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情随笔 > 文章内容页

【绿野】行走西街之三朝幽巷闻清音

来源:西安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心情随笔
西街可以这样说就是泉州古城的一道缩影,当你走在这条持续繁华了一千三百多年的古街上,处处都有历史遗留的人文辉光在闪耀。西街的古厝建筑各有风格,有泉州特有的皇宫起古韵十足,肃穆大方;也有西式的洋楼异域风情,华丽动人,不同风格的建筑在西街民居里混搭并不显得突兀,却自有一种交相辉映,和而不同,多元交融的和睦之象。据记载,列屋成街的景象始于唐朝开元年间,中原望族举家偕来,就彼乐土,商贾富豪相继迁入分不开,文商的结合促使西街人气猛增,书商两旺。西街以钟楼为界,形成东西贯通,走过古老钟楼的刹那,一股厚重的古朴韵味顿时迎面而来,让人有一种幻入历史的穿越感。一路向西迤逦共有三个地标性的建筑,一是洁白钟楼、二是巍巍东西塔、三是基督西街教堂,抬头不见低头见,过目难忘。今天走在古街上,仍能感受到当年的繁华景象。西街,唐宋的形体、明清的骨架、民国的面相,至今仍然完整保留民国风貌与悠闲的民风,恍然感受时间的倒流。泉州西街早在宋朝时期,就已经是泉州繁荣的象征了,如今的西街,除了保存完好的市井风貌,错落分布的古迹与民居让西街充满了历史的厚重感与多样的文化内涵,在这条长约两千米的老街上信步游走,一不留神往往就会“迷失”在西街纵横交错的小巷之中。从西街东段往西走到城西路的这一段不长的路程之间,共有新街、帽巷、会通、井亭、甘棠、奉圣等十数条或宽或窄、或长或短的小街幽巷,这些小街巷呈鱼骨状构成了一个完整街区。行走在这些幽深的巷子里,足底下踩踏的这些凹凸的石板,似乎也隐藏了太多太多的故事,这些小巷不仅别具韵味,巷中蕴含的典故也不少。例如裴巷,是为了纪念救死扶伤的裴仙人而命名,相传这位仙人在清源山重伤蛇妖并将其赶入清源洞,恐蛇妖再出洞祸民,遂搬石堵洞并在石上仙逝……西街区里的每条小巷都有一个精彩的典故,但这些典故多流传于民间,颇有“养在深闺人未识”的感觉。   而在这些星罗棋布的街街巷巷之间有一条非常老的小巷子名叫“三朝”,三朝巷位于泉州西街古街区的中部,北接象峰巷,南连古榕巷,在开元寺紫云屏南面拐弯处。南宋时立有一座“三朝元老”牌坊,以表彰在孝宗、光宗和宁宗三个皇朝时历任丞相的泉州人留正,小巷因此而因此得名,这牌坊所在地的巷子就叫做“三朝元老巷”,乡人简称之“三朝巷”。留姓,在百家姓里就是一个僻姓,但在泉州历史上却是一个的望族。五代时永春人留从效,当过清源(今泉州)节度使,割据闽南,有“晋江王”之称,泉州古时雅称“刺桐城”,就是因为当时留从效“环城种植刺桐树”而得名,以后留氏子孙世居泉州,留正是留从效的六世孙。如今,三朝巷地处开元寺保护区范围内,巷内的建筑物大多是低层建筑且古色古香。走在三朝老巷里,我最喜欢的还有那棵我叫不出名来的百年老树,树枝上尽是时光抽打过留下的狰狞的疤痕,老树背倚着的是一段斑驳的老墙,墙上那些年岁的痕迹已经被风雨一点一点的消蚀了,只留下静静地躺着爬满了墙的青苔和野藤,在风中呢喃着那些被岁月蚀去的往事。   秋风轻轻地从老巷掠过,被季节从枝头上撞落的叶子像一只只黄色的彩蝶在风中翩翩起舞。