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作家 > 文章内容页

【南山】初进阿拉善

来源:西安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小说作家
摘要:闪过眼帘的山脉不高,参差在辽阔的荒野;阿拉善盟的吉兰泰镇,是我们和来自全国各地的筑路大军,共同修建京新高速临河—白疙瘩段的奋斗之地。       三月十四日早晨,乘坐单位的白色三棱越野汽车,从已经遍呈浅绿色的河北邢台出发,途经还沉浸在冬眠中的山西、陕西、宁夏,行程一千多公里,晚上八点多钟到达银川市。为了第二天便于出发,我们选择了银川市外环路的一个中等宾馆。   三月十五日上午十点进入内蒙古阿拉善盟境内。      征途   闪过眼帘的山脉不高,参差在辽阔的荒野。   这山就像一只只正在更换新毛发的瘦狼,凸显着无限的疲惫。这路蜿蜒曲折,每到山前绝境,那山就被生生的从中间劈开,就如同一个个竖起来的大个雪里蕻,突然从身体上划开一个大口子一般。   在山和山的空隙处,一坨坨小土包规则地排列着,黑黝黝的。小土包的顶部似乎有枯萎了的植物残骸。树是很少的,偶尔有几棵,也是瘦弱而低矮的支棱在路边,看不出一丝儿生机。那草更是让人稀罕而枯黄,它就像我最要好的战友,秃顶檀少章头上的发丝,闭着眼睛都能数得楚。   公路上车疏人稀,沥青路面倒是平坦如镜。细沙随着呼啸的北风从沙丘上漫卷而来,在汽车的前方铺撒翻滚,宛如一幅不停涂抹又迅速勾勒的沙画,变化莫测的素描呈现在公路的中央;俄顷,这画又被飞驰而过的汽车轮子碾碎了,纷纷疾速地旋向空中,并恶狠狠地向汽车的后轮扑来,顿时幻化出鬼雕神工般的形状;车轮过后,这细沙旋即被一阵北风儿搅得纷纷乱蹿,最后再也看不到它的模样了。   阿拉善的天很低,炽热的阳光透过薄薄的玻璃车窗,令还穿着羽绒服的我们燥热难耐,我们先是关闭了暖风,尔后又不得不将身上的羽绒服脱掉,这样才感觉舒适了很多。   蓝蓝的天幕上有几朵白色的云在飘。它们悠闲自得,并不在意弥漫在空中的黄色沙尘。于是,这黄色沙尘更加的肆无忌惮,它们在空中横冲直撞,忽而打在汽车的前挡风玻璃上“刷刷”直响。   蓦然,在看不到边际的沙海里出现了几只有着双峰的骆驼。司机张师傅首先发现并兴奋地叫了起来:“快看,骆驼!”他大声喊醒了昏昏欲睡的我和小赵。   只见那几只高大的骆驼,散放在沙海里,它们每走一步,就好似是腿瘸了一般,大幅度地升降着腰身。那小小的头颅更是仰得高高的,费力地忽上忽下,在不停地寻觅着沙漠中的红柳或者胡杨的青枝儿啃咬咀嚼。   “看,那是什么?”   小赵突然大叫一声,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兴奋地用手指向远处的山顶。   只见山顶上有几只像狼一样的动物站立着向远方眺望。   “那是牦牛。”   张师傅向山顶上扫了一眼,平静地说。   见多识广的张师傅曾经在青海呆过一年。   我仔细地望过去,这牦牛也太有个性了!   只见它把前蹄放在山的最高处,硕大的头颅高高擎起,肥壮的身子上高下低,后蹄牢牢地钉在地上,撑着自己滚圆的千斤之躯,那酷酷的线条斜斜地把整个身躯拉得笔直,比雕刻出来的假牦牛的粗犷之美还更胜三分。   正午时分我们到达了阿拉善盟的吉兰泰镇。这里将是我们和来自全国各地的筑路大军,共同修建京新高速临河—白疙瘩段的奋斗之地。      