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春】穿上春天的霓裳,去看郊外的花海

来源:西安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散文随笔
一   这个周末,去哪里耍呢?我在朋友圈发出邀请,有人说去龙泉驿看桃花。又有人说,跑那么远,不如在近郊耍一转,周家沟的油菜不是特别多吗?走太平、祥符逛一转,巴适惨了。听这话不错,于是决定近郊游。   邀约三五骑友,出去感受感受春天的滋味,今年的春天气温有点高,年刚过完,气温就达到二十度,真还挡不住春天的脚步。你看那桃花儿红了,李花儿白了,那满山的油菜花也金灿灿的了,就连路边的野花野草也赶着春天的列车,纷纷扬扬吐露芬芳。   我们朝方沟山走去,因为离城近,看不到多少油菜花,零零散散的,油菜苗也矮矮的,没有多少生机,或许是从去年入冬以来就天干的原因,一直没下过几粒雨,油菜缺水份,所以长势不好,花也自然少了吧。   刚过方沟山不久,沿途油菜花就多了起来,由于干旱的缘故,长势也都不好,但花儿还是竟相开放了,进入棑桶村,眼前忽然一亮。   一湾清澈透亮的溪水,溪水两岸茂盛的油菜花,一朵一朵正娇艳欲滴,像天上飘来的云彩,像姑娘的脸庞,羞答答的低垂着,一颗颗露珠儿正亲吻着油菜花的颈项,一副乡村美图,把我看呆了。   我正看得出神,一群鸭子缓缓游来,就像画中添了一抹动感,那么和谐而有深意。   有位老人站在河边,头戴草帽,身穿黑衣,在初升旭日的映照下,轮廓分明,好美好美的乡村晨图呀,我赶紧按下快门,纪录下这精彩的一瞬。老人看着岸上的菜花,碧绿的河水,或许他在想远方打工的儿子,又或许在盼望今年来个丰收年,让油菜籽卖个好价,好给孙儿交学费吧!   我们把大爷请上岸来,问他这河叫啥名?这地方为何又叫排桶村,老人家摸着长长的胡子,慢悠悠地说。   这条河啊就叫周家沟河,是九曲河上游的一个支流。据说呀,在一百多年前,祥符镇天降大旱,庄稼成片成片地死了,猪牛羊成群成群地倒下,就连四季常青的柏树也枯了黄了,缺水严重威胁着山沟里庄稼人的生命。   突然有一天夜里,奇迹发生了。“晰沥沥”的雨声敲打着屋背,庄稼起死回生了。一大早,成群结队的庄稼人提着家里的木桶来到了山脚,都想弄点水回家,几十号人站满了山坡,有赤着脚衣衫褴褛的老人,有抱着孩子体弱多病的妇女,有皮肤黝黑光着膀子的中年男子,这一群庄稼人浩浩荡荡组成了一支取水大军,水就那么多,谁先谁后呢?   山沟里的汉子发扬长幼有序的美德,自觉地让出一条道,老人的桶放在前面,妇女的桶在中间,青壮年的桶在最后,取过水后年青的帮老的弱的将水拉到了村头。   这一场久旱逢甘霖的取水,成为了山沟里庄稼人美好的回忆,为纪念这一感人的排桶取水,人们把走过的山沟叫排桶沟,排桶村的村名就这么个来历。   解放后修了老鹰水库,周家沟河的水就多了起来,再也没有干过。   听着老人讲的故事,我们陶醉了。   那河,叫周家沟河;那村叫排桶村。      二   告别了排桶村,一路向祥符镇骑行,沿途三三两两的李花竞相开放,犹如一串串银白的珍珠点缀在枝条上,给人一种花谢花又开,春天又来到的感觉。还有些单枝上的李花,花瓣匀称,洁白如雪,美丽动人,就像花仙子夜里画上去似的,不然咋这么好看呢?   我们边骑行边聊天,不知不觉就到了祥符街上,街还是老样子,只有新修的农贸市场周边有几栋漂亮点的楼房。匆匆告别祥符镇,朝柏柳道班房奔去。   在祥符镇柏柳村有几百亩桃林,虽然规模算不上很大,但每一年来看桃花的人却是络绎不绝。   去年的桃花是否依然?那一朵为我而开的桃花呢,还在么?   当我们到达桃花庵时,一群美女们正在桃花丛中摆姿摄影,桃花如画,人在画中,一片一片桃花轻轻飘落,随风飞舞,踩在那些小小的间隙,穿行在画中,竟感到一种莫名的幸福。   望着眼前的十里桃花,眼前的如花美人,我不竟想起前年的桃花开,我和兄弟以及兄弟的一位网友来看桃花的情形。   兄弟的网友是云南人,齐脖的短发,淡红的上衣,黑黑的脸,大大的眼睛,一对硕大又好看的耳环。据她自己说,结婚嫁到川中的遂宁,和丈夫性格不和,不得以出来在资阳打工。   她还开玩笑说,在资阳帮忙找一个呗。我狡黠地一笑,眼前不就有一个吗?她笑了,爽朗地笑声传了很远很远。   嘘!别出声!此刻,我多想静静地待在花丛中,什么都不想,什么也不问,随着桃花飞舞,像一只只彩蝶,飞呀,飞呀……   一年,一年,桃花又开了,你却走了。   而今的你又在哪里呢? 武汉癫痫病最新药品江西哪里治疗癫痫最权威哈尔滨癫痫病如何治愈黑龙江最专业的治疗癫痫医院是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