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文章内容页

【流云】母逝五七祭(散文)

来源:西安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玄幻奇幻

夜半醒来,我寻找着妈妈,妈妈真的走了,如同她往日天天早起外出晨练一样;只是这一次,她再也不会回来了。万籁俱寂,凛冽的寒风带着呼啸的声音嚣张地告诉我,它是这黑暗的主宰。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难以入眠。思母之痛,痛切心骨,吞声忍泣,泪水止不住地滑落而下,淋湿枕巾一片,尽管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户抚慰着我,仿佛在劝我节哀顺变。可我怎能忘记妈妈的爱意?怎能忘记妈妈45岁就守寡抚孤,为了五个儿女,那整日含辛茹苦的情景?怎能忘记妈妈60岁了,还爬上房顶去拾漏的背影?

母爱柔善若碧月,儿郎意履报娘恩,怎奈瑶池归鹤去,思母怎不悲莫禁?慈母仙游五七矣,阴阳两隔泪满眶,五七坟前来祭母,哀声伴雪恸冥天。

妈妈走了,永远地离开了我,深挚的母爱化成无边的思念,守护在身旁。妈妈仙逝后才感受到有些思念能潜伏很久很久,是终生无法愈合的伤口,时不时地浮上来,让你无从选择无从抗拒。最后,和着骨肉的血化成奔涌的泪,从似乎早已愈合的伤口中流出来。

永远记得2015年12月23日下午近4点,北风肆意地呼啸着,凛然生畏,吹落这城市的每一片忧虑。令人心惊的手机铃声骤起,是医院主治医师打来的,他告诉我,妈妈呼吸困难,气喘不止,要我赶紧来医院。妈妈的身体状况在我的预料之中,可没想到来得那么突然。中午我和妹夫离开时还和妈妈有说有笑……接电话的手在颤抖,心跳在加快。我急忙放下准备下锅的菜蔬,熄火关上天然气,骑上电动车向医院奔去。心里知道,这是段不祥的路啊!来到病床前,妈妈艰难地吐着气,上气不接下气,眼睛直溜溜地看着我,已经不能说话了。我紧紧握着妈妈的双手,声嘶力竭地说:“妈!妈!你要挺住啊!儿子离不开你!我马上叫姐姐和三个妹妹来。”妈妈费劲地点了点头,又应了两声:“噢,噢。”这次住院其实是例行的一次保健型医疗,妈妈自脑出血后的五年来,每年两次,从未间断。没承想这次挂水十来天来一切正常,正准备出院时后便出现四肢浮肿的病状,尔后高烧低烧交替不退,整整28天啊!病区的几个主任在察房时都说老人家能坚持这么久是个奇迹,老人家的毅力很强。这哪是妈妈的毅力强呵,是95岁的妈妈有着强烈的求生欲望!这缘于她吃尽了大半辈子的苦,我父亲去世时小妹才四周,大姐还在读中专,是妈妈独自一人把五个儿女拉扯成人。妈妈直到五个儿女成家立业后才不为一家的生计操劳,她多么想再过几天舒坦的日子啊!

没等姐妹们来到,妈妈已经被推到了重症抢救室。第一张也是最后一张病危通知单是我签的,我平生签的第一张,也是唯一一张妈妈住院期间的病危通知单。医生的话冷酷而清醒:“救,不过是生命维持几天而已,已经回天无力!”我听得见自己冷冷的坚定的字语:“救!”我不相信妈妈会这么快地离我而去,觉得她会醒来,在不远处等着我,我们姊妹五个一连几天24小时不间断地轮流守候在重症抢救室外,望着进进出出无语的医护人员,心如刀绞油煎。我们在内心祈祷着,上苍啊!保佑我妈平安度过这一劫,让乐善好施的妈妈快点康复,我们还想承欢于她的膝下啊!27日凌晨,一声手机响起,是大外甥打来的:“舅舅,赶紧到医院来,医生说婆婆的情况不妙!”

