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作家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念】别离_1

来源:西安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小说作家
摘要:我想说,时空虽然暂时隔断我们,但是,只要我们的心在一起,天涯,亦咫尺!孩子们,朋友们,我会永远记住你们,永远! 一   在我几乎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时候,调令突然来了。   上周五,我正在食堂吃午饭,赵书记端着饭碗走过来,一边嚼着包子一边对我说:“你的调令来了,下周一就去教体局报道。”我还没反应过来的当空,他又继续说:“你抓紧和年级主任交接一下,好让他安排新的班主任。”我的大脑一片空白,下意识地胡乱吃了几口饭,包子在嘴里早已嚼不出任何味道,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我走了,孩子们怎么办?我怎么去和他们说呢?”   刚才食堂里还挨挨挤挤的人群,一下子像被一阵风卷走,只剩下几个阿姨在收拾桌面。我放下碗筷,机械地走出餐厅,一步步向教室挪移。   就在昨天,因为有点事,早自习我就没过去(以往,我几乎每天都会去教室陪孩子们上晨读)。早饭后,当我问王蕊晨读情况怎么样时,胖胖的班长王蕊一字一句地说:“有的学生不好好背书,一个劲地问班主任怎么没来?还说想班主任了。”王蕊的话让我心头热乎乎的。这帮孩子,还真离不开我了。如今,我却真的要走了,孩子们舍得我么?何况,我也舍不得他们啊!   教室里,孩子们像往常一样,埋头做中午老师布置的作业。我转了一圈,硬是没张开口。王浩楠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看了看我。我知道,他是什么也不会看出来的。因为每次进教室,他总是这幅表情,上下打量我一番。我敢保证,要是让他闭上眼睛说出我穿的什么衣服,他一定答不上来。他这种看,就是习惯了我的出现吧!我想说,我何尝不习惯一打开教室门就看到四十五个孩子在静静地学习,静静地等着我呢!    我感觉越来越离不开他们了。尤其是孩子随在高中教书的爸爸读高中以后,没有任何心事的我几乎整个身心都扑在这帮孩子身上。即便是周末去看望他们爷俩,我也是赶在周日下午回校,为的是周一早上能陪孩子们上晨读。   和孩子们在一起最开心的时光,当属每天的快乐大课间了。我和孩子们不分彼此,一起跳绳,一起甩绳,将绳子甩得飞快,然后看着徐家森、鲁立志脸涨得通红,抿着嘴弹簧一般跳个不停,我们也便累得弯倒腰,笑得肚子疼。我也曾被孩子们“使歪”,看我累得实在跳不动,他们也会开心的要命。这个时候,总会有几个孩子走过来,接过我手中的绳,我便在喘息间,看着孩子们在欢乐的海洋里继续欢腾。      二   教室里静极了,只可听到孩子们的翻书声和几声咳嗽。我鼓了鼓勇气,上班二十一年来,除了第一次上讲台张不开嘴外,这么多年,这么为难,还是头一次。   “有件事得和大家说一下。”只一句,我就卡住。   我的话一出口,有的孩子抬起头,带着询问的眼光看向我;有的孩子继续写作业,就像往常一样。   “我不知怎么开口。”这句说得更加艰涩。那个以往不用起草就说个没完的我哪里去了?   我感觉我的话一出口,眼泪就要流出来。我赶紧闭上嘴,快步走到教室后面,脸转向后黑板。   “班任,什么事?尽管说,不会又是收费吧?再收,我们就不上了。”快嘴的王纪铭开玩笑地说,还有几个孩子一起附和。   前两天刚收了本月的餐费和下学期的教辅费,难怪孩子们会这么想。   不能再拖延,不然,还有很多事等着处理呢。于是,我鼓足勇气:“同学们,我再也不会找你们收费了?”   “为什么?”   “因为我要调走了。”我鼓足所有的勇气,一口说出来。恐怕断了链子再也接不上。   我的话一落地,教室里像烧开的油锅里迸进一滴水,滋啦一下炸开了锅,孩子们七嘴八舌议论开来。但只一瞬,教室里便迅速安静下来。   “班长哭了!”不知谁喊了一声。班长王蕊此时正坐在讲台上,自我任班主任以来,那里就是王蕊的第二张课桌,为的是方便观察和管理学生。我不敢抬头看王蕊,我看到徐家森两只掌心厚厚的手又捂住了眼睛,就像以往我一说到令他感动的事他就会哭一样;王纪铭两只手也开始在脸上交替着擦拭。