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景散文 > 文章内容页

【墨舞】北京遇见你_1

来源:西安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写景散文
   多少次,想象与你见面的场景:阴天,落叶满地?冷清的街道,一个人的公交站台?   多少次,在那个小镇小站,我停下脚步,一路以为能够遇见你。   多少次,明明知道找不到你的足迹,还要一直随风不弃。   高俊秀美的朗克山下,穷乡僻壤的山溪桥旁,距离县城一百里远的山溪河畔,有你我就读的百年老校——大同中学。她远离城市,偏居乡村,不宽不窄不肥不瘦的山溪河,不急不缓经久不息从时荣桥流经山溪桥,流向资江流向洞庭。   在那个“送儿读书不如养条猪”的时代,大同中学方圆几十里的人家,家家户户送子女读书不遗余力,“卖江山,当土地;卖砂罐,打豆腐,也要送子女上大同”,“做挑夫下窑矿也要送儿读书”。我们是何等有幸出生在朗克山下这样的人家。   前世几百次的回眸,才换来今世的擦肩而过。看来,我是几千几万次的回眸,才换来与你同窗同学。   曾经错过欣赏大同美的春,错过欣赏大同美的晨,但没有一次错过欣赏大同中学放学时,上千师生步行回家那一道风景。你我都是这个风景里的人物。我们沿着弯弯曲曲的马路,或笔直笔直的铁路,有时也抄抄近路走点田间小路,浩浩荡荡回家去。那种喜悦,那种归心似箭,那种欢呼雀跃,从我们的言语中从我们的故事里流露出来传达出去。我们每个星期六下午从山溪桥,途经罗家桥、时荣桥、志木村、长塘李家、峡山桥、张家冲回家,然后星期天下午又从家中出发,途经张家冲、峡山桥、长塘李家、志木村、时荣桥、罗家桥山溪桥返回学校。来回往返步行一趟,六十多里。反复来回往返,几年时间就走了成千上万里,求学路上不止一个“二万五千里长征”,不简单。   大同不远处,有一个小站,叫金竹山,名字相当美。我们常常去那边蹓跶,火车呜呜呜来了,呜呜呜,又远去了。小站旁有个金竹山煤矿,谭谈就是从这里走出去的。谭谈的《山道弯弯》写的就是金竹山吧?我们学校旁边的金竹山。哪时我们也能沿着这条铁路走向远方?   那段时光,住宿生活的各种不适,隔三差五,下晚自习之后,你要我陪你回家。漆黑的夜晚,没有月光,星星也不知躲到哪里去了。窄窄的田埂小道,手电筒微微的灯光,伴着潺潺的小溪流,绕过一座一座小山,无边的可怕的黑暗包围着我俩,我俩就这样深一脚浅一脚的走过黑夜。到家后,你拿一只筷子放在煤火上烤,烤烫之后,就把头发缠住筷子,一小绺一小绺的用筷子烫,把长长的头发卷成了一卷一卷的卷发。好美,只不过,美,过不了夜。   一场高考,聚拢了多少人;   一场高考,分散了多少人。   怎么也弄不明白,时光会把人隔离成天涯与海角?   遇见你,是三十年后。   微信让我俩有了交集,时光又让我们在北京重逢。   我谈及学生时代的事,你一口拒绝,说那段苦难的岁月不愿提及。   我说学校的伙食太差,每餐一个菜,一星期打一次牙祭,大锅饭煮出来的萝卜都是苦的。你说,生活苦没关系,心理压力太大,英语老是打二三十多分,年年高考,都差那么几分,想死的心都有。你说高考分数7月20几号出来,暑假最难过的日子是7月底至8月十多号。      那段梦魇般的日子,你我至今还常常做考试的梦,只不过你做梦在考英语,我做梦在考数学。   你说你的父亲最伟大,从不责怪,戏说你走的是“群众路线”,大多数人走的路就叫“群众路线”。他一直鼓励你复读。你再也不想复读了,于是去村小当了个代课教师,从此告别了苦难的复读岁月。   你来北京工作十多年了。按你的话说,你在北京没有房,没有户口,工作关系也不在北京,但你的话里充满了自豪,因为你有编,你不是编外人。你知道的,我们的同学华,千辛万苦挤“独木桥”考上大学,当时分到了人人都想进的厂矿单位,可上班没多久工厂倒闭,不得不买断工龄。没有正式单位的人就好象没有家的流浪儿。是命,还是当初就不该吊死在考大学这棵树上?   北京成就了你。   没考上大学,你一样走出了大山。   每个人都是一粒种子,每人有每人的花期。有的花起初就灿烂绽放;有的花需要漫长等待。也许你的种子永远不会开花,因为它是一颗参天大树。 长春治疗儿童癫痫的医院哪里好兰州哪里能看癫痫呢哈尔滨治疗癫痫病的重点医院有哪些苯巴比妥治疗癫痫的时候要注意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