一会功夫,我们姊妹五个及我们的子女全都跪在妈妈的病床前。妈妈,便这样地走了,安祥地闭上了双眼,那一刻是2015年12月27日凌晨5时,没有留下一句话给我们,以她的方式,凌迟我们的心。妈妈于2011年脑出血后与病魔做了最顽强的抗争,终因身体机能耗尽,慢慢垂下她辛勤的双臂,走了,走完了艰辛、苦难、无数风雨的九十五个春夏。我们,精神支柱坍塌了,心碎了,仿佛满世界的悲伤瞬间齐聚于此,又于瞬间崩溃决堤!可恨啊,自己没有回天之神力。可恨啊,在生和死之间的一刹那,人的力量是那么的渺小!世上,还有什么比失去妈妈更痛苦的,还有什么比这折磨更残忍的,还有什么比这生离死别更痛苦万分的!从今以后我的眼前耳畔,不再有妈妈的音容笑貌,不再有妈妈的叮咛与唠叨,我的世界,永远失去了一分慈爱的目光,一份殷殷的期盼。在妈妈生命最后的日子里,儿女们轮流守候着伺候着,看到妈妈坚强地与病魔抗争,我们即高兴又伤心。高兴的是妈妈能坚持这么久还头脑清醒、思维缜密,说话清晰不乱,我们都相信奇迹一定会在妈妈身上出现。伤心的是看到妈妈身体一天天变坏,全身肿胀不消,一动就钻心的痛,看着妈妈被可恶的病魔折磨的如此痛苦,我们心急如焚又无可奈何。

在办理丧事的日子里,无尽的泪水纵横交流于脸颊,躯体好像被掏空了五脏六腑般哀毁骨立,人,完全是在木然状态中重复地机械地做着动作,跪迎前来祭拜的亲戚、折锡纸、烧纸、与妈妈喃喃而语。在为妈妈守夜的日子里,有时默默伫立窗前,目光呆滞,望月低声饮泣,无边无尽的哀思像挥之不去的雾霾笼罩在心空。有时又一点没有悲伤,觉得妈妈没有离开我们,就像我天天来陪伴妈妈一样,第二天上午一定又会见到妈妈了……每一刻,都想刻意忘掉痛楚,却又忘不掉,永远,无法忘记。妈妈那慈爱的音容笑貌,妈妈那点点滴滴的往事,早已刻录在脑,永难抹掉。儿女生命历程中,早已融入了妈妈生命的每一朵浪花,每一步足迹。意识流中的妈妈,身影还在眼前晃动,是那样的强烈与真实,气息还能嗅到,萦绕在这个世界的每一寸空间。

如白驹过隙,五七了。据说五七是逝去的灵魂真正要离开的日子,会非常不舍自己一生一直守候的家园和亲人。五七的前一晚是灵魂最后一次回到自己的家,最后看一眼自己亲人的日子。妈妈,您昨晚回家了吗?我们把您的房间收拾的干干净净,物品摆放的整整齐齐,您看到了吧。五七了,我们经历了对您思念的煎熬。五七祭日,我们姊妹五及其子女、孙辈踏着积雪的墓道缓缓地来到墓前,贡上食品慰籍天堂的妈妈。哀思化作片片纸灰随风飘去,朵朵飞舞的雪花唤起那承膝于妈妈时的乐趣和心酸。妈妈呀,如今您已化作天上一朵白云,满天飞舞的雪花是您结晶的泪滴。墓前,一束康乃馨静静开放,悄无声息地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弥漫着母子间一件件往事。哀痛与思念像一把利剑穿透岁月穿透泣血的心,深深刻在墓碑上。

我虽早为人父,自己也有了第三代,可妈妈的去世实在是“生命不可承受之重!”生命中暗藏的脆弱也全部被激发了出来,精神、灵魂都进入了临近崩溃的状态。“妈妈”依然是我内心深处最柔弱最不可触碰的伤痛,忍不住、又无休无止,在每一个不经意的时候,每一个不经意的场景,甚至听到别人叫一声“妈妈”时,都会让心尖一疼,泪水潸然而下。搜索枯肠,即找不到用什么样的字眼和语句来表达内心深处的感受,也找不到更贴切的词语能淋漓尽致地表达对妈妈的一份生生的痛。妈妈用过的每一件物品都让我打开尘封的记忆,勾起对妈妈无尽的怀念,心绞如碎,难以呼吸,不能自己。妈妈,您的一生充满了艰辛、坎坷。是您独自一人用柔弱的肩膀挑起抚养我们姊妹五人的重担,让我们得以成人。是您用不屈的脊梁支撑着整个家庭,让这个家得以完整。是您为儿娶妻,为女出嫁,竭尽全力,力所能及。每逢佳节团聚的时候,妈妈那开心的笑容,高兴的样子,历历在目。有妈妈在,尽管生活拮据,却充满了快乐和满足。儿女们忘不了啊,妈妈,您就是我们心空中的太阳,生命中的力量。