教室里再没有人说话,只有低低的抽泣声,我不敢再呆下去,抓起窗台上的包,快速走出教室,擦掉早已爬满脸颊的泪水。      三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关上门,稍稍收拾了一下,便又往学校走去,因为下午学校开期中考试表彰大会,还有许多事情要安排。   一进教室,鲁烨炜就跑过来,递给我一张纸:   祝   班任一路走好,我们整个班都会记得你的好,再见!   不用惦记我们,我们一定会好好学习!(此处还画了一张笑脸。)   身体健康!天天开心!   落款是鲁凯、鲁烨炜、高维双、高双维   后面还赘有“留言”两个字。   我看完,便把纸折叠好放到兜里。心想,这四个孩子不学习,转变角色倒是挺快的。   我继续和孩子们交代了很多,包括我走后,孩子们该记住的、该做到的。我还告诉他们,我是一名基督徒,我之所以对他们这么负责,其中,除了师生之爱,更多的是我用基督的爱来爱他们。   此时,年级主任领着新班主任来交接,眼看也到了开会的时间,我和孩子们的告别便告一段落。   楼下,颁奖会开始了,我在办公室里忙着收拾整理办公用品。徐老师坐在一旁,插不上手的样子,我们虽然都不说话,但是,我能感觉到我们之间的那份不舍。后来徐老师的一篇日志读得我感动至今,其中一句——“你都不知道,你这一走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那么不舍,那么有力,让我感动得热泪盈眶。   此时,范贤强跑上来,喊我下去,还说其他班的班主任都在,就我不在。语气、眼神里满是依赖。我赶忙放下手里的一切,和他一起向楼下走去。刚走出办公室,他就将一张折叠好的纸递给我,说是送给我的。我接过来,放到兜里,心里满满的都是感动,我知道,那是老范的心里话。   我们边往楼下走,老范边梦呓似地说:“俺娘来,怎么梦里一样……”老范的无助,一如我刚听到调令来时的无措一样,这份不舍揪得我的心生疼。我知道,我的突然离开,让他一下子措手不及。就像上次,我们之间那场争执一样。他的年少青涩,他的叛逆期轻狂,他的刚刚醒来却还似沉醉在梦里的状态,让以往乖巧、听话的他变得执拗、不可理喻。他一句句紧逼我的话,不断挑战着我忍耐的极限,他突然间变得陌生的脸和冷漠、挑衅的语气让我在众多同学们面前一下子慌乱、无措、愤怒,这是我天天宠着、哄着的那个范贤强吗?终于,我忍无可忍,我用上所有的力气,将教室的门使劲甩上。或许,这巨大的声响一下子惊醒了刚才似乎还处在睡梦中的老范,他几乎像风一样冲出教室,拦在我前面,我委屈的泪水夺眶而出,涌流不止,怎么擦也擦不完。看到我的眼泪,老范更慌了,他语无伦次地说“俺娘来,我晕了,对不起,对不起……老师,老师,我给你跪下,行不?老师,老师,对不起,对不起……”   我走到哪,他追到哪。绕着我,不住地道歉,那份诚挚的悔意,让我的心一下子变软。我边擦泪边说:“你实在太气人了,你怎么会这样,咱班谁这样我都不会生气,怎么偏偏是你,有恃无恐吗?仰仗我对你的好故意气我是吗?”   “老师,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你别生气了……”老范不住地说。   “老师,别和他一般见识,他正处在青春叛逆期。”班里几个男生围在我们后面劝说,还不时递上一张张的卫生纸,因为,我兜里的纸早已被我用完,我只好用丝巾擦着涌流不断的泪水。   其实,我早已不再生孩子的气,取而代之的是无边的感动,被孩子真诚的歉意和知错就改的态度所感动。   彼时,会议已进行至发奖仪式环节。我躲到队伍后面,偷偷展开老范送给我的那张纸:   “遇到您是我一生最大的幸运,感谢这一年半你对我的关照。我会努力学习,成为你的骄傲!”   老范的话说得像诗一样美,这或许是老范写过最美的语言了吧。我将纸折回原来的样子,重新装进兜里,我会将孩子金子一般的话语用心珍藏。   以往,监考语文的时候,看老范写作文,看到他抽筋扒皮半天挤不出一句话的样子,急得我比他还难受。这次,居然能写出这么闪光的句子,看来写文章离了真情实感是不行的。      四   我到南楼校长室上交美术教室的钥匙,回来后,早已到了放学时间,孩子们都走光了。   几个老师帮我一起抱着我所有的家当,正走往家属院的路上,几辆电动车快速围过来,我一看,居然是班里的鲁凯、鲁烨炜、高维双和高双维四个孩子。原来,他们放学不见我,以为我回家了呢!此时,他们一见到我,立马将我的东西接过去,帮我送到家门口,还拿出礼物送给我,一桶爆米花、一盒蛋糕。