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心的句子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回眸

来源:西安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伤心的句子
1.   逢着年味,归程,便似巨轮,徘徊在每一个人的唇舌心上,行日将近,行囊已装,恨不得片刻抛了卯离了岸,箭般驶去家的方向。这时候,方知觉做一个归人也是幸福的。问一句:你回家过年么?正好,我也是。   时间过得真快,又到了正月初四,我们也该返城了。吃完早饭,母亲忙着给我们准备东西。腊肉香肠给我们姐妹仨分配好,香甜的柚子装了一蛇皮袋,还有烘干的豆腐和母亲用沙炒熟的落花生。我和老公去了一趟菜园子,割了一些萝卜和白菜,总觉得母亲种的这些菜,怎么吃都比城市买的菜香甜,顺便带一些进城,怀念这种味道妙不可言。四个大袋装满了车厢,两个小时的路程,回到城市中的三居室,接到母亲打来的电话,我们刚好到家,知道我们平安,母亲这才放心。   今天打开江山文学网,读到以上这些句子,顾不上一路颠簸,忙整理自己的文字凑成了一篇《回眸》发稿。或许,我和许许多多的作者一样,感觉年年不好过,年年还得过。什么舟车劳顿,都挡不住回家的路,那一抹炊烟早已锁住了心,那些散落在城市的风景,也只能借助青山绿水,在老家拼凑完成……      2.   小年过后,城里乡下已俨然进入年的状态。这几天天气晴好,街上人来人往,站台候车的人一天比一天的多。坐在店中,我注视着穿梭不停的车辆,领略着微微南来风,在写下小年快乐后,才想起安排一家人的行程。   女儿昨晚宣布,今天是最后一天补课,放假十天。   “只有短短的十天,老师却发了三十几套卷子……”女儿嘀咕着,“看来,我不能回乡下过年了,要不然,作业完成不了。”   “这么多年,每年都回乡下过年,你把作业带上!对了,把台灯也带上。”我对女儿说道。   “我也只剩最后一天了,终于可以睡早床了,我要把仓鼠带上。”儿子随声附和道。   “到时来个狗鼠赛跑,这才有味道。”我打趣道。   “一想到那几个讨厌鬼,我怎能安心写作业呀?”   我知道女儿指的她几个表弟。我妹的几个孩子全都比她小,调皮捣蛋唯恐天下不乱,再加上她的弟弟,四个男孩子的鬼主意一出又一出,想到这儿,我开始心烦意乱了。这般想着,抛开收拢,不管它了,打开空间,随心写了几段。   小年过后,年更近了,回家的脚步在文字中打转,思绪也飘得很远。好些人早已忙得团团转,忙着拆洗床被,忙着买鸡买鱼,而我家双方的父母,早已把一切安排得妥妥当当,只嘱咐我们带上儿子女儿,回家陪他们过年,这才是他们最大的心愿。   小年过后,我才发现水养的富贵竹开始泛黄了,可能是天气太冷的缘故,老公说扔了吧!反正每年都要重新买几根的。我还有点舍不得,对富贵竹也开始恋旧了,但见着它一幅萎糜不振的样子,我只好忍痛丢弃。客厅的绿萝和四叶草,青翠依旧,只是期待的藤蔓不见长出,每天观察着,一直没有惊喜。   小年过后,我的蒜苗已长出,其它的几盆花草早就进入了“冬眠”,全然忘记了我这个女主人。我也懒惰了许多,老公多次提醒,我才提着蓝色的壶给它们喝上水。小年过后,街上的行人一天比一天多,街道变窄了,人行道的树上挂满了灯笼,远望着,红绿之间,黄色的须穗飘扬着,整个城市笼罩着喜庆的色彩,一片片火热的红染尽岁月,孩子们簇拥着时间老人走上街头,挑选新衣服新鞋子,大包小包扛回家。街头巷尾的老人嗑着瓜子,嚼着软糖,绕着年的话题娓娓道来,我在文字中将忧伤屏蔽,将快乐打包,染上平安幸福的墨迹,一并寄出。   小年过后,该回家的陆陆续续回到了家。车站码头晃动地远方亲人的身影,翘首盼望的新年如期而至。柿子灯的红,中国结的红,装扮着新屋旧屋,还有那一幅幅对联潜入千家万户,倒挂的“福”迎回了思乡的游子,一缕缕炊烟四方升起,染遍青山藏进暮色,一壶老酒,催熟了乡音,煮浓了日子。      3.   腊月二十九,我们一家四口赶到婆婆家过早年。婆婆家距城不远,过年风俗和城里一样,一直是早上过年,说是越吃越亮。老小一家团圆后,我们又马不停蹄赶往娘家过年。我们乡下一直遵循晚上过年的风俗,听长辈们说是当年土匪凶煞恶烈,所以选在了下午五点左右吃年饭。吃完年饭,大人们围在一起,一边看电视,一边烤火叙旧,天南海北,有聊不完的话题,小孩子则忙着放烟花爆竹,乐此不疲。随着年龄的增长,电视节目不再吸引我的眼球,微信走进我们的生活,语音聊天也成为一种时尚。十二点,年与年交接,烟花竞相绽放,新年的钟声准时敲响,礼炮声顿时响彻整个小山村。其实,守岁只是一种形式,而我习惯了这种团聚,几姊妹随心所欲地畅谈,没有约束地吃喝,吃着柴火煮的香喷喷的饭菜,柴火熏的腊味,还有浓浓的锅巴稀饭,成了吃不腻的美味佳肴。   好久不见的几个孩子欢喜得不得了,晚上吵着一床睡觉。他们有讲不完的悄悄话,也不再扔擦炮砸缸了,他们一年比一年懂事,父母还在撑着一片蓝天,此时,乡村最是热闹非凡。   打开微信和QQ空间,祝福短信无数条,抢红包的目不暇接,我在同学群上发一个红包,拜过早年,继续睡觉。   今年回家,我专门挑一根红围巾,与木楼子合了影,挂上的红灯笼特别醒目,贴上儿子写的对联,喜庆中浓缩所有的祝福,陈明的《快乐老家》在耳旁响起,如果你正好在,请和我一起高唱,让幸福快乐流淌。   癫痫的专科医院武汉治疗老年癫痫病的医院黑龙江最专业的治疗癫痫病在哪甘肃哪儿治癫痫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