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情随笔 > 文章内容页

【轻舞】生死之恋

来源:西安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心情随笔
我最亲爱的朵儿:   你好!   我们匆匆相聚,又匆匆分手。当我们分手之时,我的心里是多么的忧伤,我现在已经坠入了爱河,你是河,我是河中的鱼。我们永远也别分手,我恨那分别之时!   ……      爱你的华   一九八八年三月二日      亲爱的朵儿:   你好!   你现在想我吗?我可是在想你啊!我白天想你想的茶饭不思,夜里想你想的不能入眠!你太会折磨人了,我期盼着咱们相见的时刻。   朵儿,我让你受了许多委屈,可你从不埋怨我,你太善良了!你真是一个痴心的姑娘,可又遇上了一个痴心郎。我会让你幸福的,你相信吗?   亲爱的,你可别忘了经常给我写信,你不给我写信,这惩罚我可受不了。我的心弦已被你拨响……      想念你的华   一九八九年二月一日,星期一   朵儿双手捧着情书,读着读着视线就模糊了,她渐渐的就会忘记病痛和伤感。记忆的闸门很快打开了,把朵儿拉回了从前,拉回了那个纯真年代,让朵儿回想起了她和华华那一段刻骨铭心的恋情。朵儿很快进入了那一段美好的回忆中……   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那个时候考大学就像千军万马在过独木桥,当时考大学首先要过学校初选这一难关,如果初选不过关,你连考大学的资格都没有。学校的初选可以说比现在的高考都难。每个班级四十多个学生只有三分之一的人被入选。华华和朵儿是高中同班同学,他们双双都落选了。   毕业后,同学们都各奔东西了,那些没考上大学的家庭经济条件好的同学都去上自费大学了。剩下的同学有的回家务农,有的去干临时工了。华华和朵儿的家境都不好,落选后的华华和朵儿,拿着高中毕业证灰心丧气的回了家……   华华和朵儿的恋情是从一张黑白毕业照开始的。   记得临毕业的时候,同学们没有什么礼物可送,大家都相互赠送黑白毕业照。每个同学都会洗十几张一寸的黑白照片,同学们相互赠送,照片背面写着赠送学友xxx、友谊地久天长、友谊长存、分别留念之类的话......   朵儿的那张黑白照片洗了十八张,她给关系不错的男女同学都赠送了,华华把他的黑白照片送给了朵儿一张,他向朵儿要照片,朵儿答应要给他。   那是一个晚自习课。课间休息的时候,朵儿独自坐在座位上,随便翻着一本课外书。华华走过来坐在了朵儿的身旁,他问朵儿照片带来了吗?朵儿说带来了,朵儿将夹在课本中的一张黑白照片拿出来给了华华,这是朵儿和华华第一次近距离的接触。华华和朵儿聊了一些家里的事,华华问朵儿家住哪儿?家中父母是干什么的?朵儿向华华倾诉了家中的不幸,父亲一年前去世了,母亲带着一家人艰难的过日子。华华说他看出了朵儿整天闷闷不乐,好像有心事,说以后有什么困难说出来,他和同学会帮助朵儿的。朵儿第一次感到华华是那么体恤人。华华给朵儿留下了深刻的影响。   朵儿是从县城高中转入这所离家较近的团场高中的。朵儿下定决心发奋苦读。父亲的突然离世使朵儿陷入了深深的悲痛中,朵儿几乎不能自拔,上课老走神,感叹命运的不公,成绩直线下落,朵儿的自卑心理越来越重,失眠常常伴随着朵儿。朵儿的好朋友英子看到朵儿整天萎靡不振,问朵儿怎么了,朵儿不愿向英子诉说心里的苦衷。   有一天不知道为什么,课间休息的时候,朵儿把心里的苦衷向华华一股脑儿说了出来。华华给朵儿说了很多安慰鼓励的话,朵儿第一次感受到把积压在心里的话说出来比闷在心里舒服多了,朵儿的心灵得到了很大的慰藉。   在这之前,朵儿和华华虽说在一个教室里,见面只是打一个招呼,没有过多往来。