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精英 > 文章内容页

【轻舞】等我

来源:西安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业界精英
   20世纪50年代初,俄罗斯少女蒂娜随经商的父亲来到布尔津,爱上了给父亲打工的布尔津小伙张利江。小伙子会吹好听的竖笛,他身体魁梧,身胚壮实,他坚定的目光告诉大家什么也改变不了他追求幸福生活的步伐。就是这样一个坚强的汉子,追随着他的爱情诺言,追随着他的爱人蒂娜在大火中化为灰烬。      张利江的家离小城杜来提乡那片柳园只有五公里的路程,他的父亲是一个农民,在他出生没多久,父亲身患鼻咽癌去世,留下他和母亲相依为命。母亲仅靠用柳枝编些馍馍筐或买菜的篮子拿到县城里卖,把张利江养大成人。由于张利江的母亲手很巧,渐渐的她编的东西在小城里出了名,只要需要,大家都会去买她的东西。      张利江随着蒂娜的父亲做生意,经常在苏联和中国的各个地方奔波,很少回家。蒂娜嫁到张利江家后,与张利江的母亲生活在一起,渐渐喜欢上了柳编。特别是在每年六月柳树开花的季节,蒂娜很喜欢去看。她喜欢在柳园中听着爱人吹奏欢快的笛声,牵着爱人的手在那些开着的白白的柳絮花中行走,像是漫步在飘落的大雪中,俄罗斯的女子都有着别样的浪漫。      结婚的第二年蒂娜怀孕了,张利江却要随着丈人远去苏联做一笔生意。走时,他告诉蒂娜:“六月柳树开花时我会回来,陪你到柳园看柳絮花,给你吹奏最美妙的笛声。”      春天到了,柳树抽枝了,婆婆却因为一个冬季的寒冷患了严重的风湿躺倒了,全身关节的疼痛让婆婆连站起走路时都会疼的满头大汗。没办法,为了生活,蒂娜只有自己出去砍柳枝,编些东西拿出去卖,贴补家用。      一天,天气出奇的好,蒂娜拖着笨重的身体,拿着砍刀来到柳园。一路走着鸟叫声此起彼伏,就像音乐,又热烈,又纯净。她在砍柳枝的时候,感到前面柳树从中像是人走动的声音,窸窸窣窣的,那些美好的鸟叫声在霎那间消逝的无影无踪。当地人经常会到柳园砍柳枝,蒂娜没有在意很多,也没追究鸟叫声为什么会停止。她没有停下手中的活。这时,只见树丛中发出“嚓嚓”的声响,树叶一阵乱晃,一团棕黄色的影子闪现出来。当蒂娜发现它时,它已到了她的眼前,与蒂娜面对面对视着,蒂娜只是发出“天啊!——天啊!——”的惊叫声就晕厥过去。      那是一只棕色的熊,几十年前棕熊经常会在这里出没,随着人们的居住,棕熊已经搬迁到离这里几十里的山里,谁也不会想到它会出现。      等到蒂娜的惊叫声引来砍柳枝的人们,赶走那只棕熊时,蒂娜的脸部已经是血肉模糊的面目全非。人们猜想那只棕熊是只母熊,蒂娜的美貌惹来了她的嫉恨,所以下山毁掉蒂娜的容颜。      等到人们把受伤严重的蒂娜送到县城的医院,由于失血过多和严重的惊吓,蒂娜已是奄奄一息。临死前,她希望婆婆把她和她的孩子一起葬在他们经常去的那片柳园,她说:“要等待他的爱人回来和她还有他们的孩子一起看柳树开花,听美妙的笛声。”      等到张利江听到消息赶回家的时候,蒂娜已经下葬3天,他的母亲哭得死去活来,不久也去世了。张利江害怕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孤单,自己的母亲没人照顾,也把母亲葬在了柳园。      柳园是个让人产生浪漫情结的地方,这片柳园却让张利江刻骨铭心,因为它收留了他的三个最亲的亲人。