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星空 > 文章内容页

【轻舞】麻油灯_1

来源:西安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散文星空
摘要:  城市里的霓虹灯虽灿烂,却比不上家乡那盏麻油灯骨子里的温暖。它像一盏永恒不老的长明灯,让我魂牵梦绕,一直点在我的心里,亮在我的记忆中。    城市里的霓虹灯虽灿烂,却比不上家乡那盏麻油灯骨子里的温暖。它像一盏永恒不老的长明灯,让我魂牵梦绕,一直点在我的心里,亮在我的记忆中。   想起麻油灯,就想起小时候依偎在父母身边,那种香香甜甜的味道。   那是一个如童话般清纯的记忆。家乡被大片大片的芝麻花香酝酿着,我的家就如众多芝麻中的一粒,内部藏着香甜。当成熟的芝麻,丰满大地的时候,勤俭的父亲为了节约一点电费,便用芝麻油的残渣点灯。剪一些棉线,粗略地拧在一起,放在盛满油渣的瓶子里,就点亮了一家人的希望之光。屋内,每个角落里都氤氲着浓浓的温情,母亲忙着做饭,姐姐安静地学习,我则成了活蹦乱跳的小鱼。   那时候,年幼的我总是对着跳跃的火苗好奇,它鲜活的诱惑让我很快进入到另一个境界中去,一个很大很漂亮的宫殿,丰衣足食,里面住着我们幸福的一家人。   有人说,有父母的地方就是家。有家的日子里,就如浸泡在春天的暖阳里,舒服地温润着你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一家人团聚的日子,慢慢被岁月沉淀成闪闪发光的金子。   翻去记忆中的一片乌云,又看见父亲静静地站在堂屋中,不停地拨着灯芯,这个特定的细微动作被搁浅在岁月里,让我一直感到很疑惑。后来,在时光无情的侵蚀中终于明白,那叫“接力”,就如我和父亲之间的一场人生接力赛跑。   那天夜里,苍白的父亲告诉我,他要去一个很遥远的地方,让我们守护好家中唯一的母亲,不要让她有任何闪失。父亲的话平静得如一潭清水,却深邈不见底。   父亲走了,留下孤独的老母亲和满屋子的灰暗。他像一盏熬尽油的麻油灯,只能亮在我的回忆里。这悲凉的亲人离别,让我在人生路上,第一次感到无助的恐慌。我知道,父亲明明在告知我们,有父母在,家就在。如果连母亲都没了,这个家也就成真的不存在了。   从此,母亲在我的牵挂和思念中,被熬成了一盏孤独的麻油灯,它一直耸立在家乡的尽头,闪烁在我生命路口,成为我人生中的指明灯。   夜,总是来得那么蹊跷,瞒过我明亮的眼睛,直达我的心脏。我接过思念的钥匙,毫不犹豫地打开通往外界的窗口。   窗外,万家灯火像挂满夜空中的小星星,一颗比一颗亮,一颗比一颗会说话。我把满腹的思念按了又按,用眼睛里的咸味捻成一片雪白的羽毛,让它独自穿行在拥挤的黑暗里,飞跃家乡的方向去。   思念母亲,就如黑暗来临时,点一盏灯在的屋内,瞬间,所有的恐惧和寒凉都不见了。   想起母亲常对我说过的一句话:想家了,就回来看看!这看似简单的嘴边话语,却让母亲积攒了多少时光,去偷偷将深不可测的皱纹填满。   夜空中的月亮圆了,可老家母亲的牙齿正在残缺,而我,只会避缩在他乡默默观望。   浩瀚的天空,可以包罗宇宙万象,母亲则像一池温泉,包容的不只是浪花的翻滚,更多的是用温暖,融化浪花退去后留下的遗憾。我们总自豪地认为,母亲是我们心中的一片蓝天,可以大到无边无际,任我们自由翱翔。奔波累了,随时都可以停靠在母爱的港湾,避风休息。然而,母亲又是那么微小,就如那一根根苍老枯竭的白发,经不起一丁点风波。   想起前些日子回家看望母亲,那是父亲去逝周年祭奠日。   车子还没停稳,就看见母亲迎着冷风站在大门口等候。顿时,她那满头雪亮的银发刺痛了我的眼睛。   “妈,我回来了。”我用心哽咽地喊着,然后用力控制住快要落下的眼泪。如今的妈妈,已是我眼泪里的疼痛,爱到怜惜,爱不到尽头。有妈的感觉是幸福而温暖的,幸运而骄傲的,因为妈就是我们的家。   姐姐们相继从千里之外赶回来,我们便有了难得的两日小聚,老屋又有了往日热闹的气氛。母亲忙来忙去,虽是高兴的,却怎么也掩盖不了她的憔悴和孤独。母亲是可怜的,就像这个空了格的老屋。   团聚的日子是那么的短暂,离家的日子背负着沉甸甸的牵挂。母亲又一次站在大门口,灌着冷风与我们告别。我清楚地看见,母亲满头通亮的白发像一盏麻油灯,照亮了我们启程的路。   有人说,家是生命的起点,人生的驿站,心灵的港湾,前进的动力。我则认为,家是亲情的纽带。有家就有亲人的爱,爱里藏满温暖。      癫痫会对患者的寿命有影响吗武汉治疗癫痫病最新疗法陕西的癫痫医院去哪家好哈尔滨癫痫医院哪家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