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文章内容页

【丁香杯】白鹿原上我的哑娘(散文)

来源:西安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玄幻小说

朋友,在你的家庭,或者身边,有残疾人吗?当你和残疾人生活在一起,或者你走在大街上,遇见真正的残疾人有困难时,你会伸出你温暖的双手吗?你会用你善良的心灵,去为一个残障人付出你伟大的爱心吗?我觉得我会的,因为我的家庭里有位残疾人,那就是我的哑娘。

娘是一个残疾人,她是一位残疾的母亲。60年代,我出生在陕西的白鹿原。对,就是陈忠实老先生写的小说《白鹿原》那个地方。娘是一位聋哑的农村妇女,小时候因为生病,成了聋哑,她中等个,留着短发,瓜子脸,人长的很漂亮。虽然她聋哑了,我仍然深深地爱着她,爱着我的娘亲。今生很遗憾的,或许也就是她的聋哑了。娘虽然聋哑,却在我幼小的心灵深处,埋下了深深的烙印。平时在村子里,人们都叫母亲哑娘,娘生了我们姊妹七个,娘的孩子都有名,但是在村上,人们都不叫我们的名字,每当从乡邻身旁走过,人们都称呼我们“瓜子的孩子。”大家都叫她瓜子,其实娘一点都不瓜,她不但不瓜,而且她很聪明,她很伟大。她不但能和正常人一样,辛勤劳动,而且在她的身上,更能看到中国普通妇女特有的勤劳,善良和母爱的伟大。

娘当年嫁给一位普通的白鹿原汉子,我的父亲。父亲是一位普通的农民,主要靠务农为生。五六十年代的白鹿原,和全国一样,常年四季,只有干的活,没有吃的饭,太困难了,吃喝紧缺,生活水平条件都很差,农村更不用说。父亲人长的很帅,大个子,大方脸,大眼睛,平时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其实,他是一位标准的关中汉子,按理说,依父亲的条件,是不会娶聋哑的母亲做媳妇的。当时因为家里穷,家里实在穷的揭不开锅,别说娶媳妇。其实,父亲当时根本就娶不起媳妇。所以,家里也是托付媒婆介绍,那时候,也就花了几百块钱彩礼,一人做身新衣服,吃顿便饭,父亲就把娘娶进了家门。从此,娘成了父亲的妻子,她俩人从此组成了家庭,结为了人生的伉俪。平时看起来大大咧咧的父亲,因为自己条件有限,所以,虽然说,娘是个残障人,对娘还算可以吧,特别刚结婚时,父亲对娘还是很体贴的,父母亲日子过得虽然穷困,但也算是和睦夫妻吧。娘虽然聋哑,但她心里很清楚,自己终身聋哑,今生能遇见这样的丈夫,她已经很知足了。平时,娘的眼神里,完全可以读得出来,流露的一览无与余。

人常说:“富人家养骡马,穷人家养娃娃。”父母亲虽然日子过得很苦,少吃无穿的,但是,孩子倒是没有少养,夫妻俩人,大小儿女,共养了七人。两个男孩,五个女儿。老大、老二是女儿,老三、老四是儿子,老五、老六、老七都是姑娘。印象中,差不多在生养了前边的两位姐姐后,由于传宗接代传统思想的束缚,父亲对娘的态度有点变了,变得很冷漠。在他眼里,反正娘是个残障人,也跑不到哪去,而且也已经生了两个姑娘,所以,他平日在家里,除过参加生产队劳动,就当起了大爷。这样,娘本来苦焦的日子,越加难熬,更加可怜了,村上人叫她哑巴,叫她瓜子,他变得不太关心她了。但是,娘已经为人妻,为人母,她仍然初心不改。努力地为父亲,为我们的家,为传宗接代而努力着,辛苦着。经过努力,一颗热心感动了上苍,娘终于为我的父亲,生下了顶门立户的两个儿子。而且,后边相继还生了三个姑娘。这样,我家就有九口人了。我排行老六。儿女有了,娘很开心。但在家里,娘的地位,仍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那时候的生活条件,别说这七个孩子,就一个孩子,也是吃不饱,穿不暖啊。所以,在抚养孩子长大这个问题上,娘算是吃尽了苦头,尝尽了人间的酸甜苦辣。记忆中,娘的一生,净为一群儿女的吃穿忙碌了。不是厨房,就是织房,不是地里,就是家里,因为日子过的苦焦,加上儿女多,父亲要去队上劳动,闲暇偶尔也帮帮娘,但是七个孩子,实在太多,根本照顾不过来。

