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文章内容页

【丁香】母亲瘦了(散文)

来源:西安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玄幻奇幻

从微信视频里看到,年近七旬的母亲明显地苍老消瘦了,她满头白发,尽管耳不聋,但眼却花了,尽管身体还算康健,但已属古稀老人,听到她熟悉的话音,看到她斑老的面容,我的眼晴润湿了,眼泪在眼眶里转动,始终不敢落在脸上,生怕她有所觉察,生怕她看到泪水勾起对儿子的思念。

六十有八年岁的母亲岂能不老,岂能不瘦,她是四个儿女的母亲,更是五个孙儿的祖母,还是五个外孙的外婆,做为长子的我已年近半百,母亲岂能不老,岂能不瘦。

母亲出生于解放战争时期,在外祖父外祖母的呵护下度过了快乐的童年,文革初弃学回家,本来有机会参加高考的她被无情的动乱剥夺了升入大学的权利,不到二十岁时便嫁到了我家,从我出生的那一刻起,她承担起母亲的重担,既要哺育幼年的儿子,又要做繁重的家务,稍有空闲还要到生产队的田地里干活挣工分,忙忙碌碌十多年,养育了我们兄妹四人。其中的艰辛只有她自己知道。

改革开放土地分产到户后,为了改变家庭的贫困面貌,母亲含辛茹苦抚养两个年幼的妹妹的同时,主动与父亲承担起十五亩土地的秋播夏收,平田整地运粪锄草,还要帮着祖母洗衣做饭,做衣做鞋,纺线织布,给牲口铡草添料,其辛劳程度不言而语。

农闲时候,母亲每天天不亮就穿衣下炕,为驾马车出行的父亲做饭备干粮,晚上还要等到父亲深夜回家,在家里她还经常饲养十多只产蛋鸡,一头老母猪,为的是吃鸡蛋方便和补贴家用,有时还要辅导我和弟弟做家庭作业,这是多么勤劳的母亲,她堪称父亲的贤内助。

那一年母亲病了,乡里县里的医院查不出病根,刚上高中的我便带母亲去地区医院检查,其实母亲没什么大病,只是日久天长营养不良,导致身体虚弱,医生特嘱需要加强营养,注意休息,那时除我上高中外,弟弟上初中,两个妹妹上小学,祖母已年迈,十多亩地的打理还要靠母亲帮衬,她又那里能有多休息的时间,她说农家妇女命就这样,老母猪照养不误,产蛋鸡也照养不误,还是该干啥就干啥。

从九十年代开始,农村的机械化耕作逐渐代替了原始的劳作方式,农民们耕种收庄稼省了不少力,既省工也省劳力,许多男劳力农闲时候还出去打点零工,搞些副业,挣点辛苦钱。农村妇女们也基本摆脱了辛劳的命运,母亲自然也清闲了许多。但随着我们弟兄娶妻生子和妹妹们出嫁,母亲又承担了照看孙子外孙的重任,这些后辈的相继出世,使母亲增添了不少的喜悦,她的精力更加旺盛,浑身有使不完的劲,虽然苦点累点,但经济上宽裕了不少,她的心情也是舒畅的,十多个孙辈的成长,无不倾注了她大量的心血。

母亲是善良慈祥的,她从不奢求什么,对孙辈们永远是那样宽厚和蔼,从没有发过脾气,从没有浮躁对待过。在我们的心目中,母亲是功德无量,在孙辈们的心目中,母亲是伟大的。

孩子们一个个长大,离开了母亲,各自走上求学的道路,孙辈们绕膝欢笑的日子是那样的短暂,母亲大多的日子显得那样孤独和无奈。只有假期和节日里才能听到她欢快的笑声。

母爱是真诚的,我们结婚二十多年来一直同父母在一个炉灶做饭,在一起生活,她同妻从没有拌过嘴红过脸,三代同堂的六口之家显得那样和谐,这固然与妻的善解人意通情达理以孝为先分不开,母亲的宽厚和爱子之心也占据了重要位置。

近 两年多来,为了供养儿女上学,我们走上了打工之路,父亲也农闲时节外出干些零活,孙儿孙女双双在外求学,留守家中的母亲却不肯清闲下来,她每年都摆弄着院里的三分菜地,整理地块,下种锄草,浇水管护,忙得不亦乐乎,从春至夏再到深秋初冬,菜地里都有新鲜菜,白菜萝卜葱蒜西红柿存起来足够一个冬天的食用。她总是不肯闲下来,劝也没有用,一生的勤劳使她练就了较为强健的身体,但母亲毕竟七十高龄,人老了,头发花白了,又不肯独自闲在家里,母亲岂能不瘦,愿母亲永远健康,也愿天下的母亲永远健康。

母亲瘦了,头发花白了,看到她这个样子我无语而哽,我唯一能表达的就是爱我的母亲,永远爱她,平凡而伟大的母亲。

合肥治疗癫痫专科医院较好江西癫痫病去哪治好老年原发性病的常见症状表现是什么西安市哪里医院看羊角风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