踩着历史的遗风,沿着岁月磨过的石板路,漫步在三朝弯弯曲曲的巷道里,尽管已经是晚秋的季节了,但那蝉仿佛舍不得昨日热火朝天的景象似的,依旧在枝桠上一遍遍地呢喃着回味……   斑斑驳驳的老墙上承载太多的流年故事,静静地在岁月的风尘中慢慢的剥落,当尘埃落定,一切恢复到如水的宁静,只有墙头的草和已经损毁得非常严重但依稀可见昨日盛况的大宅在掠过的秋风在诉说着昔日的繁华。?三朝巷38号泉州味道吴老先生和老伴现在居住的房子,据说是清代某举人的祖业。和三朝巷大部分的“留守户”一样,吴老先生的子女现在也都住在新城区的房子,留下舍不得老宅的他和老伴看护着祖宗留下的古厝。这座老宅子是吴老先生几户堂亲共有的财产,1966年至今因为政策原因经历了很多变迁,加上老房已坍塌了很多间,现在几乎已经不能住人了。我在吴老先生导引下,去看这座五开间大厝的残墙,墙上精美的纹路依然清晰可见。据他介绍说,过去房子的墙都是四十二墙,现在的房子大部分只有十二墙、十八墙。所谓“四十二墙”,指的是墙体有42公分厚。从古厝的建筑风格何规模上看,吴老先生的祖上确是书香门第,还有几间书房。   回望那被时光的风沙剥蚀的老厝,逝去的河水冲刷的风霜,时代印迹亦在历史的长卷中成为一道岁月的残痕,一笔泛黄的篇章。只是,当秋风咋起,那如梦的幻影就在一道遗落的风中浮现,继而萦满了思绪……秋日懒洋洋的阳光斜照在古厝顶,精美的镂窗棂、斑驳的燕尾脊、古朴的灰瓦筒、长满青苔红方砖,“五间张”、“三进古厝”、“手巾寮”,显得沧桑,显得硬朗。民间四句顺口溜赞道:红砖白石双坡曲,出砖入石燕尾脊。青瓷彩绘交趾陶,雕梁画栋玉门殿!或许繁华后的落寞吧!站在时光的风中,冥思遥想。那些烟云的过往,曾经流传的故事,亦在岁月的长河中磨去了昔日风光。只有两岸的黛瓦白墙在无声的伫立,并将那些斑驳的记忆,在时光的侵蚀中慢慢的剥落。不计较谁来谁去,不寻问因果原因,用静默的方式细数着光阴的逝去,岁月的风霜和历史的残痕。   不论昨日如何繁华也不过就是一瞬,终究不过化作一缕飘渺的尘烟,在如风的岁月中被渐渐的遗忘了。就如三朝巷24号的现主人蔡先生所说的:“现在这里还有什么可看的了,除了这些快要倒塌的墙。祖上虽然也是有钱人,门外曾经有很大一片花园,有一棵特别大的龙眼树。但到了现在,这些也都全部倒塌了,一座大宅最后就变成了菜地!”我在蔡先生的指点下看着这座五进大厝,深50米,层层递高……这就是24号老厝的原貌。可惜这样房子年久失修,已不能居住。户主蔡先生在这里开了个小作坊,平时印制一些祭祀用的“金纸”。老巷干净的玻璃窗里萦绕的茶香,透出了一节时光的香气,在庭院的我兀自欢喜的沉浸在过往的世界里,遐想在时光深处融化,淡淡的幽香氤氲着殷殷期盼,让自己的思绪越过了时光栅栏,搅扰着昨日的梦。向来心是看客心,奈何人是红尘人,这红尘中的人来人往,纷争侵扰,是我们不可逃避的。你来,它在这里;你去,它亦在这里。正如这幽深老宅的景致,你喜欢也好,不喜也罢,它都会静守在那里,数一段光阴,开一场花事,煮一盏岁月的尘茶,与时光默然的前行。游离的思绪走过三朝老巷的石板路,那窄窄小巷的深处一棵百年的老树树冠如一把张开的绿伞,周围的老邻里们都喜欢在树下坐谈闲聊,诉说着似水年华的过往。幽深的古巷,斑驳的老墙和郁郁葱葱的绿树,在人们的心中渐渐的温润了起来。一怀回想,一帘如梦的思绪,就在秋风中挥散开去,在岁月的风尘中,述说着一段古老的故事,那经历的沧桑亦在这缓缓风中淌过了千年。此时,特想寻一处幽静之处,冲一泡新收的铁观音秋香,邀一二知心的老友叙旧,一盏香茗,一份闲淡的心情,一起共温一剪如水的旧日时光,此刻想来是一件十分惬意的事情。   