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星空 > 文章内容页

故事同床异梦总裁为爱出手我的女人只有我能欺负

来源:西安文学网 日期:2019-5-28 分类:散文星空

阿纤吓了一跳,随后沮丧地站着一动不动,这些天的恐惧再次蔓延,昏倒的这一天时间里,她梦见了自己很多个死法,被海水淹死,被胖男人打死,甚至被独孤异咬死,她弱小的身子无法承受过多的恐惧。

独孤异出来已经是十多分钟以后了,他在房间里扫了一圈,才发现阿纤缩在地毯的角落里,几乎要跟那个角落融为一体。

阿纤感觉到他的气息一点点靠近,恐惧地抬起头,指着自己受伤的脑袋嘴唇一张一合,只想让他知道现在她是伤患,不能再承受过多的虐待。

独孤异叹了口气,抱着她往床上一放,然后自己也跟着躺了上去。

这个女人的肌肤比正常温度稍凉,身体比正常女人要软,如果要形容,大概就是现在市场上卖的很火的水枕,Mary给独孤异买过几个,他很喜欢,只不过今天让人都扔了,因为他现在有了个超大号,那些都不用了。

阿纤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是感觉他靠的太近了,身上的温度开始往她这边一点点传递,有些不安,虽然仍然安静,但下意识地挣扎。

阿纤就在这不安之中入睡,万幸独孤异看起来很累,并没兴趣干其他的,她甚至在浅浅的梦里都能听见他均匀的呼吸,无处不在。

由于先前昏睡过一天,所以这次阿纤醒的比独孤异要早,睁开眼睛的第一刻,看到的是他浓黑的睫毛,安定悠闲的睡姿,难以想象他的手还压在她脖子上。

阿纤难受,伸手去拉他的手,满身上下都是他的味道,这感觉一点也不好。

可是他就算睡着了手腕力量也不可忽视,阿纤到最后只能咬着牙用最大的力气!

“你继续打扰我睡眠,我不介意来场晨间运动。”独孤异突然睁开眼睛,声音慵懒,眼神自信。

相反地,阿纤连忙闭上眼睛,相比起晨间运动,她还是比较喜欢装睡。

然而装着装着就真的睡着了,就这么在他怀里睡着了,这是她没想到的。

再次醒过来,身边的独孤异已经不见了。

而是旁边站了一个女佣人,一动不动,瞪着双眼睛盯着她,吓得她一个激灵坐了起来。

这时管家老徐走进来,催促那女佣,“李月,愣着干什么,还不快伺候小姐起床!”

阿纤连忙自己爬起来,她不用别人伺候,自己能行,而且,李月的眼神不对劲,活像欠了她八百万。

阿纤趁着独孤异不在,起床之后便开始缓缓打量这个独孤庄园,很大,一楼有两个套厅,她现在在里厅,连忙厅的门都看不到,而且这里的人都神出鬼没,常常不见一个人,但她知道,这里的佣人和保镖一定不少。

刚刚叫李月的女佣又出现了,昆明军海癫痫病医院好不好这会儿直接走到阿纤前面,开始观察她,神色跟刚刚一样,越来越不对劲。

阿纤抬起头与她对视,不知道她有什么问题,睁着一双眼睛有点迷茫。

“啪”地一声,一巴掌落在后脑勺上,阿纤几乎被扇晕,磕在车门角的脑袋已经受不了重创了,这一巴掌生生使她嘴角淌出一摊鲜血。

无声地咳嗽,阿纤定定地看着李月,她一点点往后蹭,这里太可怕了,随便一个人就可能变脸,神秘是独孤异是那样,这个看似善良的女佣也这样。

“你躲什么躲!要不是先生晚上还回来,我直接扇在你脸上,贱人!”李月连声音都尖锐起来,凶猛的眼神搜刮着阿纤的脸蛋。

“别以为你长得漂亮就了不起,我妹妹李佳那天就帮你洗了个澡,隔天就不见踪影了,你说,是不是你在先生面前说了什么?”

阿纤退到墙角,无处可退了,猛然想起那天独孤异问她手臂上的青紫是不是李佳弄的。

隔天便不见了?在她身上留了青紫痕迹让独孤异的感官不高兴了所以赶走李佳么?阿纤对着李月不停地摇头,她是哑巴什么都说不了,也不知道独孤异会那么做。

“摇什么头,哑巴吗?你倒是说啊,你把我妹妹弄哪儿去了,你这个狐狸精!”李月抓着阿纤的肩膀不停摇晃,气愤和嫉妒融在一起,让这个女人失控了。

阿纤用力甩开她爬着捡来地上的纸和笔,想跟她解释,可是还没来得及落笔便迎来了第二巴掌,脑袋一嗡,没了直觉。

晕过去的前一秒,阿纤终于知道为什么独孤异这里能死七个女人了,她必定是那第八个,必定是!

“是谁。”低沉的两个字,和那天他说“你以后,只能跟着我”的时候一模一样,清冷,高高在上,并且没有感情和温度。

癫痫失神发作可以吃德巴金吗

阿纤吓得一缩,睁开眼睛,竟然在地府也能见到独孤异。

他一件长长的风衣,背着她长身而立,前面躺着一群人,全都低着头,阿纤脑袋疼,头晕眼花,一时看不清楚都有谁。

“先生饶命,纤小姐是摔了一跤,摔到后脑勺才晕过去的!”

阿纤彻底睁开眼睛,这不是地府,她听到了李月的声音,身体下意识地动了动。

许是发现动静,独孤异回头,眼神与她对视的那一刻让人看不明白神色,下一秒,阿纤发现他已坐在了自己身边,鼻子动了动,闻完她身上小儿癫痫病的初期症状的味道后道:“血腥味真难闻。”

生怕他因为自己身上的血腥味再给自己一巴掌,阿纤往后退了退,却没退成,反而直接被他一手提进怀里,他刚刚抽过烟,烟草味与血腥味交融,阿纤脊背僵直。

“Mary.”独孤异对Mary使了个眼色,Mary点青少年癫痫病应如何治疗头,拿起桌上的遥控器一按,大型电视画面上立刻出现了刚刚李月虐打阿纤的画面。

阿纤瞳孔张大,定定地看着自己这被痛打两掌的全过程,呼吸都开始急促,她几乎要对疼痛产生恐惧了。

“救命啊,饶命啊先生,我不是故意的!她害了我妹妹,我也只是救妹心切,先生你饶了我这一回,我再也不敢了!”李月看着视频突然见哆嗦着鬼哭狼嚎,一边哭喊一边给独孤异磕头。

独孤异仿佛置身事外,悠哉地摸了摸阿纤的头,刚刚被扇的地方,“你说呢?”

阿纤痛得往前一缩,才知道他在问自己,茫然害怕的眼神跟初见是如出一辙。

得不到阿纤的回答,独孤异眸子里突然凶光一闪,“既然她那么喜欢扇后脑勺,那就满足她。”

话音刚落,阿纤转头便看到管家走过去,啪,一下,啪,两下,三下……

本文来自小说《早安,首席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