从此以后,他天天在这片柳园转悠,再也没有心思出门做生意,他把所有的错都归在自己身上,他在谴责自己中忧郁地生活着,他像一具行尸走肉,他的头脑中仿佛没有一点思想。      在柳园转悠了半年后,他开始搬迁,那是一次大的搬迁,他卖掉了自己的那间土房。冬季前,他在这片柳园里盖了一间茅草屋。搬家的时候,雪花来了,冬天说来就来了。昨天还是红的绿的柳园立刻就变了色,变成银色的了。整个冬季张利江在悲伤中渡过,也许是想冲淡这哀愁的气息,张利江拿出竖笛吹起来。笛子是有灵性的,人是什么样的心情,它就会有怎样的心情。笛声虽然动听,但此情此景它的音色却是凄凉的。笛声没有吹散他脸上的阴云,反倒吹下了他的泪水。      就这样,张利江就像是被雷电劈过的人一样,看上去木呆呆的,他终日沉默着,不和人们讲话,他除了喝酒,就是睡觉,眼睛总是红肿着。他在悲伤中渡过了这个苍凉的冬季。      春天来了,柳树开始抽枝了,他开始忙碌起来,每天砍下很多的柳枝,堆放在自己的小屋前。人们看到忙碌的他,认为他已经走出了悲伤,都为他高兴。      整个春季,他在自己的屋子里编着柳枝,非常认真的样子,日日夜夜地编,但过往的人们没有一个看见过他编的东西,也没有人见到他拿到集市上去卖。有人为了帮助他,给他介绍了一个美丽的姑娘。他却说:“没有人可以代替他的蒂娜,他的蒂娜在天堂中还会是最美丽的。”他还在悲伤,他觉得不哀愁的只有这满山遍野冰凉的石头。      转眼到了柳树开花的日子,张利江有如回光返照的病人,突然兴奋起来。每天张罗着购买东西,似乎花完了所有的积蓄,他神采奕奕地忙碌着。      六月的一天,柳树开花了,白色的柳絮漫天飞扬。夜里人们看到柳园的方向冒起股股的浓烟,等到人们赶到时,他的茅草屋已是烧掉了一半,人们扑灭了大火,张利江的卧房已是一片焦黑,他也随着大火的燃烧,化成灰烬随风而去。旁边存放物件的库房还没有被大火烧完,人们打开库房门时惊呆了,满屋子的用柳枝编的蒂娜的头像和生活的必须品,大概张利江担心自己的亲人在天堂缺衣少食,所以购买了许多生活物品。而那些柳条编织的蒂娜头像,从不像,到像,到很像,摆满了满满的一屋子,有几百幅,有的被大火烧掉一个角,有的被大火熏黑,但人们仍然可以看到画面上蒂娜美丽的面庞。      张利江完成了自己的爱情诺言,他在柳树开花的时候回到自己爱人身边。他希望他的蒂娜永远像画像中那样美丽而多情,而不是一张血肉模糊的可怕的脸,他用自己的方式祝愿自己的爱人在天堂更加美丽。      人们为他下葬,把他葬在了蒂娜的身边,同时下葬的还有他那些心爱的蒂娜柳编像和他的竖笛。      下葬时,随着漫天飘洒的柳絮雪花,人们听到了天空中传来阵阵优美的笛声。      如今,布尔津小城的柳编在全疆已是非常出名。当地领导人为了让这里的柳编品有更多的花样和用途,还专门在全国各地请来专业的柳编师,传授给当地的老百姓柳编的专业知识。      现在,到这里的游客都会在这里卖上一两件当地的柳编品,回去送给自己的爱人。因为这里的柳编品里有爱人的诺言,它是爱情一诺千金的见证品,它包含着爱情的灵性,可以保佑你们的爱情长长久久、甜甜蜜蜜。      美丽的俄罗斯女子蒂娜在天堂会给你们永远的祝福。      黑龙江医院癫痫哪家好武汉羊角风症状哈尔滨治疗癫痫病哪里比较好湖北治疗癫痫病的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