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江南】给你饲料你就下蛋

来源:西安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玄幻小说
中央首长要来咱县咱乡了!
   中央首长真要到这偏僻小县来了。这小县有啥好的?没啥,就是一个字:穷!而且还是国家级贫困县。科山乡位于全县的最北端,抗日战争时期,这里发生过刘庄阻击战、丘岭伏击战等战例。这个地处太行山革命老区的乡镇,是这次中央首长考察的必来之地。牛乡长兴奋地将这一消息传达给全体乡干部后,郑重地布置了工作:二柱、志强负责乡政府里外的卫生;杜梅、兰如负责沿街标语的粉刷;建春、朝晖负责道路清理;小来、永恒负责重点农户的卫生工作。安排就绪,副乡长田旺问:“乡长,这么大的事,咋把我给落下了?”牛乡长说:“忘了谁也忘不了你呀。你和县里来的秀香帮我写汇报,拟发言稿,这等大事怎么能忘了你呢!”
   牛乡长和田旺他们很快将汇报材料报到县里,得到的批复意见是:枯燥无味,推翻重来。牛乡长望着退回来的材料正在发呆,田旺这边忽然一武汉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拍手:“有了,乡长,有了。我记得有一次中央首长到某县,人家汇报的材料是大白话加顺口溜,通俗实在,结果中央领导听了很高兴,省、市领导也夸他吃透了基层情况,最后这位乡长还得到破格提拔了呢。”牛乡长说:“你是说咱们也用这种方式?”田旺说:“对,就写大白话,也就是抛开文件的书写格式,用老百姓的话来写。”牛乡长说:“这不难,用家乡话呗,那样更生动、自然。”田旺说:“关键是要把咱乡的情况编成顺口溜。”秀香说:“像说书似的感觉。”田旺说:“做好还要有让人发笑的地方。”秀香说:“就是有意说的出点儿格,装点儿傻。”牛乡长一拍桌子:“行啊,有你们二位高人指点,咱老牛又牛上天了。编编,领导不笑咱心不甘。”田旺说:“编编,举灯熬夜咱要加餐。”秀香说:“真是能人太多了,有个屎壳郎就能找出驴粪蛋儿来。”
   这边材料正编着,那边县政府办陈秘书来传达新精神,说重点要把乡里的厕所重新粉刷一遍,杀灭蚊蝇,干净卫生,保证领导用厕。牛乡长正编着顺口溜,俏皮话、幽默话儿张嘴就来:“厕所已经太破,粉刷不如重作,建议拨点儿资金,保证领导如厕。”陈秘书说:“你的意见很对,回去请示一下,争取给你乡解决点儿修缮费。但你们可不能等,该动手的要快,人要动起来不能歇菜,解难题思路要放开,用新面貌把领导接待。”牛乡长说:“陈秘书讲的实在,我这里决不懈怠,让领导不能见外,进厕所顺畅痛快。”秀香说:“以后,外人都不敢到你们乡来了,来了都不会说话了,满嘴都是牛氏诗歌。”大伙一听全都笑了。
   县里很快拨过来一笔修缮费。怎么用好这笔钱呢?牛乡长决定先把厕所翻盖一下,茅坑由蹲坑改成冲水式,外观采用了田旺的方案,普通的墙壁加上挑檐,用不起琉璃瓦,用灰瓦刷上黄油漆。墙面刷成红色,标准的皇宫宫墙用的红色,即美观大方。剩下的钱,更换了小食堂的桌椅,最后剩的钱买了一挂羽毛球的网子。苗庄乡这时又送来一些鲜花摆在乡政府院里。县长来检查,看到科山乡短时间内街道干净,院内外粉刷布置一新,庭场院落井然有序,尤其是厕所,红墙红瓦加鲜花的衬托,真有点儿皇家庭院的气派,不禁称赞道:“牛乡长,不简单,不简单。”县长说:“马上县里要来检查、验收了,你们要抓紧时间演练一下,搞搞彩排,找找不足。”
   县领导都来到了科山乡,一场实地演练开始了。
   首长走下汽车,牛乡长快步上前握手,激动地说:“哎呀,老首长,俺们科山乡三万老百姓天天都在盼着您呀!他们盼星星、盼月亮,盼的头发变了白,盼的双眼合不上。一句话,您把温暖送到了俺们心坎儿上。”首长说:“早就该来,早就该来。走吧,去看看乡亲们。”
   首长往前走,前面排列着民兵连的队伍,一声口令:立正。军人出身的副乡长二雄跑步来到首长面前,一个立正,标准的举手行礼:“报告首长,清水县科山乡民兵连集合完毕,欢迎首长的到来,请指示。”首长问:“你是?工作在哪个单位?”二雄大声回答:“首长,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河北省清水县科山乡粉丝厂厂长牛二雄。”首长说:“好,一手抓生产,一手抓训练,好!”首长说着来到队伍面前,小伙子、姑娘们喊道:“首长好!”首长说:“同志们辛苦了!”大伙说:“首长辛苦。”首长说:“同志们都晒黑了。”大伙说:“首长更黑。”
   牛乡长乐了,纠正道:“后面的话不行,要用部队的规范喊:为人民服务。记下了吗?”
