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诗 > 文章内容页

【笔尖】弃 猫 之 后(散文)

来源:西安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散文诗

“小黑,小黑,我的小黑呀!”这是儿子撕心裂肺的、发自肺腑的吼声,还顿足捶胸、六神无主,同时滚烫的泪水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喷涌而出。儿子一个人大冬天只穿着线衣线裤从六楼径直飞奔向一楼,边跑边喊:“我的小黑呀!”。到了一楼,没有见到小黑,于是他打开楼道的门,在楼外足足喊了大约五分钟,仍未见小黑的身影。后又转身回到六楼家里,迅速打开一扇塑钢窗户,高喊:“我的小黑呀!你在哪里?”

我扔完小黑猫后回到家中,儿子开始不理我,只是趴在床上哭,并用手脚砸床,发出“哐哐”声,后见无效,又用双手使劲地抱住我的双腿,一边摇晃,一边哀求地说:“爸爸,我要小黑,我喜欢小黑,我真的离不开小黑呀!”

我看着儿子的痛苦面容,抬头又看见妻子红红的双眼,我的心开始颤动了。但是转念一想,小猫多次挠伤儿子的手、脚、脸、胳膊等部位;把盆花弄得枝折花落;它的粪便和尿液有时便在地板上,气味很难闻;我读医书的时候、儿子写作业的时候、妻子批作业的时候,都会有它打搅乱的身影;猫身上常常带有“弓形体”等寄生虫,也可使人得“猫抓病”,而且此病的死亡率极高:最难以忍受的是,只要卧室的门一开,它就嗖的一下,蹿上大床,把床弄得凌乱不堪,到处是“小梅花”印。所以我仍没有产生把它从别楼楼道里捡回来的念头。

儿子后来哭着哭着就不知不觉地睡着了,妻子默不作声,不停地玩“植物大战僵尸”游戏,直到深夜。

夜里,听到儿子说梦话:“小黑,小黑,我的小黑呀!”

我打开灯,看到儿子满脸泪花、双眼红肿、眼屎老长,叫醒上完厕所后,我欲给他洗一把脸,但遭到强烈拒绝,只好看着儿子倒头又睡,嘴里依然念叨着:“小黑,小黑,我的小黑呀!”

看着儿子如此痛苦,养猫的那些坏处在我的脑子里渐渐的挥发了,感觉“那个念头”就要产生了。

我好不容易熬到了第二天早晨六点,在儿子和妻子异口同声地催促下,我的“那个念头”终于产生了,把它从别楼楼道里捡回来。

我们一家三口人,一起快速来到别楼楼道里,一看,原来扔在一楼的地方没有小猫咪了,那半根金锣鱼肉火腿肠还在。这时,我的心“咯噔”一下,这可咋办?

我们从一楼走到四楼,一直大声呼唤着“小黑”的名字,可就是听不到小黑“喵喵”的回答。真急死人了!此时此刻,我心里想:“要是整个楼道都没有,我就敲开这十二户的楼门,挨家仔细地、好好地、耐心地问问到底是谁收留了儿子的小黑!反正必须要回来!”

当我们刚走到五楼楼梯口,突然听到“喵”了一声,那声音真好听!真悦耳!真美妙呀!听着这亲切的叫声,心里感觉:“仿佛走进黑暗的屋子,突然点亮了一只蜡烛”。

我们三人一猫在六楼人家门口脚垫上重逢了,儿子迅速抱起小黑,报得紧紧的,又贴脸又摸毛,还问小黑:“你冷吗?你饿吗?你想我了吗?”小猫也像模像样地“喵、喵、喵”地应和着。

真奇怪,已经找到小猫了,但是儿子的眼泪比昨天更多了!

南京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儿?昆明癫痫医院治疗费用是多少天津治疗癫痫医院哪家好癫痫患者口吐白沫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