朵儿个头矮小一直坐在教室的第一排。华华个头高大坐在教室里的最后一排。朵儿性格很内向,不喜欢和同学交流,在班上总是默默无闻。华华性格开朗活泼、喜欢健谈、喜欢大笑、常听到华华同周围的同学谈天论地哄堂大笑。   再有两个星期就要毕业了。这时朵儿感到她很在意华华。晚自习课上喜欢和华华探讨问题。   记得有一天,晚自习下课了,华华拿出了日记本让朵儿为他写留言。朵儿从华华的日记中看出他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也看出了华华的感情很细腻。朵儿给华华留言鼓励他振作,别再那么消沉。华华也在朵儿的笔记本上给朵儿写下了一些相互勉励的话。   毕业之后,一段时间朵儿和华华失去了联系。后来朵儿从同学那里得知华华去了东北老家。他打算在那里学一门技术。朵儿知道了以后心想从此再也见不到华华了。   朵儿在家里呆了一段时间以后,被村小学应聘当了一名小学老师。朵儿每天和学生在一起打发空虚的日子。闲暇的时候她也会想起华华。华华说话风趣幽默,同华华在一起朵儿就感到很开心!   那是一个深秋的早晨,秋风轻拂着路边的小树,树枝随秋风摇曳发出沙沙沙的响声,树叶随风飘零,一片又一片的树叶轻轻地落在地上,仿佛给村中的小路铺上了一个黄色的地毯。朵儿夹着课本踩着落叶向学校走去。刚走进办公室,同事对朵儿说,朵儿老师这里有你的一封信,东北来的。朵儿想是不是发错了地址,东北又没有她的亲戚朋友,会是谁呢?后来朵儿突然想起来了,会不会是华华?那次见到一个高中同学,那位同学说华华去了东北老家了。朵儿赶快打开了信,是华华写来的信!朵儿好兴奋。她迫不及待的在读华华的来信。华华告诉朵儿,他本来打算在东北老家学一门技术,结果没学成,他打算要回来。华华还告诉朵儿,他把朵儿的那张黑白毕业照夹在钱包里带回了老家,结果那张照片从钱包里掉了出来,掉在了地上,被表妹抢去了。表妹非说那是他的女朋友。华华告诉表妹那是他的同学。他说表妹不相信。   华华让朵儿一定给他写回信。让朵儿把信寄到他家,他很快就要回来了。朵儿很高兴华华还惦记着她,没忘记给她写信。这是华华写给朵儿的第一封信。朵儿很快给华华写了回信。   二   周日的一天,朵儿骑着自行车去了七公里以外的乡镇把信给华华发出去了。朵儿在信中告诉华华,她当了一名小学教师,和学生在一起她感到很充实。体育课上她常带学生爬村东头那座沙漠。孩子们玩的很开心,她也很开心。朵儿告诉华华让他回信。   朵儿计算着华华收到信的时间,还有华华给她的回信什么时候能到。朵儿也猜想华华在信中会给她说什么。   每次从朵儿给华华发信到收到华华的回信来回都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朵儿感到时间过得很漫长。朵儿和华华的书信往来越来越频繁,他们无话不谈。华华还常在信中邀请朵儿去他家玩,朵儿答应华华抽空一定去他家里。   朵儿在空虚孤独的时候经常会拿出华华写给她的信来读。华华的信总是那么催人奋进,鼓舞人心。每当想起华华的时候朵儿内心的失落感就会渐渐的消失。后来,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朵儿收到华华来信的时候心里总是那么激动,拿起华华的信手就会微微发抖。朵儿也说不清怎么会有这种感觉。她想把这种感觉说给华华,可朵儿又不好意思说给他。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朵儿搭乘班车去看望舅舅。自从毕业后朵儿再没去过舅舅家。朵儿坐了三十分钟的班车后,车到站了。朵儿下了班车,在路口处朵儿突然看到华华和几个高中同学在桥头聊天。怎么这么巧?华华看到朵儿也显得很激动。他邀朵儿和几个高中同学一块儿去了他家。