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官场 > 文章内容页

你到底是为了孩子还是为了你自己?

来源:西安文学网 日期:2019-8-8 分类:职场官场

作者:李松蔚

01

“一切为了孩子”都是真的吗?

我有一个朋友是年轻的妈妈。两口子工作都很忙,白天拜托老人照看孩子。有一段时间她有一个苦恼,就是孩子习惯了和姥姥一起玩耍,晚上被父母接回家就很不乐意,坚持要跟姥姥一起睡,这让我朋友心里满不是滋味。

硬要把孩子带回家吧,孩子哇哇大哭,朋友也狠不下这个心。孩子那么小,不懂得父母的心情;姥姥也很为难,又心疼外孙,又对女儿感到抱歉;老公遇到这种事也不方便说什么。

朋友找到我,问我有没有这样的一种理论:“孩子从小跟爸爸妈妈睡,对身心健康会带来更多的好处。”假如这个结论成立,她就可以更理直气壮一点,坚持把孩子接回家。可惜,我没有这种理论。

我在想,这种理论真正的用途在哪里呢?

也许她希望用这个说法镇住自己的父母:“这是为孩子好。”

也许用来争取老公的支持:“这是为孩子好。”

也许是在心里对哇哇大哭的孩子交代:“宝贝对不起,我知道你不乐意,但这么做是为了你好。”

她需要一个强有力的东西,来调节与父母、丈夫,以及孩子之间的关系。这个东西就是“为孩子好”。——但她真的只有这一个东西可用吗?

我问她:“你想接孩子回家吗?”

她两眼放光,点点头。我说:“那就好了。你是孩子妈妈,晚上想接你孩子回家睡觉。这是你作为妈妈理直气壮的需求,你可以用你自己。”

我把“你”这个字特别读得很重,意思是“你管他们呢,你有你的权利”。她觉得我说的有道理。但是想了一会儿,又觉得不对了:“但是孩子不愿意啊!孩子的需求是跟姥姥一起睡,他哭闹打滚不跟我们走,怎么办?”

我说,这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你有你的需求,人家有人家的需求。大家的需要不一样,免不了会有冲突。”重点是,冲突并不坏,它是人际关系中的必经之路。

每个人从小到大,谁没经历过冲突呢?每个人都在冲突中学习各种应对的策略。像我这位朋友,在职场上也是处理冲突的一把好手(寻求理论支持,正是她的策略之一)。——如果放到职场以外的场合呢?

“生活中我可以撒娇啊!”她恍然大悟。

“好办法,”我心悦诚服地说,“你可以试试跟孩子撒娇。”

没想到这段简单的对话,给我的朋友带来了相当大的触动。她后来跟很多人讲这件事情,有些人的反应出乎我的意料。比如有人说:“这个观点太可怕了。利用孩子满足大人的需要,把孩子当成什么了?”

朋友转述了这句责难,我心里忍不住想反唇相讥:

“不然呢?难道当初有谁想生孩子的时候,问过孩子的需要吗?”

好,我终于鼓起勇气说出了这句话。

02

孩子的问题,也许是家长的问题

我自己也是一个父亲。有一天,我和一位老师谈到养孩子的烦恼。我很懊恼地发现,我对女儿表现出的不耐烦,其实是在处理我自己的冲突。

我有点自责,让女儿负担了不该她承担的东西。我的老师非常体贴地宽慰我:

“没事,孩子从来都在负担不属于他们的东西。当初就是为了满足大人才被送来这个世界的。根子上已经这样了,后边还在乎多那一点半点吗?”

这句宽慰真是温暖人心……凉透脊背。

我一开始难以接受这个说法,听上去太过于刺耳。刺耳是因为它刺破了一些真相。我甚至感到有必要先为这位老师辩护,比如她是一个优秀的母亲,爱自己的孩子之类。——但是仔细一想,这件事跟她是不是母亲,是怎样一个母亲又有什么关系呢?我是想拿“母亲”这盾牌,替她防御来自哪里的暗箭呢?

我现在认识到,任何一个为人父母或者打算做父母的人,都在承担某种无形的压力。

一个不言自明的压力就是:你必须从孩子的利益考量自己的一言一行,“一切为了孩子”。

父母应该是无私的,一切应该是为了孩子。导致我们对很多真相视而不见。我也是当了好几年的父亲,才敢于说出相反的事实:

从头到尾,我是在为了我自己。

我们小区有一片人工湖。从我家搬进这个小区开始,我就觊觎着给我女儿买一艘遥控军舰,“她肯定喜欢在湖上开船的感觉!”——明眼人显然看得出谁肯定喜欢。女儿那时连话都不会说呢。我对她好,首先是出于“我”想对她好,其次才我才会考虑“她”想不想要。买玩具是这样,别的事也是一样。

我想这也是一种父爱吧。我爱她,愿意尽一切可能满足她。但承认这一切的前提是:首先是出于“我”想这么做,而不是把一切归因为“她”。

03

给孩子他想要的爱

我常常被问到很多与育儿相关的问题:“怎么做才可以对孩子最好?”

很多家长聪明、自信,接受过良好的教育,但是一遇到育儿问题就陷入了深深的迷惑。这些理论自身就充满了矛盾:孩子爱吃零食,是让他放开吃呢,还是不准他吃?