   首长来到老党员于老铁家,询问于老铁生活的怎样,于老铁说:“俺是鸡满窝、羊满圈,坡上柿子、地下柏杉,不信命、不靠天,用咱双手建家园;吃的喝的都不缺,日子过得比蜜甜。”首长说:“条件尽管改变了很多,但离发达的地方还有很大差距,还要加快致富的步伐。”接着又问:“你有几个孩子,都干什么工作?”于老铁说:“两个女,一个男,老大承包了养鱼场,老二大学把书念,老三还在上初中,学习成绩是三连冠。”首长说:“县里、南昌较好的癫痫病医院是哪个乡里没有给你们增加什么负担吗?”于老铁说:“说负担,谁也难,大河没水小河干,为了国家做贡献,谁叫俺是老党员。”首长说:“到底是老区,党员的素质很高啊。”接着又问:“你对乡里经济发展有什么想法,对我们有什么要求?”于老铁说:“常知足,手莫贪,有吃有喝没得谈。俺们努力再发展,首长有空来看看。没啥需要,没啥需要。”首长送上慰问品说:“你说的都是顺口溜,有文化底子,读过几年书啊?”于老铁说:“在部队扫过盲,这些顺口溜都是牛乡长教给俺的,俺一连背了好几天,背不下来吃不下饭,咱可不能给咱县、给咱乡的乡亲们丢脸呐。”首长说:“我也受传染了,真想来几句。好了,您歇着,我们再到别处看看。”
   牛乡长点评说:“前面还行,后边别说是我教的,得说是你自个儿编的,啊?”于老铁说:“俺哪编的了这诗歌啊。哎,慰问品的箱子咋是空的?”牛乡长说:“演练嘛,首长来了再给真的。”首长又到了贫困户沈桂花家。首长问:“家里几口人呀,生活怎么样啊?”沈桂花答不上来。牛乡长说:“田旺,你咋教的,现在咋白瞎了呢?”田旺说:“我教了她好几遍。哎,我给你的稿子呢?”沈桂花说:“孩子不懂事上茅子用了。”牛乡长说:“唉,老娘们儿家你可真是,误了大事,要处理你了,逮猪牵羊还是扒墙拆房?啊,你说说。”沈桂花一听,以为真要处理她,吓得“哇”的一声哭了。田旺倒乐了,说:“哎,我看说不上来,说不上来哭也行。”牛乡长说:“哭吧,哭好了就行,哭不好还处理你。”
   首长沿路往乡里走,一对青年男女正在谈恋爱。男的说:“甭管大海再多水,大山再雄伟,蜘蛛再多腿,辣椒再辣嘴……总之你在我眼里是最美。我们在一起,快乐的找不着北。”首长说:“这老区的小伙子对爱的表达方式还挺浪漫。好!诗情画意,别出心裁。”
   首长到了乡政府,已经是到此地近三个小时了。一进院,牛乡长就招呼:“首长,渴了吧?”首长说:“不渴。”牛乡长说:“累了吧?”首长说:“不累。”牛乡长说:“首长,方便吗?”首长说:“方便。”牛乡长说:“方便咱就合个影。”首长只好和他照了相。牛乡长兴致上来,又跟首长谈工作思路,首长有些急了就说:“好好,咱们回头再谈,我得方便一下。”这时牛乡长才回过味儿来,赶紧腰一躬、手一摆说:“您请。”首长问:“又请什么?”牛乡长说:“上个卫生间,洗个手。”首长笑了:“这个同志还挺幽默。”说着走向厕所。牛乡长跟在后面,到了厕所跟前,首长进去了,牛乡长紧跟着要进去,被警卫人员挥手挡住:“站住,你不能进去。”牛乡长说:“我咋不能进?还怕俺看首长的……哦,不进,不进,我是不能进。”
   首长坐在乡政府会议室,听取了科山乡的情况汇报。牛乡长说:“俺们科山乡是革命老区,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三万人民,在党的领导下,克服困难,互助自救,战胜了风灾、雹灾、洪灾、旱灾、非典、禽流感……群众说:灾难像洪水,贫穷像魔鬼,只要跟党走,咱们怕过谁?大步奔小康,生活会更美。”首长带头鼓掌,大伙掌声一片。
