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如梦令】映山红(散文)

来源:西安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玄幻小说

父亲去世的清明节,我们姐弟四人相约,无论路途长远,在小长假首日,齐集坟头祭扫寄托哀思。

春暖花开。当下车顺山道徒步行进,看到路边稀疏的映山红,越往墓地上走,见映山红越多,花开得也越浓烈。都说映山红就是杜鹃花,而关于杜鹃花与杜鹃鸟则有一个凄婉故事:相传,古有杜鹃鸟,日夜哀鸣而咯血,染红了满山的花朵,因而得名。这种悲凉,与它在清明时节盛开冥冥然又拉上了关系,融入了人们怀念和祭奠逝去亲人的情感。“纸灰飞作白蝴蝶,泪血染成红杜鹃”。

父亲出生于江西上犹县城,自幼过继给外公,随母姓刘,因外公嗜赌家破身亡,11岁起随父母生活,改姓名吴泽光。家境贫困,年幼跟师学徒裁缝、厨艺;年轻抓壮丁服兵役二载,战乱寻机逃脱要饭回家。为讨生活,父亲挑肩担下乡叫卖当货郎,1950年参加县搬运工会当脚夫,1952年经人介绍进江钨扬华管理处中稍矿场当饮事员,先后在扬眉寺钨矿食堂、下垄钨矿食堂、幼儿园和学校食堂作厨。1979年5月,为让下放知青的长女招工顶替,父亲提前退休。

父亲一生操劳,敬业奉献。“我是从解放前过来的人,生活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好过,幸福不忘共产党,尽力工作是本分。”这是父亲的“口头禅”。1952年参加工作以来,父亲从扬眉寺到下垄,数次变动工作单位,从未想过要变动又脏又累的饮事员岗位。打我记事起,就记得父亲凌晨4点半起床,惯用闹钟“叫早”。我好奇地问他:“每天都要这么准时早起吗?”父亲说,“我是饮事员,到时开不了饭,就会耽误人家上班。”他责任心强,厨艺高超,受到领导和同事的尊重。档案记载,父亲工作过27年,有23年评先授表彰。1971年12月,冶金部在下垄召开全国安全防尘经验交流会,参加会议的部委领导及19个省市、自治区冶金系统领导130余人。矿长钦点父亲担任后厨,他尽毕生所学,烹饪各色美食,酸辣甜咸浓淡,口味各异繁多,满足各地不同的饮食习惯,参会代表品尝后赞不绝口。

父亲温良宽厚,有情有义。“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父亲是长子,11岁出门拜师学艺,分担家庭生活压力,饱经人间甘苦,知晓忠恕之道。他从不与人争斗,善交朋友结人缘。常在工休闲瑕时,邀工友家中喝茶,“笑谈衮衮乐有余”。他也从未打骂家人,常说手心懂得手背的痛。1952年经媒人介绍,父母相亲结为伴侣,相濡以沫64年携手钻石婚姻。1956年父亲将奶奶从老家接到身边,嘘寒问暖,侍奉33年,因要去永平、德兴铜矿带孙儿,只好把老母托付上犹老家的幺叔。据说事后年逾九旬的奶奶,还一直询问父母的音讯,念叨要返回下垄。1963年父亲“拼”业绩,找领导说情允诺,帮助两个失学在家的弟弟,招工进入下垄钨矿,开启人生的转折点。逢大年初一,叔叔们携儿带女,团聚我家包饺子。父亲买肉剁馅、擀饺子皮,里外忙个不停。大伙包饺子,大锅煮饺子,大碗盛饺子,大家吃饺子,呈现手足一往情深欢欢喜喜过年的感人场景。至今仍为家人津津乐道:“真难忘,那大年初一的饺子香”。

父亲生活俭朴,乐善好施。“上班一身工作衣,平时爱穿中山装”是我记忆中的父亲印象。当年父亲干饮事员,每月工资几十块,养活一家七口人,有时还要接济乡下的外婆,吃穿用都要节省。还记得,父亲用学过裁缝的手艺,夜间劳作为家人做衣裳;还记得,父亲细心缝补我姐穿过的棉裤给我,然后大弟小弟接着穿。还记得,父亲不图食堂工作便利,上下班坚持在家用膳,哪怕是剩饭剩菜。还记得,父亲生活俭朴,但也乐善好施。文革前,生活拮据的姑姑,切除肿瘤手术缺钱输血,父亲不假思索,四处奔波借钱,汇去六百元,解了燃眉之急。六百元相当父亲一年的工资,事后几年里,全家缩衣减食,砍柴卖钱,养猪还债,日子过得紧巴巴的。远在德兴铜矿的大叔叔家,子女多,负担重,好几年春节,父亲把辛苦养大的年猪,屠宰自制腊肉香肠,通过邮局寄去。还记得,那年“9.8”洪灾,汶川、雅安等地突发大地震,在为数不多的矿退休人员捐款队伍中,留下了父亲的背影。因父薪薄生活不宽裕,家人对他的举动劝阻、不理解,父亲面带微笑地说:“关键时刻亲人不帮谁帮,好人好心,幸福到老!”十分中肯地道出了生活的真谛。

公元2016年1月25日(乙未年腊月十六)晚8时许,脑梗偏瘫的父亲和家人,殚精毕力同病魔抗争,终因年老心肺衰竭,卧病在床8月有余,撒手驾鹤归西,享年九十三岁。亲爱的父亲,您安息吧,一路走好!我相信逝去的是您衰竭的躯体,升华的是您永恒的灵魂!思当痛之时,泣血吟诗《清明祭父》:

天降命牌招吾翁,

阴阳隔世梦相逢。

香炷泪落念恩情,

冥钱魂飞恸苍穹。

忠厚孝俭家训在,

开枝散叶不负侬。

杜宇一声春风送,

漫山开遍映山红。

武威市有没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湖北癫痫病哪里有好的医院癫痫药物有哪些副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