放开吃,怕把他惯坏了;

不准他吃,怕把他憋坏了。

两边都为他好,到底该听谁的?——遇到这种困扰,我以为问题并不在于找到标准的“答案”。

问题在于:父母太自以为是,太小看孩子了。

假如你不准孩子吃零食,而他也听话,这件事就有两部分,一是你的禁止,二是他的服从。

如果看不到后半部分,以为一切都是父母的独断,就会觉得孩子是手里捏来捏去的一团橡皮泥,塑造成型全由父母。但孩子是活的人,无论他有多小,有一些事情他可以接受,另一些事情他不会接受(想一想,他有多少次拒绝过你?)。就算他任人摆布,也是他这次选择了任你摆布。

他在以自己的方式,争取怎么样“对他好”。

而这年头的父母都觉得,自己随随便便出点错,就足以毁掉孩子的一切努力。——所以我一直觉得,照顾和贬低是一枚硬币的两面。无微不至地呵护一个人,生怕丁点风吹草动,往往也在暗示,这人已经脆弱到一碰即碎的程度。

很多人向我抱怨青春期的孩子不合作:“明明为他们好,怎么都听不进去!”

我的回应是:如果他们觉得是为自己好,他们就已经听进去了。

我相信在任何情况下,一个人总能从环境中选择吸收他想要的东西。——自然,那未必是别人眼中他的最佳选择。又自然,别人的看法他也可以选择听不听。

而父母一定还是担心:

孩子确实没法为自己负责啊?

小孩怎么可能做出正确的选择?

万一他吃喝嫖赌怎么办?

出于这些担心,对孩子进行引导和规范,那是父母天经地义的职权。而这些规范,与其说是为了“孩子的未来”,不如说是安抚此刻“父母的担心”。毕竟,谁又有什么本事断言未来呢?

如果父母没办法把孩子当作是自己以外的独立个体,一个有想法、有主见、有能力的个体,也就没办法把自己从“父母”的压力中解脱出来。

04

每个人都在自己的道路上成长

这正是绝大多数育儿文章、育儿理论让我不适应的地方。

它们把孩子们看得太无能,又把父母的位置抬举到无限高。这种扬抑反而在相当程度上限制了父母成为自己、使用自己。就像文章开头我那位朋友,她到处寻求理论的支持。但她差一点忘了,她一直都有充分的权利,表达和争取她想要的一切。

因为“妈妈”的角色太过于重大,她对自己的需求视而不见。就像时刻顶着一个易碎的,又比自己贵重十倍的花瓶往前走,怎么会走得安稳?

但在我们的文化语境里,做一个“好妈妈”、“好爸爸”要比做“自己”正确太多了。父母做一切都是为孩子。就算伤害孩子,剥削孩子,也打着“为了孩子”的旗号。——不累吗?带孩子本就不易,更何况时刻还要哄骗自己。

真的,这篇文章里我说了很多政治不正确的话。这里我还要多加一句:

孩子的需要,并不是世上唯一的需要。

每一个为人父母的人,大概都会时不时地有这种感叹:

我们自己也是孩子,始终在变好,却始终没有变好。不仅称不上完美,甚至都未必合格。每个人走在自己的路上,带着各自的欲望、创伤、无知和局限。现在这样,以后也是这样。

虽然走了几十年,但我们都诚实点吧:谁也不可能在二十多岁三十多岁的时候,从当上父母的那一刻起,就真的能够做到如如不动,了了分明。

孩子是半路上的一个旅伴,他遇到我们,说:一起走一段吧!

只是一次相遇。我并没有因此变成不同的人,也不必逼自己假装那样的人。我仍是那个不成熟的我,仍在走自己的路,不曾占到他的路上。

我们各自在路上摸索,也相互利用。父母利用孩子,探寻我们作为“父母”的课题;孩子也利用父母,实现他们的成长和独立。

这段路上有真挚的爱,也有伤害;有争吵,也有合作;有奉献和牺牲,也有委屈和愤怒;有叛逆,有感恩,或许还有持久的怨恨……但归根到底,这也只是一段路的缘分。

但愿他们一起走完这段路的时候,每个人仍然还在做自己。父母考虑的是:“我在这段路上得到了什么?我是不是成为了一个更好的人?”而不必越俎代庖地想:“我有没有让孩子走一条最好的路?”

05

有了孩子,你还是你自己

我那个朋友后来告诉我,她后来对孩子撒娇,求孩子回家睡觉了。

“效果不太好,”她笑道,“他每回一做鬼脸,啊不,啊不,我就败给他了。——但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全家人对这事的态度都轻松了不少。”

我问她:“你自己的感觉怎么样呢?”

她说:“我没那么难过了。现在每天跟他软磨硬泡,还挺好玩的。”

是什么不一样了呢?我的朋友说:“因为,我把我的需要表达出来了。”

现在这个朋友创办了这个给妈妈看的自媒体,以“我是妈妈,我是我自己”为理念。她们希望做一些东西,不只是为了养好孩子,也为做好妈妈自己。我在参与内容讨论的时候,时常觉得,这个理念远远比我们想象得更难贯彻。

因为“为了孩子”这种声音,太整齐也太正确了。不仅形成了外部的压力,同时也决定了每个人内心看待这件事的固有思维和视角。

仿佛无论怎样独特的人,从成为父母的那刻起,人生之路就要换上另一条跑道,只能像育儿书上的父母,过着“科学育儿”的生活一样。——但真相不是这样的,不应该是这样的。

所以我愿意世上有这个不同的声音,提醒我们:

有了孩子,我还是我自己,我一直都是我自己。

癫痫药物的不良反应有哪些白山市治疗癫痫病较好的医院大庆市羊癫疯最好医院