   在谈到修乡村公路时,牛乡长说:“一条光光柏油路,连着老区千家户;山外技术引进来,山里特产运得出;一条公路心连心,致富路上迈大步。”
   在谈到计生问题时,牛乡长说:“要致富,少生孩子多种树;要致富,少生孩子多养猪;要致富,常听讲课学技术;要致富,别让孩子误工夫。”
   在谈到反腐败问题时,牛乡长说:“思想防线要坚强,浅色诱惑不投降;没事下点儿毛毛雨,头脑清醒不转向。”
   对发展经济招商引资,牛乡长说:“你有资金哪里投,科山乡里来养牛;你赚钱来俺受益,老婆孩子热炕头。”
   在谈到动员发展养牛带领农民致富时,牛乡长说:“牛奶赛米汤,赚钱盖新房,丰衣又足食,全靠牛乡长。这里应该是全靠共产党,怎么写成我了?”
   最后,牛乡长又汇报了科山乡的不足,立志改变贫穷的面貌:“愚公开路能移山,一挖就是几百年;现今科山好儿女,精兵强将有三万;力争大干三五年,科山旧貌变新颜;还靠首长多支持,多来多走多看看。以上汇报不全面,首长听后提意见。”
   陈县长为首的验收组以热烈的掌声通过验收,同时又提出新的要求:要精,要细,要有新创意。
   牛乡长送走了县领导,对属下干部说:“怎么样,够牛吧?”田旺说:“别骄傲,领导不是要咱大踏步的提高,要有新创意吗?”秀香说:“当年的官倒叫经济,过去的馊招叫创意,这点子还是留给牛乡长吧。”田旺说:“我看再加上个小学生献词,希望小学的孩子,手捧鲜花献给首长更有意义。”牛乡长说:“对,小学生再添个彩。献词呢,要简练,像:您光辉,您灿烂,您给我们送温暖。您是探照灯,您是照明弹,为我们指路不翻船。”田旺笑着说:“糊涂啦?领导都成照明弹了,你是什么呀?”牛乡长说:“那不照的时间长吗?”秀香说:“我觉着咱顺口溜是不是多了点儿,正所谓盐多了不咸,醋多了不酸,和尚多了没水喝,鸡养多了不下蛋。”田旺也说:“对,减点儿吧,或用别的形式代替,比如说咱家乡的小调儿二人台之类的。”牛乡长说:“二人台,那不得两个人唱吗?”秀香说:“我看加在最后比较合适,就唱《首长下乡到咱家》。”牛乡长说:“好,绝了。这才叫屎壳郎插鸡毛——没见过是什么鸟。这就是创意呀。这么唱:首长冒着小雨到咱乡上,乡亲们含着泪花拍起巴掌,首长他问寒问暖关心咱这地方,心连心呀情深意也长,哎……”
   牛乡长正在兴奋地唱着,县里的电话来了,通知科山乡继续做好准备,首长来的时间另行通知。通知说,首长说了,不管早晚,一定会来的。
   牛乡长放下电话对田旺说:“首长暂时来不了,准备工作不能放松,顺口溜该编的还得编,二人台该唱的还得唱,工作该干的还得干,吃饭、睡觉该咋样还咋样;星星还是那颗星星,月亮还是那个月亮。走,咱吃饭去。”秀香说:“首长来得晚,咱们正好准备的更具体、更充分,工作更上新台阶。”牛乡长说:“对!首长不来咱也把工作促上去了,说明咱会借东风啊。”田旺说:“那时候这顺口溜就用不着咱们编了。”牛乡长说:“那可不,那时候人人都哈尔滨治疗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是哪家会写诗编顺口溜,人人都是知识分子了。”田旺说:“牛乡长,你别忙,抓紧时间把台阶上,政绩、工作都跟上,科山变成鱼米乡;到时提拔又进步,我俩的费用快补上。”牛乡长乐了:“你小子,真是给你阳光你就灿烂,给你笑容你就放电,给你棉被你就出汗,给你饲料你就下蛋。”
  

共 4396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