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流年】爱之初(散文)

    红豆,此物最相思。说起来,当时我是没有想到的。那感觉,犹似天色欲黄昏,淅淅沥沥的小雨,如酥。犹似杏蕊枝头,很是惹眼的,一粒粒初绽的红蕾点点。一粒粒点缀在最明媚的日子里,那种时...[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云】母逝五七祭(散文)

    夜半醒来,我寻找着妈妈,妈妈真的走了,如同她往日天天早起外出晨练一样;只是这一次,她再也不会回来了。万籁俱寂,凛冽的寒风带着呼啸的声音嚣张地告诉我,它是这黑暗的主宰。我躺在床...[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PK大奖赛”】故乡散章之三月十五的会(散文)

    从来没有哪一个数字比这个数字更有冲击力,也从来没有哪个数字让我刻骨铭心。三月十五这个数字,让我日日惦记、时时念想……农历三月十五,是故乡的“会”,它不是节日,却是每年固定的赶...[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东北】手绢儿去哪儿了?(散文)

    不知不觉地,手绢,那种四四方方的棉布制作的印着各色图案的小手绢儿,已经悄悄地淡出了我们的视野,估计也快离开了年轻人的记忆。现在我还能够看到的多是二人转上那种大红的带着黄边儿或...[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丹枫】母亲的坚强(散文)_1

    一十六岁那年秋天,在我的记忆里,是特别漫长、特别煎熬的。在那个灰暗、阴冷的秋天,我的家里发生了一场事故。父亲为了生计到省城的工地打工,在一个阴雨天,不慎从脚手架上摔了下来,断...[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荷塘“有奖金”征文】奔丧(散文)

    2018年元月10日深夜1点,在网上发表《陪床》一文刚入睡,打算次日就背起行囊回驻到市中心医院再次陪护父亲时,没想到噩耗于凌晨三点半急速传来:父亲病情急转直下,已来不及连夜转院治疗,现...[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八一】走进心灵的帐篷(散文·家园)

    人有化石,兽有化石,文化有化石吗?智慧的先祖把一个地名赋予——和顺,我想:她一定具有特殊的人文内涵。或者说,她就是人类追求的卓越的存在和永恒的启示!于是,我就这样走进了她,是...[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丁香】母亲瘦了(散文)

    从微信视频里看到,年近七旬的母亲明显地苍老消瘦了,她满头白发,尽管耳不聋,但眼却花了,尽管身体还算康健,但已属古稀老人,听到她熟悉的话音,看到她斑老的面容,我的眼晴润湿了,眼...[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11【柳岸•美】坍塌

    晚风里,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那个曾经熟识而今变得陌生的人,也将慢慢消失在她的身后吧。  认识张淳彬,是十多年前的事了。他们是同事。那时,她年方二十二,刚从学校毕业,典型的“热...[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11【柳岸•念】一位让我十分震惊的女孩儿

    摘要:是谁在呼喊,让我们伸出一双双温暖的手?是谁谁谁伸出了一双双温暖的手,正在搀扶着不幸同胞一路砥砺前行?我不一定知道你们都是谁!但是,我知道你们都为了谁!...[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