娘一个女人家,她只有的是贤惠和慈祥,只有的是慈母的爱,她想尽一切办法,让我们姊妹七个吃饱穿暖,她一直担心的,是我们受饥挨饿。所以,记忆中,母亲常年四季,黑明昼夜,一直坐在织布机前,坐在纺线车旁边,她吃的一直是窝窝头和野菜,而且经常躲避过我们,一个人在织房里吃的。为我们,娘吃尽了窝窝头,受尽了苦。虽然娘很辛苦,可毕竟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父亲一上工,我们不懂事的一群七个,都不听娘的话。一种可能,是因为娘的过分宠爱。一种可能,在姊妹几个里,有人和村里人一样,认为娘就是个瓜子。所以,谁都不听娘的话,一个个在家里都是少爷和少奶奶,都是娘管不了的孩子。我的记忆中,因为我跟妹妹最小,娘特别疼爱我俩,哥哥姐姐都大了,她不太管他们,只要我和小妹俩人有事,娘心急的就要上火,嘴上起泡,几天都吃不下,睡不着。

记忆最深刻的,那年过年,听村上的爷爷奶奶说,那时候我才两岁多点,因为走路还不太稳当,不慎掉进了门前的小河,大过年的,我找不见了。娘就像疯了一样,又是比划,又是眼泪巴巴地急着寻找。最后,村上人告诉娘,我掉进了河里,娘连犹豫都没犹豫,一个猛子,跳进了冰冷的河水,把我从刺骨的冰水里拖了起来,抱在怀里,救上了岸边。那个时候的冬天,雪特别的多,天气异常的寒冷。关中道的正月,正是四五九时候,河水冰凉刺骨,就是不在水里,正常人穿上棉衣棉裤,也冻得伸不出手,别说跳进水里救人。然而,就因为母子情,就因为是亲娘,娘把自己的生命置之度外,使尽自己全身的力气,没有丝毫的犹豫,把我抱上了河岸。父亲闻迅请来了医生,和乡亲还有母亲,想尽一切办法,急忙脱去我身上湿透的衣物,又是烤火,又是让我吐水,终于在大家的辛苦和努力下,我醒过来了,睁开了双眼,又一次回到了人间。等到大家把我救醒了,再看看身旁浑身湿透的娘亲,她眼里流着泪水,无声的哽咽着。浑身上下,已经抖成了筛子,冻得直接上牙打下牙了,这时候的乡亲终于有人说话了,人们说:“人都说窝(方言:人家的意思)是个瓜子,你看窝瓜不瓜,窝咋能知道跳到水里救娃去?”她就是我的娘,一个聋哑的娘,一个为了儿女奋不顾身的娘亲!

每次,当村上爷爷奶奶讲起此事,讲起母亲当时救我的情形,虽然我很自卑,我很内向,但是,我的心里,往事让我内心很沉重。几天,都难以从母亲跳水救我的那个场面中走出来,走出沉重的母爱。人世上,娘亲给儿女一次生命,我的娘却给了我两次生命,这让我今生不能不想她,不能不怀念她,我的可怜的娘……

日月就像流水,时间过得好快。娘早也盼,晚也盼,终于盼着姊妹们长大了,可一个个都是毛坯,看着别人家孩子背着书包上学,再看看我们姐妹兄弟,打打闹闹,聊猫逗狗,娘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可她听不见,也说不出来。父亲一直为了挣生产队的那几个工分,从不敢不旷工,因为一大家人要吃饭。家里事顾不上许多,也是无能为力。为了我们姐妹能够上学念书,母亲来回穿梭于外婆家和我们家里,她要去找小姨舅舅,商量我们学费的来路。外婆家,什么都比我家殷实。粮食、米、面、油从来不缺,只要去外婆家,就有吃不完的好吃,外婆家一直都吃白面馒头,好像就没有杂粮。舅舅、小姨很疼爱我们,凡事一直很操心我们姊妹几个。再加上舅舅小姨都是五六十年代的大学生,对知识的重要性认识很到位,所以,母亲每次有事,都去找她们商量,所以,我们姊妹七个,所有上学的学费,吃穿度用,还有平常家里的困难,基本上是舅舅小姨来解决的,在我心里,舅舅和小姨不但是我的偶像,也是救命的稻草。他们既有知识,又有形象。什么困难,放在他们眼里,都不是事,都能解决。舅舅和小姨不但爱妈妈,更爱我们。所以,因为这份爱,我们姊妹终于都把书读完了,那个时候,还不至于落成文盲。舅舅小姨,我爱我娘,我也爱你们,感恩舅舅,感恩小姨.......

