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木马】小英

来源:西安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玄幻小说
自从前天早晨在菜市场看到她,我就一直在想她的名字,可是想了这么久,还是没有想起来,姑且就在这里叫她“小英”吧。但是,那些相处的日子,我却是记忆犹新。   说起她,还得穿越到七年前。那时候我在我们镇上一个服装厂上班,她也是在那个厂,而且我们在同一个小组里。我们组有二十多个人,其中当地的有七个,剩下的都是一群外地的孩子。一直觉得这里人看不起外地人,在这个厂里,似乎更加的明显一点。当地的七个女人年龄都在三十岁以上,最大的就是小英,那时候就快到五十岁了,她是那七个女人中最老实的一个,最坏的一个要数在烫板上的那个家就住在街上的人,每天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每每都有人问她:阿姨,今天加不加班呀?她就会阴阳怪气地反问你:xx,今天加不加班呀?在我的印象里,她似乎就没有和声和气地和我们组里的那些外地孩子说过话。当然,她也一样地看不起小英,因为小英舍不得吃零食,还很拼命地干活。小英是个苦命的女人,她有两个女儿,大的有精神病,每天都在吃药,二十好几的人了,连一餐饭都不能烧,更不要说谈婚论嫁了。为了老有所养,小英又生了一个孩子,是一个女孩,当和她一样年龄的人都做了丈母娘的时候,她的小女儿却还在读小学;他的老公也是个老实巴交的人,在家里种地养地鳖虫,日子过得并不富裕。而其他的几个当地女人似乎就过得有滋有味,上班时间总是叽叽呱呱,有着说不完的话,而且买了零食也是一起分着吃。可是小英就坐在她们一起,却从来不给她吃,有的时候还说一些很难听的话挖苦她。我虽然算是半个当地人,但是因为这里人对外地人的歧视,让我特别地反感,我不仅不学着说这里的话,甚至不喜欢和那些所谓的当地人“同流合污”。我每天都是和外地的那些孩子们在一起,我们相处的特别地好,难得放假的时候,我会邀请几个比较要好的到家里看电视,我觉得和她们在一起特别地开心,而不像和那群当地人在一起,她们总会问你:老公的工资交给你吧?婆婆帮你带孩子,你给她钱伐?你结婚的时候,婆家给了你多少钱呀?你每天骑自行车上班,是没有钱买电动车,还是锻炼身体呀·······刚开始的时候,我回答她们,特别是问到我结婚的时候,婆家给了多少彩礼的时候,我竟然哭了······可是当我哭的时候,却发现那几个女人在窃窃地笑······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想搭理她们,甚至特别地反感她们。但是小英不一样,当地人看不起她,外地人也不愿意和她多打交道,可是她却总是巴结那几个当地女人。她舍不得花钱买东西给她们吃,但是她们家田里有玉米的时候,她会带玉米给那些人,她们家河里菱角采下来的时候,她会带到厂里给那些女人吃,她们家有鱼塘,她也经常带一些烧好的鱼呀虾到厂里,吃饭的时候放在桌子上让那些女人品尝,那些女人也不客气,总是能把她带去的菜吃得干干净净。我不是当地人,偏偏吃饭的时候被安排和那几个女人坐在同一张圆桌上。我不喜欢吃别人的东西,即便是别人叫了,也只是笑着说:嗯,好的,好的!却不会把筷子伸过去。只是有一次,小英的一个举动,让我直到现在都无法忘怀。   厂里的菜,几乎从来就没有好过,每一天除了土豆,就是大白菜,还有那发福的豆芽菜。可能是习惯了,也可能是那时候手里不宽裕,还想着还账,并没有很想吃什么过。 但是有一次小英带了一大茶缸的油炸鱼块,让我非常地尴尬。在我们老家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愿冇一村,不冇一家。意思是说有些东西,要么一个村上都给,要么一户人家也不给,但是不能给了大半个村子,而不给少数的几户人家。可是小英那次带来的鲍鱼块,她并没有像以前一样放在桌子上让别人自己夹,而是她把那茶缸拿在手里,按顺序一人一大块,偏偏到我那里的时候,她又绕了回去,整个桌子上,就没有给我一个人……那时候的那种场合,如果有地缝我真的想钻进去,真不知道是自己做人的失败,还是我只是个无足轻重的“外来媳妇”……   后来我依旧在那个厂做,早七点半,晚上不好说,最早也要到九点钟下班,但是工资却是一成不变的900块一个月。有一次我生病一个礼拜没有上班,竟然也付了900块,再后来我知道厂里付工资并不是表面上的计件制,而是跟组长有很大的关系,而组长和我们组几个当地女人是天天交头接耳在一起的,我也理解了小英的做法,只是我一直在想:不吃馒头争口气!   如今七年过去了,我依旧不会说当地话,但是小英看到我的时候,是这样说的:哎呀,你现在做什么呀,长得真好! 昆明哪里看癫痫病专业陕西那个医院看小孩癫痫病好哈尔滨癫痫病如何去治疗焦作市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