如果说西街是一幅浓墨重彩的油画,那三朝巷就是一幅泼墨的写意,无论是淡妆或是浓抹,都是那么的相宜,即便是留白处也能唤出观者无尽的遐想,让人醉在此处。它就像一首跌宕起伏的古诗,散发着雅致的韵味,细细品读便入了其中,生成许多的幽梦,轻轻一拨就扯出了丝丝缕缕的情怀。三朝巷的由来据说是为了纪念“三朝元老”留正,但是留正的府邸其实并不在三朝巷,三朝巷是因其“三朝元老”的木枋所在地而命名的。但这“三朝元老”的木枋早在民国之前就已毁坏。也有人说那座牌坊其实是位于甲第巷口的。究竟哪种说法才是正确的,文史专家亦难以确定。其实,无论牌坊所在地在哪儿,对于三朝巷来说,似乎已不太重要。因为人们已经因为“三朝元老坊”而记住了它的名字。无车水马龙之嘈杂,偶闻清铃三两声。这里的幽静是最让人称道的。尽管这或许与它过往的繁华并不相符。巷子里的老宅很多已经残破,或改或迁,住的多是老人。巷子里仅有那么三五间小小的店铺,也不经营日常生活用品,但是去住西街十分方便,所以很多老住户不愿离开。想想每天清晨,在啾啾的鸟鸣声中穿过窄窄的巷子,即使只是挎一只菜篮子前往市场,仿佛也是一件极有诗意的事情。“人,诗意地栖居。”哲学家们憧憬的生活,大抵也不过如此吧!行走在这充满古意的巷道里,在这份厚重的历史前,我感觉到自己的匮乏。漫步在这幽深巷道理,此时感叹也好,流连也罢,都只能在心中怀想,在梦中驻足。在幽巷深处的这些历史痕迹就像一块浸染了春花秋月的古董,供来来往往的过客用心灵去感触,去解读,去珍惜。无论时光如何变迁,千年的三朝古巷都像一个平淡的老人,收藏一切可以收藏的故事,淡忘一切想要淡忘的世人,就这样静默的看待着平常的日子,从花开至花谢,从日暮到日升。回眸千年古巷,酸甜苦辣咸样样俱全,却是洗尽铅华又复素姿,可以从容面对眼前人间冷暖。老祖宗留下历史的真实是用属于它的文化遗存细节来证明的,文化遗存是有生命的,生命充满了故事,故事演衍成历史,历史又回归文化,但历史文化承载着悲欣时时在我的心头交集。历史文化不只是拿来留念和炫耀的,长久留存在泉州人的心中。曾经的脚步再也不能回来。泉州的这些古街老巷承载着我们的童年、青春和友谊的话题,犹如修禅开悟,让我跟随着去回忆、学习,而后慢慢地释怀。繁华不失静谧,繁忙不失休闲的街巷。当人转过小巷某个拐角时,会突然忘了身在何处,仿佛穿梭在时空隧道中,游走于历史与现实之间。在小巷深处走来,古色古香的风韵仍然飘动在古街的上空,酝酿在街道两旁的建筑里,向你扑面而来。在微风与阳光中穿行,在古典与梦幻中漫步,犹如触摸到厚实而真切的历史肌肤,处处是光阴打磨的印记,时光在这里放慢了脚步。聆听着古意呢喃,呼吸着悠远气息,三朝古巷就这样别具一格地存在,别具一格地延续。我就喜欢这样一个人来这古地品古风,回忆故人情怀。欢喜由心,找个空闲,找个时间,逛一条巷;兴味所至,找一处休憩,找一个坐席,约一个人;古厝无言,诉说不尽;享受美味,安顿心灵。流年暗度,春的繁华,秋的寥落在指尖悄然滑落,无所谓拥有,无所谓失去,当纠缠的情节淡至无痕时,那些纷扰,皆已无踪,心也淡然。    在渐斜的阳光下,我的影子在三朝巷的石板道上很长,远处时有时无传来的南曲声,将我溺死在了静谧的老巷里…… 北京有名的癫痫病医院北京哪家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效果好呢!武汉哪家医院看羊羔疯比较好手脚抽搐是癫痫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