妈妈,您还记得咱家那间千疮百孔的老屋吗?它装满了你的辛勤,也装满了孤儿寡母的相依相伴相慰,更装满了您操持一家时的酸甜苦辣。妈妈,您还记得咱家老屋门前那条秦淮河水吗?它流过我的金色童年,也飘逝多少声您对儿子乳名亲切的呼唤。您那唤儿回家吃饭的声音,是世上最优美的,比天籁还动听的声音。还有,我迷眼时您那毫不犹豫地为儿舔食灰尘的慈爱,我到哈尔滨读书时,您坚持送儿到火车站,火车徐徐开出,盯着那渐渐远去的站台和身影,久久,久久的点点滴滴?涓涓而流,一幅幅画面,永不褪色。不知谁曾说过,思念就象一把钝刀,在心上慢慢地慢慢地割着,永不停止,永无止境,痛,便会从心开始,一点一点地蔓延开来,最终成为一种绝症。若是这样,宁可选择守夜的当初从高高的住处跳下,不是为了伤悲,只是单纯的想在泉下侍候终年辛苦的妈妈爸爸。尽孝,仅仅尽孝而已。因为,母爱是高山,厚重无比,母爱是大海,浩瀚无边,母爱是这个世上生生不息生命的力量。我们们还记得,当我们都成家立业了,都被岁月画鬓成霜了,依然喜欢承欢与撒娇于妈妈的膝下,爱听那无休无止的唠叨与关注。妈妈,因为有您在,家里就有了一盏永不熄灭的灯火,点亮着儿女的心空,有您在,儿女就有了靠山,有了一份向往一份希望,心踏实了。妈妈呀,您是儿女生命里,飘泊灵魂温馨的港湾。如今妈妈走了,我满腹的心事还能对谁述说?脑海里一片空白,将以何来填补?只有,让它去吧,或许,留白也是一种美。

妈妈,您把爱全部给了我,把世界也给了我,您是我生命中最可爱最可亲的人。在想您的每一个夜晚,我是多么想时光倒流,再回到童年时光。能撒娇在您的温暖怀抱中,紧紧的抱着、蹭着,心中委屈时能尽情地向您倾述,得到你的呵护和亲慰。失去了您,才知道母爱是生命里最温暖最宝贵的不可缺少的阳光。妈妈,在这雪花飘飞的冬日,在您仙逝后的五七忌日,我们来看您了。泪水蔓延,潮湿了季节苍凉了墓地。天上朵朵洁白的雪花撒满了您的墓地,传递着儿女们对您的无限思念。我不知道是否真的有天堂和乐土,真心希望有,至少我能幻想着希望着一生奔波劳苦受累的妈妈能和爸爸及家族的众亲们在另一个世界团聚,互相照应着。我们知道,我能幻想着您在天堂依然继续弘扬着您的热情好客的品格,乐善好施慷慨相助。妈妈,您与爸爸都要照顾好自己,天凉了别忘加衣服,感冒了别忘吃点药,累了就休息休息,不要再顾家顾儿女吃尽苦了。

乌黑的键盘敲打出思念的文字,流动的空气凝固着一份沉闷的忧伤,四周也飘荡着哀怨的祭之歌。思念着追忆着妈妈留给的那份深沉,祝福着祈祷着妈妈能在另一个世界找到永恒的幸福,永恒的欢乐、宁静与安祥。

岁月如梭,人生无常,亲人与故人,花开与花落,人间与天堂,不过是一个简单的重复。一切的依恋一切的回忆,只是为了一个信念,为了告慰妈妈在天之灵。我们姊妹间,只有交往更频繁,更加的血浓于水,妈妈才放心。

一叩首!再叩首!三叩首!妈妈啊,您一路走好!我们爱您,下辈子还做您的儿女。

谨以此文,祭奠我平凡而伟大的妈妈。

北京癫痫病医院去哪里西安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癫痫对患者有什么危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