让你念了,咱没那么多条件供你谈了,我在车上都跟你说好了,只要你想接,我随时都可以接你,但现在你又要闹,又不进教室,你想怎样?没那么多事了,我现在就给你办退学……”   说实话,我本心里是希望孙文强爸爸能真的抽醒他儿子的,可是他脸色里世界毁灭的疯狂又让我很害怕。“肖老师,你说我们都四十多岁的人了,让我天天搁这儿跟他丢这人,我真再也丢不起了。”   ……   “老师,我来了。”   孙文强门外叫唤的时候,我正埋头看《乖,摸摸头》,我出门,他和他爸爸都笑着,往528的宿舍走,我们一起进宿舍。   然后孙文强又回头看了看我:“老师,你不舒服吗?”   我上下看看自己,觉得没什么意外,便笑:“没有啊!”   他爸爸也适时的补了句:“肖老师,你病了吗?”   我赶快回:“没有,没有。”   可是心里突然就嘀咕,真是不健康了吗?但是孙文强的笑多迷人啊!   “孙文强,有没有有觉得我好帅好乖啊!跟老师说说,你为什么可以变这么好呢?这里有没有你肖老师的原因啊?”   看孙文强又一次恳求着,把一只大甜瓜伸过来,我不禁再把他拉过来使劲抱了抱。孙文强则仰着更眯成了一朵花的脸:“有!有!当然有!谢谢肖老师!我这个甜瓜真是给你的。你就吃了吧,可甜了。”   我知道我们最甜的就是彼此走过了那样一个特殊的阶段,包括他的父母。   这便也是一种温暖,掌心里开花的美。      【二】抓小猴   月光洒在花瓣上。   突然突然就特别想成书。   孩子语录:“老师,老师,某某某,骂人了。骂我俩。”“嗯嗯嗯,就是,我们都没怎么他,他就骂我们。”   孙文强一角低垂的脸儿,眼睛盯着书本,好像那一刻最是认真的人,那书里真有特别迷人的故事被丫读出了美味的样子。   好气又好笑埋在心里。我冲丫喊:“孙文强,出来……”   有些戏可以是独角,有些戏偏要杀杀鸡。今天不杀鸡,便就看小猴。   “老师……”孙文强乖乖的,一脸谨慎。   “怎么了?你,好像……骂人了?”   “……”   “说说,为什么?”   “……不高兴……”一本正经,又有些小心翼翼的小猴,那自然而然的话出口,还是让你愣了三愣的。因为那本就是他埋在心底的语言啊!即使你再无语,可又跟我们的小猴们有什么关系呢?所以他说的理直气壮,自然而然,虽然也怕,但也真诚坦白。那些小道道有时候真是不可捉摸的。打探人内心还真是一件蛮有趣的事,特别是面对这样的小猴,你更想知道他内心深处的那股清流,这让我不不由不更像是老虎遇到猎物一般的更充满一种玩味品味。我睁大眼看他的眼:   “哦,那么现在高兴了吗?”   “嗯……”   再大睁,上下的看来又看去,然后跟更靠近孙文强:“孙文强,你确定,现在高兴了?被别人告状,然后又被老师叫了来,站在这里,你?会高兴?”   “不,不是。老师,我不是这个意思。”   终于孙文强有点不好意思了。可是我还没有不好意思啊。   “这就对了嘛。要不,我还真是奇怪啦。要我可不行,你看看这个问题我们是不是再要更多人探讨一下呢?   比如爸爸妈妈,比如单老师……”   有时候他们可以是猴子,那么大人便可以是老虎,此刻的爸爸妈妈和单老师便被我披了老虎的外罩,可我不想他们吃人,只是适时给我的这场戏扮演一个好的配演角儿。   “不,不,不,老师,我错了。以后不说话了,也不骂人了。”   猴子总归是猴子,我的这样的狼爪还没伸开,孙文强便开始小心翼翼认错了。不管意识没意识到都认,而且认的真诚。可是我不想他这么缴械,我想他有一种心悦诚服,而不诉猴子怕老虎。   “哦,其实很多的时候不高兴了可以有许多的表达,比如倾诉,比如做事,比如唱歌,但有一个大前提就是必须不损它不伤外,但你今天的这个选题好像是最糟糕中一个呢。是吧?   我们想一想,它是一个连环案一样的滚雪球事件,本来一点不高兴,然后你骂人,人不高兴,人再骂你,或者告诉老师,然后老师又说你,一个不高兴,两个三个不高兴层层叠叠的堆积起来,就滚成了一座山了。咱再想想怎样才是这样事的最好处理方法呢?   若是我们换个角度,试着帮一下人呢?是不是快乐会多点,不高兴会少点儿?”   “嗯。”   “那么,你若是老师,是我,你觉得这事该怎样结束?”   “老师,我一定好好的,不会骂人了。”   看着小猴偃旗息鼓的模样,你就知道,这次的老虎戏猴子的戏是该谢幕了。   “嗯,那么老师把这个选择权重新交给你,你自己看着办吧!”   “哦!”   ……   “王子,对不起,我下次不会再骂人了。”   “张丰瑞,对不起,我下次不会再骂你了。”   然后小猴们更有不同的情态在演绎,有不好意思的羞涩着表示:没关系的。也有根本就是一脸大惊奇瞪圆大眼只带笑色而无语的。   你转身,背后更有声音和身影。   “肖老师,肖老师,我能不能拜托你一件事?”   回望孙文强:“说!”   “……就是,我骂人,能不能别告诉单老师……”   看来老虎终究还是有老虎的威风的。   冲猴子再笑笑,“当然……”   “耶……”   身后小小的长嘘之气,那就只当空气破音在流转了。 郑州有什么专业的癫痫医院哈尔滨看羊癫疯专科医院哈尔滨最专业治疗羊羔疯的医院湖北专治癫痫的医院哪些更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