最开心的事,莫过于娘带我去外婆家,去外婆家就有好吃好玩。有一次,不能说话的娘,带着我去外婆家,给几个哥哥姐姐拿学费,在外婆家玩一天好开心,傍晚娘带我回家,真不想走,可又不能不回去,因为娘用手语告诉我,明天要开学了,所以必须回家。我无奈的跟在娘后边,离开外婆回家。回家路上,沿途路过一个村庄,突然,一条大花狗横在我和娘的面前,来势汹汹。当时的我,吓的哇哇大哭,惊慌失措,不知道咋办。只见娘用她的身子护着我,不停地左右躲闪花狗的攻击。狗来了,娘急的一手给我用手比划,让我随她躲避,另一只手用手里的花布书包抡起来,吓唬花狗。关键时刻,花狗主人来了,我们母子才免遭其祸。娘虽然残障了,在生命犹关的紧要关头,她和其他母亲们一样,甚至于比其他母亲还要伟大,她用自己的行动,倾注自己的生命,来诠释着伟大的母爱,这就是我的哑娘,我伟大的母亲........

娘为了儿女,几十年如一日,衣衫褴褛,缺吃少穿,真可谓受尽了磨难。从她身边走过的人们,都说她是瓜子,说我们是瓜子的儿女。人们都在取笑她不会说话,连村上那些孩子,都欺负我娘聋哑,娘走过的地方,他们抓土给她身上洒,并齐声喊着顺口溜,“瓜婆娘,实实瓜........”每当听到这些,我心里特别难受,特别的为娘感到委屈,娘虽然不会说话,也听不见,可她那一样事情,也没落后于别人,不但针线厨房,就连平常生活细节,她也很细心。记得有次我感冒了,感冒的特别严重,嗓子哑了,不停地发高烧,娘半夜披着衣服,用热毛巾给我敷在额头上,敷了又敷,在我头上,用手不停地摸,她一晚都没有休息,坐在身旁陪着我,连着两天,娘的眼睛都熬红了。因为感冒,我不想吃饭,娘又跑回外婆家,给我拿回来石子馍和馒头馍,拿回来的白面馒头只给我和小妹吃,从不给哥哥姐姐们吃。在我觉得,娘最疼爱我,其实,那一个儿女都是娘的心头肉啊。不论那一个有事,娘都是倾心倾力,付出心血,娘从不偷懒。那时候,我吃白面馒头,娘从来都不舍得吃一口,外婆家拿回来的馒头,娘全部留给我们吃,每当我们吃着酥软的馒头,娘脸上总会露出喜悦的微笑。我吃着酥软的馒头,看着娘的微笑,我的眼睛里,泪水时常会打转儿,我为娘难过,为娘骄傲........

人生如梦,时间如梭。姊妹们长大了,有了自己的事业,有了自己的家室,个个就像鸟儿一样,要飞出林子,飞向高空。娘却孤单地老去,临去世前,我们回家守着瘫痪在床的哑娘,心里很是难受。也就三四天时间,看着娘病情稳定了,刚回到单位上班,哥哥打来电话,说娘去了,顿时的我,觉得天崩地裂,整个世界就要毁灭一般,难过极了,难过的泪水如下雨,冲下我的脸颊.......安葬了我娘,整整几十天,都缓不过神来,心里就像丢了魂似的,没着没落的。过去,过苦日子时,娘受尽了磨难,历尽艰难险阻,看尽了人间的眉高眼低,经历了世态炎凉。如今,国家富裕了,过上了好日子,娘却不在了。家,从此没了主心骨,回家的那份渴望也变淡了,回家的那份欲望,也不是那么强烈了。娘在家就在,娘去了,我们姐妹七个,成了没娘的孩子。从此,我也知道,做人儿女,我们也做到头了......

想着和娘在一起的岁月,多么地快乐,多么地幸福,如今我已为人母,哑娘撒手人寰已经多年,难忘的记忆挥之不去,娘亲已离去,儿心悲戚戚。如今,又是一年芳草绿,我能为我的哑娘,我勤劳,善良,慈祥的母亲,做点什么?谨以此文,借清明节上坟祭祖之际,痛悼我的母亲,我亲爱的娘亲......

写于2017年2月19日循化

癫痫病好不好治疗沈阳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在哪治疗癫痫病的费用黑龙江什么医院治疗癫痫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