朵儿和几个同学在华华家吃了午饭。华华的家境很贫寒,他们弟兄四个,父亲是复员军人,母亲是随军家属。他们都是团场的普通职工。老家在东北,这里没有亲人。   他们全家六口人挤在一个四十平米的两套间里,显得很拥挤。华华给朵儿和几个同学聊了一些东北老家的趣事。华华比上学的时候胖了好多,个头好像也长高了。他说老家那边亲戚多,有姨姨舅舅叔伯,每天都有亲戚邀请他做客。一个月的时间就把他养胖了。朵儿和几个同学正准备要走的时候,华华的父亲从外面回来了,他个头不高,和蔼可亲,说起话来面带笑容,给朵儿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华华的母亲待人热情,性格开朗,一再嘱咐朵儿他们常去他家玩。   朵儿去舅舅家里还有一公里多路。华华骑着自行车把朵儿送到了她舅舅的家门口。朵儿让华华进屋坐一会儿,华华跟着朵儿进了舅舅家里。不知怎么他们却显得那么不自在,朵儿不敢对视华华的眼睛,有点羞答答的,心跳也有点快,只感到脸发热。突然间他们觉得没有话说了。华华只好起身走了。朵儿把他送出了院门。华华推着自行车回头对朵儿说:“别忘了经常给我写信。”   朵儿说:“好!我会常给你写信的。”   华华骑自着行车走了。朵儿一直目送着他,直到他的背影在朵儿的视野中消失。   朵儿回去半个月后,收到了华华写给她的一封信,在信中华华问朵儿为什么不敢看他,是不是怕他。朵儿立刻铺开信纸给华华写了一封回信,在信中朵儿告诉华华不知道为什么,见到他就觉得紧张。很快华华又给朵儿回信了,信中华华说要朵儿做他的朋友。朵儿在回信中说咱们已经是朋友了。其实,朵儿明白华华的意思。   从那次见面后,华华的影子总是在朵儿的眼前浮现。朵儿每天急切的盼着华华的来信,每次朵儿收到华华的信就感到很幸福。   后来在一封信中华华说要做朵儿的哥哥,要朵儿做他的妹妹,朵儿答应了他。以后朵儿给华华写信的时候就叫他华华哥。华华给朵儿写信的时候叫她朵儿妹妹。   在一年的书信交往中,朵儿和华华越来越感到收到对方的来信对他们来说都是一种依托。华华终于在一封信中说出了朵儿渴望已久的话,华华说朵儿妹妹我爱你。那一刻朵儿周身的血液在沸腾!朵儿无法抑制内心的激动,她赶快铺开信纸给华华写了回信:   亲爱的华华哥:   你的来信我收到了,我很开心,你知道吗?当我看到你说:“朵儿妹妹我爱你!”你知道我的内心该有多么激动吗?你真傻,这句话你让我等得太久了!我也爱你,我每时每刻都在想你……      朵儿   12月8日   华华和朵儿以后基本上一个月写一封信。他们相互倾诉如何思念对方。更多的是一些相互鼓励的话。       三   华华和朵儿交往一年多了。有一天朵儿收到了华华的信。华华对朵儿说:“朵儿妹妹,下次你来了,我带你去看电影。”   朵儿给华华写了回信,朵儿说:“华华哥,你等我,我一定去!”   朵儿还告诉华华,他们俩的事村里的人都知到了。爱管闲事的大婶大妈都上门打听,他们在朵儿母亲面前说三到四,有的说:“她婶子,听说你家朵儿对象找到农场了,那个地方很穷,可不能嫁到那里去。”   有的说:“她婶子,你家朵儿有文化,人也漂亮,又不是嫁不出去了,改天俺给朵儿找个条件好的人家。”说的朵儿母亲心里乱糟糟的,不知如何是好。   大婶大妈走后,母亲对朵儿说:“婚姻大事不能当儿戏,你要慎重考虑。”   母亲问朵儿:“华华的家境如何?”   朵儿说看上去条件很差,家中一贫如洗。华华的父母都是农场普通职工,华华是家中老大,下面还有三个弟弟在上学。朵儿母亲听了直摇头,太了口气:“唉!”   湖北治疗癫痫的较好的医院淮南有哪些专治癫痫病的医院青海癫痫的专科医院武汉哪家医院医治癫痫更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