还说同学们要买蛋糕送给我,我已然幸福得一塌糊涂。和孩子们簇拥着一起来到屋里,拿出我所有好吃的分给他们,核桃、酥饼、橘子、山楂……我们边吃边聊。这几乎是自从带这个班以来,我和鲁凯、鲁烨炜说过最热乎、最贴心的话!平时,我们都是站在管理与被管理的角度,因为他们在班里是最调皮的两个,所以,我们之间的对话仅限于提醒和批评。我对他们也几乎从未抱过能走进他们心里的念想。不是没努力过,只是,他们的不爱学习,加上对我的管理总是一副抵触的态度,让我感觉没有信心能管好他们,因为有时我刚被点燃的激情,用不了多久便会被他们的不羁熄灭。   我深切感受到不爱学习的孩子并不是坏孩子。可是,很多时候,我们做老师的都会有意无意地给孩子贴上这样的标签,让他们越来越远离我们。   那天下午,他们和平时判若两人,和我亲热地说着他们的家事,我第一次知道鲁凯的家曾在东北;鲁烨炜居然如此贴心;我也是第一次知道高维双和高双维这对双胞胎之间的秘密,就是弟弟的屁股上有块痣。一向不善言谈的弟弟还说出一件我经常冤枉他的事,就是一开始,我老是分不清他俩,明明是哥哥犯了错,我却整了弟弟……   可以说,那天下午,颠覆了我看孩子的世界观。一个孩子可爱不可爱,可以有很多标准,绝不单单是学习,不然,你会错过很多很多。      五   一次分离,让我看到家长和孩子们对我的万般不舍和依赖。他们的留言每每看得我泪流满面。   “能拥有您这样一位老师,是我的荣幸。对您一年半的谆谆教诲,我会铭记在心,您的言行将影响我的一生,我会永远记住您——我灵魂的塑造者。   教诲如春风,师恩似海深。   游子走得再远,他的心仍牵挂着母亲。不管走向哪里,我们都不会忘记您——老师;我们会努力学习,用优异的成绩献给您——老师!”   这是鲁丁豪在家长微信群里给我的留言。鲁丁豪那个瘦瘦的、大眼睛的男孩成绩不错,可是,吃饭一直是个问题,除了稀饭,几乎什么都不吃,我曾建议他妈妈带他去医院检查过,吃药调理过一段时间。他很乖,脸皮很薄,因为迟到等原因,我曾批评过他,他低垂着头,大滴大滴的眼泪掉到地上,让我不忍得多说一个字。此时,他能把留言写得如此浩荡,的确令我感动不已。   “王老师,您真得调走了吗?真是舍不得,别说孩子舍不得,相信家长们都和我一样舍不得王老师。您走了,那孩子们咋办?再换一个老师孩子们能很快适应吗?像您这么好的老师,走到哪里,哪里的孩子们就有福气,能摊上您这样老师真是三生有幸。好了,不和您聊了,越聊越舍不得。最后祝您身体健康!别老是把所有心思都放在孩子们身上,自己也要多注意身体。”   开元妈妈在家长微信群里的留言,让我感动满满。开元妈妈很疼爱开元,因为开元上面是姐姐,所以,开元妈妈对开元宠得什么似得,以致开元的自理能力很差。用同学们的话说,只要发作业本,最破最烂的那一个,老师不看名字就知道一定是开元的。开元很聪明,就是字太烂,每次考试,从卷面上,他都会失分很多。可是,无论我怎么着急和提醒,他就是不改不了。我曾提醒开元妈妈好好管管他,他妈妈笑着说:“下不了手。”在我的多方努力下,家长会后,开元妈妈终于对开元下了狠心,开元的桌面终于有了起色,但愿开元越来越好。   “自从知道您不带班主任之后,老是心不在焉的。想起您为孩子们的付出,老是激动地流泪,激动得连话都不会说。开元妈妈说出了我们的心声,我想老师肯定也舍不得孩子们,也会激动,因为毕竟您已经把这些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了,难免会不舍。孩子们好像也把您当成妈妈了,成了他们的依靠。您不带他们了,他们好像成了无头苍蝇,不知所措。昨晚高歌说做了一晚上梦,都是和班主任在一起。还不停地和我说班主任怎么好怎么好,光想着同学们,根本不把自己放在心上,包括家庭和孩子……说着说着我们娘俩都流泪了。恳请老师一定要注意身体,祝老师身体健康!事事顺心如意!不敢再和您聊了,我又激动了。”   “是的。一天激动好几次,不由自主地就和孩子谈起您来,谈起来就激动。这边您都收拾好了吗?明天我和高歌去给您帮忙,顺便为您送行,祝您一路顺风!”   这是高歌妈妈在微信里的多次留言,透过她质朴真挚的话语,我能看到她们母女相对流泪的眼睛。 四川那家癫痫医院好郑州主治癫痫病医院山南市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小儿癫痫病该如何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