吉兰泰镇   吉兰泰镇不大,在阿拉善盟的经济地位却是很高。   沙漠盐池在吉兰泰已经有一百万年的历史。它西靠连绵起伏的巴彦乌拉山,东依乌兰布和沙漠,是阿拉善沙地草原上的一颗明珠。   晚上,先期来到阿拉善的单位同事给我们接风,几杯酒下肚,气氛便活跃起来。   项目部袁经理不容我推辞,先是把我的酒杯夺过去,斟得满了,然后将自己的酒杯斟得要溢出来的样子,“咣”的碰了一下,先自干了,我无奈只能一口喝干,然后把酒杯底朝下亮给他。   “赛音塔赛音!”。   “什么?”同事们轰然而笑。   新来的大学生吕志浩告诉我:这是“好”的意思。看来好学的袁经理已经很快地融入本地了。   饭后,漫步吉兰泰的街道上,天气凉飕飕的,已经没有中午炽热的感觉了。这正是同事们叮嘱的那样,吉兰泰的温差很大,早晚一定要添加衣服。月光也是冷冷的,在这个地处沙漠深处的古老小镇,夜间安详静谧,不似内地城市那样喧闹嘈杂。   街道两边的商店虽不是那么人影憧憧,但也不是那么孤寂萧条。人们都是有条不紊地行走在干净的街道上,或购物,或就餐,倍显安闲。   蓦然,一阵悦耳的音乐声将我吸引过去,只见偌大的街边广场上,稀稀落落的有几个妇女在跳广场舞。这音乐,这跃动的脚步,给这座不太繁华的沙漠小镇,平添了几分热闹。   早晨,散步在吉兰泰小镇的边缘小路上,空气是清新的。几只轻灵的灰色野鸽子咕咕叫着,从头顶上扑棱棱地飞过去,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小风还是凉飕飕的,吹得你不得不拉紧外衣的领口。那太阳小而炽白,明显的光晕圆圈向外面发射着明亮的光芒。   脚下的沥青路面皲裂了,从一道道缝隙里浸出来一条条白色的痕迹,这都是盐分的杰作。   举目远眺,满目的沙丘一眼望不到边缘。这沙丘紧紧地拥抱在丛丛红柳的周围,错落有致,形状迥异。有的像上下弦月一样的半拥住红柳,有的相互交错,似一个个连接起来的上下弦月,有的像天然而成金字塔的模样,更有的被一次又次的黄沙覆盖,最终形成了一个个高大的沙丘,煞是壮观。   那远处的一泓盐湖在初升阳光的照射下,绚丽璀璨,水光潋滟,远远望去,星光点点,宛若镶嵌在沙漠中的一颗明珠。那湖边的袅袅炊烟从湖光山色中冉冉升起,那浑圆妩媚的盐湖就像从天上仙境里吹落沙窝里的一隅美景,令人目眩心醉,氤氲了这跳进眼里的绝美景致。   路边的白杨树高耸挺拔,那纤细的枝条,不似华北平原上白扬树的枝桠那样,争抢着向四周伸展开去,而是扭捏地紧贴着树干向上生长,远远看去,那洁净光滑的树身,再加上垂手静立的枝条,恰如那一个个妙龄少女似的婷婷玉立,婀娜妖娆;又像一个个依偎在母亲怀抱的腼腆姑娘,用眼角偷瞄这外面的世界。   阿拉善号称“中国秘境”。初进阿拉善,以后还有很多美景和神秘的地方等着我去观察探索并用手中的这只拙笔写出来。比如,黑城的神秘、天鹅湖的美丽、奇石的光怪陆离,以及残破的贺兰山明长城等等。   这条北京连接内蒙古西北部、甘肃北部和新疆的高速公路的建设,是让这块神秘的土地展现给世人最便捷的通道。   也许在不久的将来,阿拉善这片荒凉的沙地将是交通快捷、湖泊流彩、灌木葱茏、牛羊成群,间或那高大的骆驼和肥壮的牦牛,还有很多神秘而尚未开垦的处女地,逗引着你和我以及世界上如织的游人前来这里观光旅游。         哈尔滨可以治好癫痫病的医院怎么找武汉正规治疗癫痫医院癫痫发作用药癫痫持续发作的治疗药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